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梨花落了还会开

发布日期:2019-05-0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有人客问:“《梨花颂》这么热,怎么不用它做一期刊头呢?”

“嗯。”我记得早期的《春秋农事》刊头音画已经用过“梨花开,春带雨 / 梨花落,春入泥 /  此生只为一人去 /  道他君王情也痴”的,画面有梨花村景,有穿深蓝色格子衬衫的我,还有两只动画的黑蝴蝶从左往右翩翩起舞,……因一时没空,就没去找。

这事搁在心头有五六天了。今天上午没事,就开始在移动硬盘找相关的文件夹。

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得出:它的页面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21/600.html 2008-03-21的刊头,标题“恋情”,演唱者李胜素、于魁智。可惜,那一期的刊头恰恰就在丢失的名单里,更糟糕的是在这块硬盘上《春秋农事》存档里也没有!

会不会误收到别的文件夹去呢……或者,少了什么标注所以才搜索不到呢?

就像《蝶恋》,在今天这番查找的同时,才注意到它原名并不叫《梨花颂》,而且它是全剧《大唐贵妃》其中的一个唱段。我的戏剧文件夹里,收藏有《大唐贵妃》的十个唱段和一部剧本。

我一边依次播放十个唱段来听,一边上网,干脆来把《大唐贵妃》的资料搜集一下。真是不搜不知道,一搜,天啦——千树万树真是梨花开!我不得不花两个小时多的时间,进行筛捡,再将来龙去脉按时间顺序排列起来。

现将各方资料中有意义的综述:

《大唐贵妃》原本是京剧,其蓝本是梅兰芳在世创作并演出的《太真外传》、《贵妃醉酒》,再创作的版本仍以李隆基、杨玉环爱情为主线,与安史之乱、梨园盛衰两条副线,梳辫为戏。

2001年京剧《大唐贵妃》作为第三届中国上海艺术节开幕的首演剧目,第一次公演于上海大剧院。梅葆玖饰演杨玉环,张学津饰演李隆基。

此后,尽管梅葆玖竭尽全力推崇《大唐贵妃》,期望能在2013年“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之际再登舞台,却“因诸多原因”,还是未能实现。

然而,从2001年之后的十五年间,《大唐贵妃》魂魄未散地由北京京剧院、中国歌剧舞剧院,上上下下于上级的领导下、上上上级领导的领导下,游弋。2013年10月19日流出的便是梅葆玖、张学津领衔主演的视频见证,所谓的“大型交响京剧”《大唐贵妃》出现 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TA1NTAxMzI0.html

到此戏能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的大剧场售票演出,已是2016年12月3、4日。

介绍上写的是:编剧翁思再,导演郭小男,作曲杨乃林,舞美与灯光设计高广健,主演胡文阁、张馨月、朱强、杜喆;是“在2003年原版的基础上进行调整,重排”。

正如“样板戏”有大型交响乐专场或单个唱段参演于舞台一样,交响京剧《大唐贵妃》的《蝶恋》唱段也曾以无伴舞演唱有形式登场,演唱者是上海京剧院梅派青衣、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史依弘。

这以后,再演出此段时,伴舞阵容一场比一场豪华,甚至登峰造极,大牌卦的是中国国家京剧院艺术总监、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于智魁,中国国家京剧院一团团长,京剧界领军名角李胜素。

《蝶恋》从此改名《梨花颂》。单曲,属京歌。

这以后直到2016年初,梅葆玖虽还偶有登台演此段,但至死也不再有几人公开提起《梨花颂》原版《蝶恋》第一人的关于。

虽然我不很喜欢梅葆玖的老皮扮嫩,声带僵化,尤其唱的比他好的多的歌手大有人在,但还是为梅兰芳嫡传爱子梅葆玖,2016年4月停放鼓板,难免要叹息一声。











在今天搜索资料的过程中,另有一大收获,记录在此:

见到一篇文章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9154755/answer/648124445  《一生跟随唐玄宗45年的大将陈玄礼为何在马嵬坡对玄宗落井下石呢?》作者是“于彼朝阳”,发布的时间 2019-04-28

此文章对我甚有意义。

甚有意义之要点,并不全在作者对“安史之乱历史事件”所做出的颇为惊世骇俗的结论:“马嵬驿的本质,很可能根本就不是兵变,而是玄宗利用近臣制造兵谏假象,进行的一次皇帝本人策划的有针对性,有人员范围,且可控的灭杀行动”,而是作者聚焦出格在中国结论性看点之外,别出心裁的详细过程。他几乎是以历史学研究专业考究的操作,又如同法医对凶杀案件中高度腐败尸体进行尸检,排他法对可能凶手逐一的应用,以及按逻辑推导之严密。

更让我感动的是,作者自报“种植业”,发帖专栏的照片显然不到25岁。

无论“于彼朝阳”的推理结论是否真相,他在当今名利浮躁迷茫当中,尚以局内人士几乎少有的做学问的态度,这实在是我应当景仰的,而他的逻辑关联的推导方法,又是我要加紧学习的。

至于,假若“于彼朝阳”的结论得以成立,马嵬驿事件正是出自唐玄宗李隆基之阴谋,那么流传千年他与杨玉环的爱情凄美《贵妃醉酒》、《长恨歌》,乃至《大唐贵妃》还继续演吗?

当然,一定继续。

叔本华说了 “女人总是喜欢花,却不知道它是植物的生殖器。”并不能阻止世人欣赏、喜欢和拥有各种各样的植物生殖器。更没有人把《梨花颂》、梨花、生殖器、杨玉环、李隆基联系起来。

包括梨花的世界所有的花,尽管都有落时,但年年都还再开。


2019-04-30 ~ 05-03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