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有感于卓别林七十岁诗

发布日期:2018-05-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如果,照相关现在的任性,姑且把它列到卓别林名下的“七十岁生日写给自己的诗”,有“活着”、“觉悟”、“自爱”、“当我开始爱自己的时候”等等中国人的标题,它还会再演变。

这首诗,前两个月突然又大火了。许多人因为听了,看了,自己也读了,感觉句句入心,就更在暮春的时候,野火般地在微信的大棚区上烧啊烧!

这事,之所以我说“姑且把它列到卓别林名下”,是因为最先出现在某个人博客上,再后逐渐传转,直到上台有声,乃至今天我反复搜遍网络,也还找不到它的出处。迄今,也仅有一篇非诗行的码字英文和一篇德文,仍然没有原出处的说明。尽管其汉语言的表述流畅,内涵也有相当合于中国大众的人生哲思。

作为一文有意义的著作阅读,尤其洋人的,特别是已故洋人的,我不得不严谨,是因为许多年前,出版界的某高层人物在一次小饭局时的说出,确证了我曾经的有针对书种的疑问:有些能文字、己所欲表而不力的无名之辈,在缺知名度,勾结商人,买通出版号,策划:假以世上本无此人的,或确有此名人但已不能自言语的,羊头狗肉地出版,大肆行销。

《春秋农事》里,http://cqns1946.com/contents/8/1602.html “仓央嘉措人和诗都被强奸了”写于 2010-10-26;  http://cqns1946.com/contents/8/2072.html “地球被人为搞平了吗”写于 2011-12-20 ,是我若干认定记录中的两篇。

这事,之所以我说“这首诗前两个月突然又大火了一阵子”,是因为“卓别林的诗”, 2015年最初在网络上的出现时,并没有点燃阅读的草丛,却因为2017年5月冯小刚在中央电视台“朗读者”节目档上出了声,于是乎“离离原上草”,两岁两枯荣后“春风吹又生”!去年,暮春,初夏。

这事,让我联想歌曲《传奇》的不幸和受宠。

2002年冬,哈尔滨人李健还在京城一间租房寒冷时,受奥地利茨威格中篇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触动,手写了一段旋律,退出“水木年华”组合之后,刘兵填词,李健演唱,收入2003年9月发行的专辑《似水流年》中。

正如后来大众所说的“这首歌一直没火起来”,是2010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王菲把它唱红了”。然而,大众回过头来,还是认可原唱的真实和耐听,否则也不会选它作为电视连续剧《李春天的春天》片头、片尾曲。

不可否定:在当代传媒嚣张舞台上的名人效应。

这事,还让我联想到 http://cqns1946.com/contents/8/1807.html “不关孔子”  我2011-05-24 的日志,还有多篇,都批评把别人的原著用自己咀嚼过的带口水的所谓“心得”渣物,去给那些读不懂,或者懒得自己用功的“读者”喂食。

这事,最后就归结到读者、朗读者的关系上来。

朗读,作为使用汉语的基本功,对非专业于声情并茂工作者的一般人来要求,都在初中之前,尤其集中在小学强化教学完成。

当基本识字完成,语义可以自己理解的情况下,就好像,已经学会了自己吃饭,自己的消化系统和吸收肌体都已经健全之后,自己饮食,自己品味是一种自我应该的必须的作为。

看舞台剧,则是提高欣赏话语艺术的水平。

欣赏他人朗读文学作品,跟自己朗读可是大不一样的心得呢!尤其是诗歌,一定得自己读,才能获得自己的感受和反应。所谓的“二次创作”。

六十岁的冯小刚朗读的《七十岁生日写给自己》,跟我这七十四岁的没得比,差距不在于普通话的标准水平他高我低,不在于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他的赫赫我的戚戚,而在于算起来一个1958年到2017年,跟另一个1946年到2017年的“十二年”体验和经历他无我有:时代、背景、家境、国情、教育、社会大事件等等的大不同。

卓别林的艺术成就,包括他的其它作品,我看过不多,但关于他的评介,以往我耳熟能详些些,而更因花些时间阅读的列其名下的“七十岁生日写给自己的诗”,有了新知。无论作者是谁,都有可看性。总比有四、五龄童男童女在舞台上演唱黄梅调《夫妻观灯》;有六岁女孩扮阿庆嫂,与四五十岁京剧名角搭档演出《沙家浜•智斗》;有十岁京剧天才唱《梨花颂》,……的好。合着北京话的一个儿音词“玩意儿”, 造句举例:“什么玩意儿!”


2018-05-1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