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桑麻把酒(对话)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职场同居

发布日期:2008-02-23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时间】 2008-02-22 19:10-21:50
【地点】剑达的家
【主方】剑达,《春秋农事》版主。
【客方】阿聿(剑达的外甥, 1973 年生)
【主题】和离婚可比的辞职和退股
 
(前面的关于过年和过春节的情况交谈,略去。)
【阿聿】三舅,汪总约明天吃饭。他一定会谈今年怎么做。我想明天就跟他谈我不做的事。
【剑达】春节前你说要跟他谈的,我说过了年再说。现在谈好。
【阿聿】是。时间上现在谈会更充裕些。
【剑达】考虑好了吗?
【阿聿】考虑好了。但是,具体的怎么谈,你教我一下。
【剑达】这样吧,我说,你用笔记一记。
【阿聿】好。
【剑达】第一,关于退出公司的原因。
【阿聿】我就直说。
【剑达】是的,两点,母亲身体;太太不可能来这边工作,年纪这么大了夫妻还长期分居。
【阿聿】是。我过去和他谈过这些。
【剑达】嗯。你退出公司,实际上本来就只有你们两个股东,所以,你的不做,也就是退股,就等于是分了。那么,必须和他谈双方关系的问题。
【阿聿】是
【剑达】所以,第二,关系处理的方式。
     分开后的关系可以有三种。一是回到合股以前的那种关系——他提供业务,你这边为他制作——那是“合作关系”。
     二是你转行,和你自己的兄弟合伙,做你们都能做的,这样,你和汪总就保存过去的,或者以后的感情,这是——“朋友关系”。
     三,分开以后,等待再发展的机会,可以说是——“机遇关系”。
【阿聿】是。
【剑达】无论是三种的哪一种关系,实际上都是分开,分离。因此,财务的清理就成了实质的首要。
【阿聿】是。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我就是想听三舅讲这个的。
【剑达】关于财务的清理,分“帐面清理”和“实际切割”两个大的方面。里面各有细的步骤。
【阿聿】是。
【剑达】与银行帐对帐,公司帐簿核定,现金日记帐簿逐笔查看,报销凭证审核——这些,都是日常应该定期做的,不定期查实的。我现在说的“帐面清理”,是在这些日常基础上,专门的操作。
     我说是“帐面清理”, 是理论上的清理,步骤依次是——
     1、帐目的清理。
     ①应收的已收帐
     ②应收的未收帐
     ③应付的已付帐
     ④应付的未付帐
     ⑤现金帐(包含流动资金帐)
     2、现金流的清理:
     ①对呆帐的确认,提出具体解决的办法
     ②对坏帐的确认,提出销帐的办法
     3、债权、债务的清理
     ①债权(借去给别人的,包括员工的预付、预支、借取的)确认
     ②债务(向别人借来的)确认
     4、固定资产剩余价值的确认。例如一台小车床,买进的时候付费 18 万元,理论的使用年限是10 年。现在,你们已经使用了 3 年,那么,这台小车床——
     固定资产的每个月的折旧费 = 购入费÷理论的使用月数 = 180000 元÷ 120 个月 =1500 元
     那么,
     现在的剩余价值 = 购入 费 - 每个月的折旧费×实际使用了的月数 =180000 元- 1500 元× 36 个月 =126000 元
     按照这样的计算公式,对于你们公司原来确定的固定资产的下限金额,进行实物评定。
     5 、无形资产市场价值的评定
     ①对无形资产的认定。也许,你们过去有口头交谈过,而从未认真过的,现在,必须共同评判达成一致的认同——哪些是你们的无形资产,例如,公司的名誉,产品的品牌,合同员工今后可行转让的技术或劳动力的,公司理论的架构和制度,市场网络,客户资源和资料,等等。
     ②对无形资产的市场价值的评估和评定。也许,过去有几家别的公司开过价,说可以出资多少万元来收购你们公司。有的说 300 万,有的说 200 万。那些都是不确定的数字。因此,必须根据市场的行情,自己对公司进行恰当的价值评估。将这个评估确定在一个最保守的价位上,可以姑且称之为“无形资产的市场价值的评定”。
【阿聿】是。 
【剑达】如果在“帐面清理”方面没有大的歧义,我所说是上面那几点都达成一致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实际切割”就不会有什么大的麻烦。
【阿聿】是。
【剑达】股东共同签署的公司章程,明文确立了投资、利润、风险的分配比例。你在你们公司占多少?
【阿聿】汪总六,我四。
【剑达】那么,“实际切割”就应该按六、四,他百分之六十,你百分之四十来切割。具体的步骤依次是——
     1 、现金的切割
     2 、债权、债务的切割
     3 、固定资产的切割
     4 、无形资产的切割
【阿聿】哦,还有吗?
【剑达】四点,说起来很简单,但具体怎么样切割才公平呢,就有技术了。
【阿聿】哦。
【剑达】比如说,理论帐目清理已经确认有三家别的公司向你们公司借钱未还,借贷的金额和约定还贷的时间不同, A 借 10 万元,期限 2008 年的 8 月 31 日; B 借 12 万,期限 2009 年 2 月 15 日; C 借 8 万,期限 2009 年 12 月 31 日。也就是说一共有 30 万元债权。
     要知道,借出去容易,是不是能够如期如数还款,那就不一定了。不一定也就有风险。
     不可能让汪总单方面承担全部风险,当然,你也不会全部接受这样的风险。
     那么,有的公司会从数额的完整来切割债券,按六、四比, A 和 C 公司合计的 18 万归汪总, B 的 12 万归你。但是,这就忽略了少还贷、迟还贷,甚至不还贷的可能。
     因此,我建议,采取“先金额细分后,抽签切割“的办法。就是——按你们共同认可的“每份金额”,先将合计的金额分成若干“份”,例如,将 30 万分成 30 股写在 30 张纸签里,每纸签还要标注 A 、 B 、 C 的公司名。这样汪总抽 18 张,你抽 12 张。以后各自按签上所标收款和讨债。
     这个办法是麻烦了,但公平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双方可以在平等自愿的情况下,进行“签”的交换,调整可以调整的部分。这样,麻烦可以减少。
【阿聿】好。
【剑达】关于要和汪总说明的分开原因和必须双方共同进行的处理,我就谈这些。
【阿聿】是。有一个问题,就是无形资产市场价位的评估和评定,三舅认为我应该注意什么?
【剑达】因为我过去听你说的,有公司要买你们公司,出资 300 万。这确实吗?
【阿聿】是汪总去和别人谈业务时,别人公司说的。
【剑达】那你明天先听汪总谈今年的设想,他一定会谈公司现在在同行中的知名度和价值,那他一定会谈这 300 万的例子。如果他没谈,你可以引发他再说一次,这样,你就可以随手记下来,作为谈这个问题时的一个依据。
【阿聿】我估计 200 万有可能。
【剑达】我刚才讲了,你们自己对公司有必要进行价值评估,一是要恰当,二是因为现在要分开了,要切割了,所以应该定在一个最保守的价位上。例如,他说别人公司会出 300 万,到你们真的要卖了,人家公司也许只肯付 100 万啊?我看完全有这样的可能。
     你说值 200 万,也不过是你的猜测。根据什么你们公司能值 200 万?
     企业的知名度主要是通过自己的产品。你们的产品被别人收购,标出的都是别人公司的名字和商标。没有打你们的文字标志或者图形标志,怎么也说不上你们的品牌。
     当然,人家可能看上的是你们公司的生产技术。技术靠人力。当别的公司收购你们时,技术人员是否愿意被收购?谁能够保证技术人员不流失?人员流失了,技术收购不到,别人公司对这个问题难道不会预想?
     你们公司规模小,就我所知,企业的架构、运行的管理机制,都没有什么独特的,值钱的卖点。
     这样,就剩下设备了。也就是固定资产的剩余价值。虽然帐面有数额,假如是 80 万,但是,真的人家会出这么多钱吗?能 50 万就阿弥陀佛了!
     所以,如果你们一个说 300 万,一个说 200 万,如果是我来评估不会超过 80 万。
【阿聿】这么低吗?
【剑达】是的,虽然我说建议你们取保守的价位,但我的这“不会超过 80 万”是相当乐观的上限。
【阿聿】哦。
【剑达】阿聿,你希望和汪总的这个处理过程用多长时间?
【阿聿】既然已经说了,而且我决定了,肯定不会再合下去,当然越快越好咯。
【剑达】那你可以借鉴犹太人的生意经“你答应明天给我十个金币,我宁可你现在给我一个金币。”不过,这样你可能要放弃一些不确定的经济利益。
【阿聿】三舅,这怎么说?
【剑达】例如,就拿这个无形资产来讲,一个说 300 万,一个说 200 万,而我只说不会超过 80 万,这样,你心中有个数,在和汪总谈切割时,只要能够拿到现金,也就是公司归属汪总一个人以后,从他那里获得 80 万的百分之四十,也就是 32 万现金,就认了。至于汪总以后将公司卖了 100 万,还是 200 万, 300 万,那都是他的收益,和你不再有任何关系。
【阿聿】明白。
【剑达】还有一个问题,我提醒一下。
【阿聿】哦。
【剑达】关于你的投资问题。过去,你告诉过我,你是以技术投资入股的。依照你技术的作用效益、管理实务的能力效益,你如果不是和汪总合股,那你个人的市场工资每个月最低也有 8000 元。事实上,在和他合股前,你在你自己的工厂当厂长时,你的收入每个月都在 1 万以上。
     后来,你的工厂和汪总原来的工厂合股,新注册了这个公司,你每个月的工资曾经二年是 3000 ,近一年才 4000 。
     如果出现分歧,我觉得,你有必要就自己工资少拿的部分就是你的现金投资的部分进行说明,也就是你除了个人的技术、你的工厂设备、你的技术员工入股之外,实际上你还有现金的投资。
     你的现金的投资 = ( 8000 元- 3000 元)× 24 个月 + ( 8000 元- 4000 元)× 12 个月 =168000 元。
     其实,即使你们没有发生分歧,你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坦陈这一事实。
【阿聿】是。
【剑达】我要说的就这些。
【阿聿】好的。三舅,我明白了。
【剑达】阿聿,你还记得我和你谈过的那位当职业学校老师的阿杰吧?
【阿聿】记得。怎么了?
【剑达】阿杰前两天向校方提出了辞职。
【阿聿】这样啊。
【剑达】是的。我在电话里说了几句。阿杰说在这之前我不支持他,现在他辞职了,很需要鼓励的时候,我还再说他。我告诉阿杰说,我不是不支持青年人的辞职。我的意思是,一是在辞职前,先请个假,有一段在另外工作单位尝试自己能力的过程,或者兼职。我以为,四年前的一个大专生,从中文改变专业教计算机,现在能够一个月收入 3000 元,有社保、医保、住房公积金,得到周围师生的认可和敬重,挺好的。只要他能够专心致志,继续发展,职称不是问题。尽管我说了不少关于就业的形势,但是,阿杰还是要辞职了,还怪我总不相信他有能力。
     现在他辞职了,我不能不顺应他的意志支持他。但是,我觉得,程序上是有失策的。如果先有过新工作的经历和磨砺,对自己的技术能力、心理承受能力、个性耐力、社会关系——尤其是青年人看不惯受不了的那些——、包括经济与个人经验教训的收益和损失的平衡,再来决定辞职不辞职。教师有这样的机会——家长里有许多是企业主,教师有寒暑假。阿杰的问题是程序的问题。
     这个问题会怎么样,拭目以待吧。
【阿聿】是。
【剑达】我呀,创意这么一句话吧——“职场无金婚”。
     “无”有两层意思,一开始就勉强结婚,能多久是多久,实在维持不下去了就离婚;二是可以银婚,但不相信有金婚,自己不愿,或者老板不要。
     因为婚姻的比喻,我还有一个想法,辞职也好,退股也好,和离婚有相当的一样,过程多少带有感情,即使是解脱,即使是从一个围城冲了出来。这个过程有经济利益的切割,有后遗症的应对,有法规法则的适度应对。
【阿聿】三舅,金婚是多少年啊?
【剑达】别钻我比喻的空子去,我的意思是在职场上,没有什么永久不变的。
【阿聿】我没钻我空子啊。我真不知道哦,说给我听嘛!
【剑达】习惯的算法,一对结婚, 25 年是银婚, 30 年是珍珠婚, 35 年是玉婚, 40 年是红宝石婚, 45 年是蓝宝石婚, 50 年金婚, 60 年钻石婚。法国是 .25 年银婚, 30 年象牙婚, 40 年绒毛婚, 45 年丝绸婚, 50 年金婚, 75 年钻石婚。
【阿聿】这样说的话,现在的职场什么婚都不是!
【剑达】所以,我再创意一个词——“职场同居”,哈哈!
(以下省略。)
                         
                    2008-02-22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