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梯田插秧(书信)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我没有要求你怎么样

发布日期:2007-10-1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阿冯:
     关于写博客,和怎么写更有意思(不是意义),前两天,我在手机里简短地发了几句短信供你参考。今天一早看你的博文,那开头的三句话,是写给我看的吧?
     你这样写:
     “我的博客很乱,让人找不到平和。如同我的生活工作。
     这是我的私人空间,几乎无人知道。写什么,如何写,全是随兴,也不在乎看到的人会不会笑话,同时也不想让人看到而笑话。
     更主要的记录是些直白的事,随便写写,太认真了就不轻松,那不是我的目的。”
     我本想将我看到此话后的感想淡忘掉,免得先前你我许多事情的看法的对话已有裂缝的情况下,我还再抡上一大锤。
     八个钟头过去,我反复觉得,还是应该把它写出来,作为与你的一次不是三言两语的表白。即使往后不再有这样的弥合。
     先不说这博客的事。我还是关心阿茹的情况。上初中的孩子,青春期了,不好再像小学时候,你那样对她有这样的不满,那么的觉得不对。我说过,小孩如果什么都让大人满意,那已经不是小孩,而是大人了,也就不必接受学校的、社会的、家庭的教育了。
     说实在的,现在的小孩,一方便是物质上受宠,一方面是精神上受压。身体要健康,脑袋要聪明,成绩要优秀,爱好要广泛,做事要认真,动作要快捷,生活要懂事,思想要端正,行为要规矩,品行要优秀,考学要拔尖。挺羡慕他们的应有尽有,也难为他们四面楚歌。
     说孩子,“孩子不听”,大人急。再不听,不按大人的意思做,大人生气,由说改成批评,孩子跟大人拗着来。结果,不但事与愿违,更坏了父子的关系。
     我自己搞教育的,也未必就事事说得了自己的孩子,失败的也有。也有不仅搞得自己烦,甚至还彼此无奈,相互伤感的。
     这就牵扯到现在关于你的博客的事上来了。
     我是说过你的博客的,写炒股:“大盘跌了,又收上来,周五本来不抱希望,不想,四号股竟然敢摸跌停价。SB到家了,从10.3跌到8.21,二十个点以上,狠。只是盘中有一大压单跟着价位上移,既已控盘,为何这样弱,我不信命,还是想揍这个恶人。看到联通,中石化这样牛,我想他必定要走一波主升,只是太难熬了。至于3号,的确在进价位置上有点错,大盘跌,他也没必要护盘,已套十多个点,坚持。如果周末没有利空,下周大幅反弹的机会很大。”类似这样的句子,不说别人看不懂,就连你,一年半载后,只怕自己也不知所云。
     我是还说过你的博客的,写工作的不顺,你是上到老一和四个行政领导,下到工头跟帮,差不多都说了各人的不是,霸、贪、愚、蠢、懒。我不是不知道你的为人正派,也不是不知道你办事以工程质量为先,更不是不理解你的压力与夹缝在位。然而,你一谈工作,就是“不顺”,一说工地,就是不满。
     这样写出来的博客,固然是宣泄了你的什么,但老这样,你的博客不变成化粪池了?
     我看你博客所写的各种人,其中,你没有说他们不是的,就只有阿明和阿东。那二人不是你的家人亲戚,也不是你的同事,是你高一的同学。你自己写的:“我的确没什么朋友,因为周围的上下左右与我处得来的很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话是不可颠覆。”
     你说,“周围的上下左右与我处得来的”,是大家“与”你,不是你“与”大家,这话无意中体现了你希望你为中心,大家得服你,你才满意。你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话是不可颠覆。”意思是近你的人“赤”,或者你近的人“赤”,其他是“墨”。
     我在读高中时,就说“我是生活在一群狼中。”那时,我才十六七岁。即使后来,我三十九岁到高知成群的单位,我也还是强化了我那话,说“这里的狼是智慧的”。期间大约经过了二十三四年,关于他们之群如狼群,独有我是人,这样一个思想基础,我几乎没有改变。所以,我一直很痛苦,觉得所有的人都跟我过不去,而我也只“出污泥而不染”。殊不知,这样更贬低了我自己,因为别人起码是动物,是有思想行为的智能动物,而我则只能是连茎也见不到阳光的植物。
     这和你现在,在家,你说孩子,孩子不听;在单位,你说相关,相关不听,情况差不多。
     我是一直到五十岁了,年过半百了,才改变了我的世界观的。关于我是怎么样改变的,我在我的网文中作了反思性的叙述。后来,我的心情放松了许多,社会也宽大了许多,人们也友善了许多,世界也美好了许多。其实,社会本来就是宽大的,人们本来就是友善的,世界本来就是美好,只因为自己的心态的窄小、疾恶、阴暗而使得心情绷紧。
     一个人难的是了解自己。
     一个人如果了解了自己,决心改善、调整自己,那做起来应该不是太难的事。
     “有德的人才有智”,你写过有关这样的文章。我想,谁都有智,而有德的人,其智是大智。是虚怀若谷的智,是高屋建瓴的智,是包罗万象的智,是世界大同的智。
     你的所写“我的博客很乱,让人找不到平和。如同我的生活工作。”我看,是了解了自己的博客的现状的。
     你的所写“这是我的私人空间,几乎无人知道。写什么,如何写,全是随兴,”我看,是了解自己的博客为什么“很乱”的。
     你的所写“不在乎看到的人会不会笑话,同时也不想让人看到而笑话。”我看,是了解自己的博客可能的影响或者印象的。
     你的所写“更主要的记录是些直白的事,随便写写,太认真了就不轻松,那不是我的目的。”我看,是了解你的心态的。
     为什么你的孩子不听你的话?为什么你的上下左右不听你的话?原因或许他们也都说“太认真了就不轻松,那不是我的目的。”
     写博客怎么样写,不是什么大事。正如你所说,“这是我的私人空间”,“不在乎看到的人会不会笑话”。那么,你公开的教子、工作、为人处事呢?
     我没有要求你怎么样,我也识相。写这些,你是听不进去的。因为听不进任何人的意见,找各种理由为自己说理,是你的最不了解自己之处。
     我之所以还说这么一回,是因为,对于你来说,我是大人,你是小孩。我说过了“小孩如果什么都让大人满意,那已经不是小孩,而是大人了。”但,无论小孩的大小,“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这话已经被颠覆了。
     此祝
轻松
                   剑达   2007-10-14  16:10 ~ 15::45

           2007-10-1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