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买书记:民国学术文化名著十种

发布日期:2018-07-1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收藏“译者秦传安”的微信号 gh_530b719b13bc 已有些时日,其更新甚勤,我每有浏览,必有收益,许多还做了收藏。7月5日他发出蔡亦竹的文章《悲剧的知日家,经典的日本论——戴季陶<日本论>导读》一文,引起了我想找《日本论》来读的欲望。

想读它,一是戴季陶的著作。

戴季陶这姓名,几乎与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共产党筹建、国共斗争一起,出现在高中的历史课本,但我从未见过他的只言片语,出于好奇。

二是戴季陶乃那年代的知日家,单凭其人的社会地位和曾经供职的经阅历,再加见解理论,写出的必有独到之处,值得领教。

三是即便其书内容与今相去甚远,但作为史料,便可断定兴趣日本的,兴趣戴季陶的,都必有大收获。

很快,在京东网上,我找到戴季陶著的《日本论》。

更喜出望外——同时映入眼帘的竟然有几十种,统一冠以“民国学术文化名著”!

6日夜,我挑罢岳麓书社(出版商)名下的十种,下单时已是10点,而次日上午10点竟然快递到手!

迫不及待翻开扉页之后,开始阅读各种正文之前一样的《整理说明》。总编文风之清爽,学者精神之静雅,因为开宗明义、范畴涵盖、版式凡例,已将读者所想了解的,一应俱呈,而文篇幅面之短,含标点符号及空格仅432字——稍比高考通常要求考生作文字数的一半多几十字。这通篇字词的气度,句型的法力,流畅的律动,让读者平淡中见灼知真,爱不释手!

再就翻到末页,那里排列有先后已经重新排版发行的民国学术文化名著149种名目!

我选中里面的10种。

中意在于各著作者的专业建树、声名影响:

李大钊革命故事,连同硕大的刑具和绞索架,文革时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赫然陈列,文革后的1985年再次参观,那庞然大物还在,讲解员就如同在李大钊同志受刑现场亲历之遗独,声情并茂说的同志们惊心动魄,到2014年我第三次去,没了。

现在有他的著作,后人一睹那副圆圆的眼镜和毛刷式的髭下,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的史学思想,理当很严肃,不故事。

李大钊《史学要论》75页,估计我一日八个小时内,可以通读完。

刘大白《白屋说诗》是我高中时省下伙食费买下来读的,现收藏有。此回选了他的《旧诗新话》,作为前缘再续。157页,我得读四天。

戴季陶《日本论》,书到那天“七七事变”八十一周年,已经开读,很有意思。108页,读完要三天。

陈慕禄1933年就在武汉大学任教,1966年去世。其在世的1957到1964年,我在武昌上中学,珞珈山的反右大字报上看过其姓名的。又。他与李剑农教授都是历史系的,我姐夫姐姐分配的住房在李剑农教授的楼上,说不定我还见到过其真人呢!可惜,那少年全然无所谓空气的历史时空!

陈慕禄《日本全史》,从神武开国到此书付梓前二年的1925年,一个国家千五百年之完整历史,总共才253页,我想这是怎样的大家,方能纲举目张无鱼漏网的。

留它,到这批的最后,慢慢地读。

朱湘《文学闲谈》,是他过世后的次年,也就是1934年出版的。其本身是诗人。

我随手翻几页,当是为那年代的知识青年撰写的些篇,之后结集的。正文77页,内容文学基本的;附录22页,收有他的诗歌、散文作品。

我可能会在休闲时,断断续续随机而翻阅。不定几天看完。

章太炎的名声如雷贯耳!

光看《国故论衡》书名,就必要精神集中而不能有失偏颇的。

翻了目录篇名,都是极平常的用字,但意思嘛,古灵的很。

他是最负盛名的朴学大家。

朴学,又称考据学,考证学;致力于对古籍加以整理、校勘、注疏、辑佚等。

纵然,我以后读他的书很费力,我还是期望自己至少可以从中管窥学问大家的治学方法,对端正和自发“怎么读书”有大好处。

216页,可能要十天,甚至半个月,才能勉勉强强识个大意吧!

熊十力是大哲学家,选了他的二种:《原儒》和《十力语要》。

我看《原儒》的目录,所谈涉及的有: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佛家的“体用论”,道家的“道器论”,陆(九渊)王(守仁)的心学,程(颢、颐)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囊中320页。

《十力语要》396页,古今中外内容都有,与人通信的,谈话的,讲词的,我翻到内页皆觉新鲜。

功课它们,肯定只能伏案。

读书需日之长短,尚不好说。

李时《国学问题五百》,其中209页逐一对答500提问。接下来附录,梁启超的一篇《治国学杂话》6页,李时本人的一篇《历代文学概论》6页。

这些,可能对于我们现在所谓的国学是很有意义的对照。

陶希圣《辨士与游侠》,91页,书名就大有才高八斗巧舌如簧的一拨子人,又琴心剑胆意气风发云游八方的另一拨子人。两拨子人的实例,或市井,或社会,或隐居,再加分析,一定好生的有趣。

“民国学术文化名著”我所选的九位,著作十种,一天下来,初略浏览,感触有二:

第一,查阅各位的生平简介,或学者,或教授,或专家,或高官要职,著作分量影响之重,许多是广大深远的,其中被今之岳麓书社写在各种本《后记》里的,以“大师”称之的,唯一章太炎。

第二,另据史料:

以20世纪30年代中华民国时期,最通行的稿酬标准,每千字,上海民办报刊一般为1至3元,北京官办报纸为2元至3元;杂志和学术期刊上的,可达4至5元。

1932年的白米价3元一石(120斤)。

以上十种字数次少的《日本论》,只96千字,1928年初版,若依此计,戴季陶得稿酬大约是288元,可买11520斤或更多的白米,而《日本论》尽可以加字拉长句写成110千字,多收42元,增购1600斤白米。何以不为?!

近些年披露闻一多 “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所说,我不知真假有辩的真假,但若套用到以上文化大家,这些才是以真人格作真文章的呢!


2018-07-13


【本篇有关】

“中国稿费变迁小史:稿费,不仅触动文人的神经”

《国家人文历史》独家稿件:作者李怀宇  参见  http://www.sohu.com/a/115825285_372418


“译者秦传安”的微信号 gh_530b719b13bc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