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几何的几何

发布日期:2018-06-0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这是几何题。

我高中的数学每学期都不及格,以至于一辈子看到跟数字有关的都几乎不能企及,包括记不得自己家固定电话和口袋里手机之外任何人的电话号码;记不得自己正在使用的电脑密码之外的任何自己常用的密码;记不得自家门牌号之外的任何门牌号;记不得自己出生年月日和我的父亲我的母亲生卒时间外的任何人的纪念日。

说出这一事实,除我家人以外,绝大多数熟悉我的人都以为我是“太谦虚了”,甚至“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你脱口说出事情的日期、什么东西的数据来,都蛮正确的啊!”以后,他们才晓得我何以随时随地手写备忘录和手握一小本子。

已经对备忘录绝对依赖的我,一旦离开,我就立马对百分之九十九的数字,呈现“失忆症”状态。

这道几何题,除第三问,我做不出来,其它的第一、二、四问,我都即刻马上瞬间不花吹灰之力答出来了,而且答对了。







奇怪吧!

奇怪在于第四问理应是第三问的思维继续,必然有其内在的逻辑关系,不可逾越!

但是,我答对了。

之前的之前,我有相当长时期,被类似的所谓智力题所难倒。答案每每揭晓,我都叹息“怎么我就想不到呢!”以后,做多了,归纳教训,找到“规律”,发觉:这类问题的“本质”都相当简单,是自己的思维被“智力”和“测试”导向“超常”——超越一般性知识的,必须要有高超脑力思考的;也就是“越想越复杂”,作茧自缚。

于是:我不再把它们作为数学题,不把它们作为“我肯定不会的题”。

我把题意理解的同时,尽可能找出关键词。辨别关键词对问题重点的导向,是心理的,还是益于解题的。最根本的是,情绪心理不受外界的任何诱惑,保持在最简单、最简约、最直觉的那一下子。

我开始有做对的时候。







答案之后,回顾并记录了我刚才做这道几何题的过程。

所以,我能“即刻马上瞬间不花吹灰之力”作出反应,是基于:人类大脑有几百亿个脑细胞,每个脑细胞大约有几百条脑神经,每条神经的周围有一千到一万个突触伸展出去和相邻的神经细胞突触相交联。一个突触的作用大约相当于计算机的一块芯片,推而知之人的大脑相当于上千亿块或上万亿块芯片。也就是说,一个脑细胞的作用大约相当于一台大型计算机。人类大脑对外界事物作出反应的速度是0.3秒,经过特殊训练的可以达到0.15秒。

在我看到出这道题的老外言之为“游戏”时,哈哈大笑自己没有“中计”——没有“中”“智力”的“计”,而是返老还童,回到一个少年。

出题的老外把他的结论引申到“在很多情况下”。这对我去解释自己常犯错误,常犯“人生识字糊涂始”和“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错误;去探究他人,抑或无数的专门家也常不可理喻地偏见和对最常识的无视;去理解舞台魔术的手法、社会骗子的套路、纳粹政权统治的洗脑、政客的讲话伎俩,等等等等,都有辅助和补益。

譬如: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际贸易中的美国诉求和公平”、“国际秩序里的美国利益和公平,以及世界的利益和正义”。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2018年之前的国内政务和成就,2018年近两个月来的国际表现。

几何是几何。

几何不几何。


2018-06-04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