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桑麻把酒(对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避世之我法和少病为好

发布日期:2019-01-16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13日,应老友“阅完勾见”邀,在三杯咖啡馆见。对座二个半时,随谈多杂。今就有关我“古话今题”的技术层面问答,整理在此。


2019-01-15






【阅完】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

【拾穗】怎么说?

【阅完】都在写诗,一写就是八九首,十二三首,其它的偶尔插一两篇。

【拾穗】事倒没有,活得也依旧。感冒了五天,好了两天,又感,再六七天,到今天还留了咳,不厉害,尾声。……接连写格律近体,身心可以借以歇歇,没有篇幅的沉重。最主要的还是:避世,躲在僻静的角落。

【阅完】你还避呀?!你家那书房还不够角落啊?!

【拾穗】家啊,书房啦,那是物质的,问题是要躲避前面我们谈到的那些乱纷纷,戏台上的,……我是想避开的更彻底,了断所有的微信群,甚至不见亲戚朋友故旧同学,删除电话,不再联系,……

【阅完】怎么会这样!!!你也做的太绝了吧?

【拾穗】我是考量过方方面面和种种关系,可能的,不利的。但,就七十四五的我来看,利呀,害呀,亲呀,疏呀,都已甚小甚微,如尘如埃,反而不如沉寂了自己,让人忘光的是。

【阅完】那……我们谈写诗,写诗!

【拾穗】嗯。

【阅完】你的诗,我知道的,很受几个重量级老夫子的赞赏,每次诗会都说请不到你……

【拾穗】(心情严肃)。

【阅完】你自己觉得写的怎么样?

【拾穗】我每写过即忘了。有再看到,如别人之作。我自己知道,在写过后,我的记忆障碍已经很确定,好听叫“舍”了去,不好听就是“老年痴呆症状”。

【阅完】你在回避我提问的对作品的自评。好吧,那你能不能说说,你写的几百首格律诗,有什么特点?

【拾穗】我这么回答你吧——我在“古画今题”时,给了自己三个原则:

第一,给画面以故事,人物得有故事,故事得有情节,情节得有心志,心志得合表象。表象,就是画面。

第二,严格遵守格律,就连“可平可仄”的“一三五不论”也尽可能恪守本分;绝不因为晓得有“拗救”法而“犯孤平”。

【阅完】“拗救”是“犯孤平”很常见的呀!连这都不,也太束缚自己了吧!

【拾穗】我年青时学写格律,经常有“犯孤平”而“拗救”的句子,甚至还以会这样做,能够这样做而得意,仿佛懂得治病救人,药到病除。近几年,老了,自觉病的是自己,服药的也是自己,为什么自己明明可以不生病的,偏要不保健而生了病服药呢!还是循规蹈矩的好,也就是本身健康的,有什么必要呢!

【阅完】哇!你真是修炼啊!那……问一问,要做到你这样,严格地逐字逐句自检格律,会不会很麻烦?

【拾穗】二十八九到三十八九岁那十年,我勤快的很,业务时间全都泡在这方面,自己编过诗词格律的教材,教过门生,誊抄过《佩文诗韵》,编过汉子声韵的字典,记性特好,熟悉到三千个常用汉字,随便哪一个,一说,我马上能讲出它的笔画多少,在哪个韵部。最近十年,有专门的古诗词网站,可以对字的平仄、所属韵部、词谱等等,进行检查,是工具,根本不须要去死记硬背;把自己写的贴上去,马上就有检查的结果。我就是用的这些,可谓本本主义的很!

【阅完】什么网站?推荐一下!

【拾穗】我手机上有,啰——

这个 http://book.5ilog.com/cgi-bin/mz/poetry/tools.htm 《藏书阁》的“作诗填词” ;

再一个http://www.52shici.com/gl.php  《诗词吾爱》的“格律检测” ;

至于 http://www.zdic.net/  《汉典》,对某个汉字的字义、声之平仄、韵之属部,等等的注解最是权威而便捷。

【阅完】好的。我收藏了。回去试一试。

【拾穗】有一点值得注意:《藏书阁》的“作诗填词”、《诗词吾爱》的“格律检测”,各以《佩文诗韵》、《平水韵》为检校,所以,偶尔会出现同一个字,在“作诗填词”会提示“没有押韵”,而在“格律检测”是押韵的。

【阅完】哦。好的。

【拾穗】我在写这么多东西的时候,都严格押韵,连借韵都不用,道理还是前面我刚才说的身体要没病。但是,过两天,我有一首题写张之万册页的,内容关系到毛游泳,南京中山石棺,故皇上买门票进紫禁城的,全首七律,押“一东”韵的,结果偏偏里面有一个“龙”字,韵部在“二冬”。按说,这就不是“借韵“、“邻韵”的事了,而是“落韵”了。诗家大忌!诗写的再怎么好,一犯这错,就是极低级的错!但是,我还是用了,甚至,我偏偏就用了。

【阅完】是嘛!那一定要特别注意。

【拾穗】我十二年来,或者说我自1976年以后,迄今唯一的一个出格,一个病灶。

【阅完】记得,李木水在时,他最欣赏你的不拘一格,特别推崇你以表达心志为第一的作法。

【拾穗】木水走了十个月了!他看到过我的不羁,却没能再看到我的循规蹈矩!……(咳嗽)

【阅完】你感冒还没彻底好呢!

【拾穗】可以了!我的感冒不是被传染的。偶患小恙,不常就是。这年纪!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