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桑麻把酒(对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山茶花前说风雨归途中

发布日期:2016-04-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老舟搁浅】你家的山茶花开的真好!

【拾穗】我儿媳妇说用淘米水养花,花开的好,我就照她说的办了。

【老舟搁浅】一共有多少朵啊?

【拾穗】从惊蛰以后开始开的,将近有二十天了吧,……这里有记在纸上的,凋谢了十三朵;到现在我有数到的,开着的六朵,枝头含苞二十九个,总共差不多有大四十几五十朵。我也把几朵刚谢的拿来数花瓣,很出我意料的啊,每朵都有一百六十二瓣。

【老舟搁浅】杆才一个手指头粗,就开这么多,而且都是重瓣的啊!

【拾穗】是啊,应该跟品种有关吧!我也不懂。春节前在花鸟市场买的,三十块钱。路边有家盆景店的老板主动教我:“都是蕾,花不会大,回去打掉一半,留一半。”我觉得第一年,还是随自然吧,没做修剪,就成了现在这样……来,这里坐!我喜欢春天,下午的这时候,不热,太阳照着这些花盆,人也沾点光,喝咖啡,看书,想点什么。……你喝茶还是喝咖啡?

【老舟搁浅】茶,好的。我不能喝咖啡,怕那苦味。

【拾穗】咖啡要是不苦,就没最后那香甜!

【老舟搁浅】不行,我光觉得苦了……问点事!

【拾穗】怎么了?

【老舟搁浅】其实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为什么连着写去武汉聚会几篇之后,突然没结尾了?

【拾穗】是说?

【老舟搁浅】写到汉阳,然后是汉阳公园的一组照片,然后突然就不写了,改写诗了。既然写了去,没写回,不成了有去无回吗?

【拾穗】哦!就这点破事啊!我差点没被你吓愣呢!……武汉回来,十天后我才动笔追记。这里面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按了自己的老一套,行踪的事得过后再写;另一方面是人、事、物、情都有必要用时间在脑子里过一遍,整理一下,写什么和不写什么。

【老舟搁浅】那不写下文是故意的吗?

【拾穗】是,也不是。怎么说呢?在写“汉阳春光好”时,我已经算是结了的,尤其最后用了一个词——“凄美”。记得用了省略号的。题目里有个“好”,合着“‘好’就是‘了’”,意思还是完整的。

【老舟搁浅】只有你一厢知道吧!

【拾穗】是的。日志嘛。要别人知道,那是雷锋日记咯!

【老舟搁浅】还有一个问题。

【拾穗】哦?

【老舟搁浅】你们七兄弟的感情深厚,久远,真挚,这是肯定的。几十年过去,各方面肯定有很大的变化,我想问的是:你们有没有谈到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拾穗】没有人提到。

【老舟搁浅】那你有没有想过,结拜的意义还在延续吗?

【拾穗】你提的这问题,太重要了!

【老舟搁浅】啊!是吗?

【拾穗】是的。这是我回来时,在动车上想过的。

【老舟搁浅】怎么想的?讲来听听。

【拾穗】是这样的:在武汉时,天气都还可以,前两三天或多或少、时有时无还有点阳光,甚至还有一整天的大好阳光。可是,返程的前夕开始下雨,要走的那一大早雨下的越来越厉害。我出发时在宾馆隔壁的食杂店里买了把伞,顶着交加的风雨,踏在到处积水的路面上,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去公交车站。

【老舟搁浅】你的兄弟们没去送你吗?

【拾穗】有啊!他们,还包括初中的同学,都有打电话的,说要来送的。我坚决不要他们来。我告诉他们,千万别来,我有被送之后的经验: 1964 年寒假结束前,我要回武汉,小学的同学和玩伴们到火车站送行,那年高三毕业后我回了南平。如此倒霉的,还有其它的例子。

【老舟搁浅】哪有这迷信啊!

【拾穗】真的。他们听我这么一说,也就不好再来了。但是,老二已经到了宾馆,二嫂才电话告诉我。但他也没送成,在宾馆里房间里坐了坐,然后他乘地铁,我反方向坐公交车。

【老舟搁浅】哦。

【拾穗】在动车上,看窗外,沿途的雨就没个停的。所以,我在日志上写的“凄风苦雨”,一点没夸张。

【老舟搁浅】后来你因为这个才想?

【拾穗】不是,我怎么会为这事想什么!没有。

我想的,恰恰就是你问的结拜的意义和变化。

回顾当年,结拜的缘由,事情是很具体的:哪个补考不上,要留级的话,我们就一起都不读,都去乡下教书。但是,在留级的事情发生之后,弟弟们没有实践自己的誓言。应该说,是失信,是背信弃义。那么结义的意义其实随即已经终结。

现在再来检讨这事和结义的关系,用成语“意气用事”来总结它,我个人感觉是恰当的。何况中间与大哥失联了五十年。

那么,找到了大哥,接驳上了兄弟们的信息,关系的称谓、排序如旧,而结拜的“目的”已早不存在。

“目的”没有了,关系的称谓,我个人认为,却是一种从失信到新的诚信的开始。

所以,“七兄弟”变换成“北斗七星”,内在的排列结构和意义,我个人认为“义”的成分,也就是舍己为兄弟的内容已经不切实际,而可能有的,就是保留住关系称谓之言。所以是“言”字旁,可以“成”就的“诚”;是“言”字加单立人旁的“信”。

【老舟搁浅】很俗气地问一句:实际的利益关系,譬如相互的、带有实物的、实惠的帮助,有吗?或者,志趣爱好方面的,有吗?

【拾穗】都是七十以上的老年人了,都是退休的人了,都是有孙辈的祖了,谁还能帮什么?谁还要帮什么?在我观察看来,虽然各家都有难念的经,都未必潇洒得干干净净,超脱得了一切困难,但是我们这一代的人啦,向来都是有难处都放在自己心里,极少会主动要找人帮大忙的。即使万不得已了,也不找。更不会找自己的兄弟。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而是怕玷污了纯洁的友谊关系。在我直觉来看,钱的方面,更是没有的。

现在,兄弟们,包括他们的夫人,都退休了,生活的经济来源大家都靠退休金。彼此之间不谈,不问这方面的事。至少,没有人问过我。我也不会问谁怎么样。

有“北斗七星”微信群,在群里,个个无非从别的微信里东搬西搬,“搬砖头”,内容又无非:问候、关心、祝福、医药、保健、食物、安全,再来几张表情的动画。不会关系到时政,也不会有谁在群里面评说当下的社会事件。

要知道,没有思想观点的亮相,就没有“志”的表达,彼此之间也就不存在“志同”。

道合嘛,那有,聚会时,一起去哪里玩,到哪里去吃饭,不至于走两条道嘛!

【老舟搁浅】你去武汉之前,有没有这样的想法?

【拾穗】是指七兄弟关系的思考吗?

【老舟搁浅】是。

【拾穗】有的,我是带着问题去。是用心当面要向大哥道歉,对当年的不守誓言认错的。看见结果了,回来的。

【老舟搁浅】像你们这些岁数比我年龄大差不多一轮的人,为什么就不谈政见?你们都是很有思想的人啊!

【拾穗】怕事,忌讳,躲避,自保和不给他人带麻烦,安全。看法不可能没有,但是担心看法不同,有可能影响到感情。

【老舟搁浅】哦。如果写武汉聚会系列的结束篇,你会不会写这些?

【拾穗】我是因为料到了如果写这些的话,一定难写,所以就不写。还因为料到了,不是你就是瘦叟会提这方面的问题,我想说比写会容易点。

【老舟搁浅】算我问对了?

【拾穗】及时。


2016-03-29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