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十记古画今题的标新立异

发布日期:2019-10-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老来心事不减反多,记述千字精力不济,写记的事尚不想辍了,于是,原先偶尔即兴的附庸风雅,而今竟成了表情说话的;无中生有,或无的放矢,都有违本人的应当,所以,既保真,又少言,能达意,还不空的,在我的心手中,以古画今题,作为淡泊明志,至少是拾穗在《春秋农事》里的可以。

画师落款兼以诗文的,后人收藏以题作为记号的,隔代御笔加印章据为己有的,古画绢纸面上比比皆是。

所以,在下的古画今题,不过是因循守旧的方式罢了。

每每在题末的“【本篇有关】”中,都先注明“所藉”、“画幅”、“收藏”,以表其“古”,再 “此乃电脑装裱之古画今题,已与原画易趣也”,示“今”。

今年8月末以前,自己还有气力去推敲写的,9月中旬以后,精疲,气短,神衰,惟顺其自然,成个东西的是。

当然,话虽这么说,格律的三原则还得坚守:

第一:诗句不着标题的用字,就像张打油在命题《雪》后,顺口溜的:“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第二:平仄严格“二四六分明”,即便“一三五不论”,也尽量应着平仄来;虽然娴熟于“拗救”之法,但先不“犯孤平”,好比健康者不用药,健全人不求助。

第三:按古典《平水韵》、《佩文诗韵》押,不以“借韵”为口实自我宽容。

至于“标新立异”,就是尽可能特行独立,以自己的心眼读画,用平常的字句,写记唯我独樽的新酒。“标新”未必一定就明显“立异”,而“立异”必是明显起到了“标新”的。







2019-10-07  早春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35.html   所藉宋•郭熙《早春图》

新鱼戏草鸭争先,旧树怜枝奋发前。叠水层层滋润绿,流云片片粉红嫣。

耕牛自觉农家事,布谷犹看燕子旋。二月风来深夜雨,喧腾昨日又冬眠。

【一记】前七句人人会写,第八句我来,点了命穴“早”。







2019-10-08  晴峦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37.html  所藉宋•李成《晴峦萧寺图》

青光百丈岩山照,寺院钟声十里传。坐殿观音听错诵,骑驴看本读真研。

唯心但见千年后,直看无知万古前。觉醒危乎难蜀道,何如瀑布走平川。

【二记】“坐殿观音”谁都知道,而“坐殿观音听错诵”,唯我写了。

怎么的?

可以理解成,观世音菩萨听出来了座下有僧人错诵了。这便是观世音好犀利。

也可以理解观世音一时间或者程度不明的失聪,其听错了僧人所唱诵本是正确的。、

再,“骑驴看本”,它的歇后语是“走着瞧”,原意在于“事情还没结局呢”,然而因为驴背上的人读的是“真”而非“假”,并且读的专心致志已经达到钻“研”的程度。

那么,从上下对仗来看,倘若观世音机灵发觉到僧错,那么驴背上的就难免驴走错道,而人还不知;反之,观世音耳背,那骑驴看本的人说不定就是老子骑牛出关的第二——呵呵,一佛一道,如何?

不怎么的?

为什么这么说?

且看“唯心但见千年后,直看无知万古前”,这认知岂不反常!可是,只要稍微想一想,杞人忧天的有啊,《桃花源记》的有啊,“天下为公”的有啊,“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的有啊,为实现“××梦”的有啊,等等,这些不都是“唯心但见千年后”吗?那末,相对的“直看无知万古前”,则出于人类数万年来对万物认知比例而言。







2019-10-09  层岩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39.html  所藉五代•巨然《层岩丛书图》

未往登高愧重阳,非关老腿不灵光。茱萸彼此同盆土,兄弟阴阳两种床。

结果驱邪红现实,开花祛病绿藏香。民风古俗情难怪,只等王维看画墙。

【三记】不去或不能去登高的,理由或借口藏藏掖掖的,不胜枚举;相反,能写出真实因为的,又说“只等王维看画墙”的,此首直白,我写了。

为什么敢于直白?

因为唐•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遍插茱萸少一人”,而我兄弟九人,去者八矣!

生死有别。

因为近四十年来,别说山上没人插茱萸,就是盆栽也少见。







2019-10-10  丹枫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41.html  所藉五代•(佚名)《丹枫呦鹿图》

少小诗经能倒背,如今过半记难清。初当笔画题无语,末了心听鹿有鸣。

满目层林工整纵,空思册页乱离横。呦呦叠字刚才忆,以下为何问后生。

【四记】第三句出奇“心听”,不是“耳听”。很简单明了:鹿是“笔画”的。

末句“以下为何问后生”,似乎是回了第二句的“如今过半记难清”,然而,我心里实在想问:后生有几个能接住“呦呦”往下背的?要知道,老子可是“少小诗经能倒背”,学而知之的,我的子孙只会“老师没教过”。

《诗经•小雅•鹿鸣》全诗三章,每章八句,开头皆以“呦呦鹿鸣”起兴。







2019-10-11  侍宴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42.html  所藉宋•马远《华灯侍宴图》

高松揽月点华灯,竹扫苍穹待客朋。瓦屋能迎三百座,桃林可系一千乘。

餐盛稻稷民为贵,国运辛甘平最胜。莫问何年到此景,天翻地覆说崩薨。

【五记】此幅我一开始就想游离在原画幅之外,很不甘愿咎由自取于同时看到的题字。

原画上面南宋•宁宗杨皇后所题七律:“朝回中使传宣命,父子同班侍宴荣,酒捧倪觞祈景福,乐闻汉殿动驩声,宝瓶梅蕊千枝绽,玉栅华灯万盏明,人道催诗须待雨,片云阁雨果诗成”。下方清•董诰奉乾隆之命长篇题记。

我还特别力图逃避对于此画的主题,学者们种种的观点:例如“奢侈的赏梅盛宴”,例如“深夜禁中大内的当差场景”,例如“马远想出了一个富于诗意的构图”,例如“宴会是宋宁宗为迎接签订‘嘉定和议‘的丞相史弥远而举办的”等等。

只是当我从中确认“画面上没有帝王出现”之后,就突然来了第一句——后来成了第八句。

有人客因此说:“我一下子就联想到打倒‘四人帮’,胜利的十月……”

我笑而不答。

现在,我把笑什么写在这里。那天我想的:“谁也不能确保历史不会再现。”



 




2019-10-12  万壑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46.html  所藉宋•李唐《万壑松风图》

尖峰绝壁山千刃,不过墙头挂画看。但想人生形所到,惟叹佛法器将残。

心悬断石穿云水,念悼连松度日丸。万顷波涛安静处,如来是我动凭栏。

【六记】2019-08-29  虚铎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341.html  藉用的也是《万壑松风图》,作者是五代•巨然。我的句子写实的不得了:

涧水高低先后下,蒸腾气浪散如烟。廊桥殿阁宣三丈,石岸河床默万年。

道静因无车马讯,鱼游为了子孙传。凭空作此真灵景,出世名僧释巨然。

四十三天后的这首,已然一日千里。

第一句,通常用的“仞”,我用了“刃”,当然不仅因为“仞”的原字是“刃”。

即使峰锋尖利“千刃”,对看画的人再自然不过,于是就有了第二句。

第三、四对句,是佛的末法时期,还是人的外相?抑或接下来第五、六句的现实空间?

即使就这样,难道我就不可以在动中自静吗?为什么我一定只能是被动的,而不“如来是我”的主动呢?

我十年前就以“如是我来”。自居。

这是很要无我的。

这是很要自我的。







2019-10-13  雪滩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47.html  所藉宋•马远《雪滩双鹭图》

煞白萧茫寂肃洲,三禽幻化忆红楼。成双乃是原僧道,立独当如贾政侯。

冻水通灵无宝玉,凝冰讷木废枯蝼。寻难再事难寻事,未尽三生继续搜。

【七记】我在【本篇有关】里,提示了自己:“在细看此图有三只鹭鸶在左石后,一只在右岸,至少四只。”

读这幅画,我很自然就想再写读《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的心得:贾宝玉到父亲贾政泊船的毗陵驿地方,上船头作揖拜别后,由一僧一道夹住,三个人飘然登岸而去。

贾宝玉、僧人、道士、贾政,也是四个。

他们都走了,这里就这样?







2019-10-14  风雨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49.html  所藉宋•李迪《风雨归牧图》

欲说平生千万事,留心意趣却无多。初春盛夏秋冬接,老小垂髫鲐背何。

斗笠蓑衣芦草木,阡蝉陌柳蚂蝗蛾。今看此画人真实,感悟其间缺牧歌。

【八记】只字不提画面的风、雨、牛、童,却只说自己老来怎么样?

老生常谈,尽是落伍的太多,能够留在心间的也索然,恰是中间两联对仗句写的,冷暖自知的时序,相形见绌的年岁,不屑一提的旧物,乡下老土的昆虫。可是,这老头儿偏偏还较真:发觉物有所缺。







2019-10-15  林屋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51.html  所藉元•王蒙《具区林屋图》

悬崖石窟本奇葩,兴使幽人踞作家。一户孤单嫌简陋,相形对应若奢华。

三围妄自听风景,六面惟余看雾霞。莫怨乾坤无路走,大王正画六龙车。

【九记】如果就“具区”, 写古时候太湖怎么怎么的,天才晓得能写出什么。

我就觉得诸多水墨画的写意,太把实际去了势,太把想象作弄了人,何况像《具区林屋图》这样的处境,怎生存活都成问题!

如果就这么写,那我就直接批判王蒙了事。

但是,我写了“大王”在做什么。

我揭示真实。







2019-10-16  屋角  http://cqns1946.com/contents/5/9453.html  所藉元•倪瓒《容膝斋图》

云山洞穴宽容膝,我独斜窗破户居。隐事无关天地动,幽情自闭雨风徐。

星光夜夜随心点,日德时时用意储。四季轮回依顺序,何须旮旯说萧疏。

【十记】文人取书房名,“容膝斋”跃然纸上的窄。

画面有亭,无斋。

我给自己做了这样的假设:景象乃坐在容膝斋外一角落的所见。

以我所处,所见,所感,所觉,自判:真隐了,淡泊。


2019-10-1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