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桑麻把酒(对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父女恶报的另说

发布日期:2018-05-2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前天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054.html  “门户辟邪设施一例”,收到多位网上提问。其中关切到“是否从佛门弟子转向道教”,我仍重复以前说的,“虽然皈依佛门,但我从来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和这次已经写了的,“单一作为一种民俗文化现象,遵从道教载理,要不做错,能将‘法器’作成美观,拿幻化与现实结合,也不失是思想者的造物”。

又有问“您现在又开始对道教感兴趣,进行研究吗?”答:“从少年见到八卦镜的好奇,到四十岁专心通读《易》,笔记,继年又对不同版本相关,包括法术的书籍作基础知识的比较,及至当前约莫一个甲子,都只是断断续续的兴趣,了解皮毛。”“哪里是什么研究!仅仅是文化符号的观想了了。”

至于“怎么样做避邪”的方式、要件、重点、费用等等的具体,我不作答应。

因为话题的起因来自我做了一个家庭的“辟邪”,亲戚某就父女上下两代长期不联系,存在冷暴力,问:“冷暴力是不是‘恶’”,得我回复;再追问:“这种恶怎么产生的?”“有没有什么可以‘辟邪’的?”

觉得昨天微信对话中,我的表述带有我的思想。我所说的,新意在于:我从“人所行善恶,由天处置”的“天理报应”说,另说了“行所为者,所得报应仍是人为”,而且“善恶有报未必对应”。现隐去亲戚的姓名,整理于下。


2018-05-20





〖拾穗〗家庭冷暴力之前,通常都有暴力行为,有的动手。成年人的扭打,如夫妻。成年人打未成年人,如父母打子女。你的情况是后一类关系。

父亲打女儿。你多大?你女儿多大?                                          

〖亲戚〗我有过两段婚姻。这个女儿是第二次婚生,跟我相差39岁。也算我老来得子。她一岁三个月,我和她妈就已经不在一起了。女儿随我。我带她。奶奶爷爷照顾她。她很聪明,很懂事,就算偶尔有次把不听话,很倔,我脾气再怎么暴躁,也都能克制,没有打过她。这其中,有我接受第一个孩子教育时的沉痛教训。对这个女儿,我顶多在她七岁那年,‘关禁闭’在洗手间十分钟,舍不得打。

从上幼儿园,到小学毕业,我风雨无阻接送她上下学,没有一点抱怨,给她吃好的,穿好的,无所不至。

一想到有妈得不到亲近的孩子,我就可怜她。内疚,却也无奈。

她出生到青年时,我都在拼命工作,初中开始,把她托付一亲戚照顾。她在家的次数也就星期天,所以不仅没有打骂,而且还是疼爱有加。到她高中了,我明明知道她的学业考上三流大学都难,也都没在成绩方面批评过她。我特别注重人品的善良和真实,不说谎。相反,想方设法给她找出路,为她高中毕业后的去向铺平前行的大路。

就在为之所做的一切就绪的一天夜晚,她说要去别人家夜宿。我告诉她,一个女孩子这样不好。她偏要去。我再暗示她:“我希望将来能完整地把你交付给未来可以成家的男人。”她倔着说:“我去又没有什么!为什么不能去!”我只是手拖她回房间,这时她朝着我的脸说:“你打吧!你打吧!反正我从小就是被你打大的!”我的恼火一下子被挑冒三丈:“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好!你说我打你!那我现在干脆就打你!看你怎么样!”于是,再拖,她不肯,反抗,我半拖半抱压倒在床铺上,她低沉地说:“你打吧!你打死我算了!”之后,我用拳头打了她六七下屁股。我停手的时候,她去了她妈的那边。她走后,我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嚎啕。过几天,她还是走回我为之铺就的道路。一切的费用经济资助我全部付出,父女也正常保持联络了四年,她还写了封电子邮件,诉说她的感激之情。哪里料想得到,当她投入热恋时,竟然对那小伙子说“我从小就是被我爸打大的”后来,他们结婚生子,我都是从别的亲戚那里听来的。

有人说我女儿“是中了邪”,也有说“把自己的事拿来当故事讲,为了博得对方的同情,是很低情商的”,还有人说“热恋时的女子智商最低”。

我一直很自责,也一直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孽缘。人家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难道我恶吗?我恶的话,她还会是后来那样的顺畅吗?还有后来的所在吗?

想听听你的看法。

〖拾穗〗第一,无论怎么说,无数次还是只一次,你使用过严重的暴力。这一点是真实的。

电视剧《好爸爸,坏爸爸》的主题曲歌词“哪个爸爸不骂人,哪个孩子不挨打”,不是八九十年代他们这代讲“人权”,有了“家庭暴力”这个词汇的人理解的啦!

你之所以动手,表面上是因为你的善意提出,而她倔脾气不接受,其实是你受不你女儿挑战你做父亲的权威。

尽管从你作为她父亲,内心要为她保住“少女道德”底线“处女膜情节”,这一出发点,原因,动机是好的,也就是‘善’的,但是这次,你最后打人,的确是恶行。

〖亲戚〗是。那我应该怎么样解?怎么样才可以解脱内心的痛苦?你能教我怎么辟邪吗?

〖拾穗〗如你所说,你女儿有过两次说她是从小被打大的,而按你所回忆的,就这么一次。那么,我站在心理学的立场来分析,你的女儿的这句话,是她受到这次的刺激太大,内心受到伤害极其严重,在她以后的印象里无尽地重复那感受,造成了“幻觉”和“妄想”种种你的恶。她的思维越经常,越强烈,你的“恶”就会一次次地被夸大,成为她内心的万恶不赦。

所谓的“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为‘事实’”,虽然是自欺欺人的心理行为,但可以在不知情的旁人那里信以为真。

因为你女儿的这一行为,内在有“博得他人同情的目的”,因此必然有着目的性很明确的带有“报复”“意识”之下的“故意”和“刻意”。这就是你提到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报”。她这种“报”,属性是恶的。是“恶意”的“恶”。

而你的恶行,原本的目的却是善的。

二者有着本心的不同。

〖亲戚〗我和她的父女关系,有什么办法辟邪吗?解吗?

〖拾穗〗五月以来,朝韩首领的板门店“现在就可以来”是个例子。日中韩三国东京会议,日本首相全程陪同中国总理,中国总理一句中日关系“天气转好”,是个例子。你跟你女儿的前景,要看你们双方的:各自利益是否能够聚焦得起来,有没有足够引导对方趋同的势力点,能不能有当面交谈的机会,以及时间跨度的长短。

看起来,时间跨度最长是父亲什么时候终结。但是,不是的。时间跨度最长的是你女儿生命的终结。

心理,心理永远的问题,倘若你死之前,父女的关系没有能够磨合,即使你终结了,不在世了,她在世,她活着,她的妄想症将一直存在,而她故事的“真实性”永远都是幻觉。

〖亲戚〗那么,有什么办法为她辟邪吗?帮助我们解开,就帮助了她,不是吗?

〖拾穗〗没有。我没有。我的那个辟邪物,只是一个道具。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