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只是一个节点

发布日期:2018-01-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38






上图,除非点击它,看见了它的原尺寸大图,否则那圆线一直会呈不规则的动态。

其实它是块没有指针的钟表面盘。面盘上有60个相邻等距的节点。

我们每一个人到晚年必定都会思考,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若以时间来表现,死,实际上也就在其中的一个节点。

至于究尽会是哪一点上呢?

活者并不知道。

就跟这块钟表盘一样,尚无指针,生命的圆线一直在不确定地变动

为什么没有指针?

因为害怕看到死的那一个节点。

为什么宁可圆线一直变动?

因为停下来,便是生命的终止。






从这一视觉之错,我们可以联想到达利的一幅油画代表作:没有生气的风景前面,有四支停止行走的怀表;光秃秃的树杆上挂着一支;方台上有一支已经背过面去,另一支90°直角耷拉在边沿;还有一支像马鞍架在小半张脸皮的,被遗弃在土地上。

当听懂了画家本人说的西班牙语:“由弗洛伊德所揭示的个人梦境与幻觉”时,我们或许能够明白他的作品正在表达男性器质性的阳痿、女性最无须动作即可动人的美丽在于颜色、任何死亡都只是时针的停止。而这一切就摆在于我们的面前。

我们看到的超现实境界,是萨尔瓦多·达利对奥地利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的形象,介于现实与臆想、具体与抽象之间的“潜意识”表达。

许多传抄的说法,把这幅标为“记忆的永恒”的画,解释成画家对自己童年的记忆,依据是那脸是小孩子的,那风景是他儿时的家乡。

凭哪一点能够肯定那张脸就是小孩的?那么长的睫毛!那已经再也无法掩饰得了粗糙的肤色!

为什么人们就不能将它理解得更多种多样,非一元思维为唯一看法的看法?譬如,可以不可以是:天灵盖没有完全闭合,能够凭借第六感,在梦里预见到未来死后的再回忆?

回到先前看到的第一幅钟表盘上来。

节点。

时间的节点。

人的一生最后的那个节点。

达利画给了活人看死者的回忆,所以看得到挂表各支面盘的指针。

而我们看到的第一幅钟表盘,没有指针,因为我们还没死。

所有的活人,潜意识里都有和都会、都要、都自然而然在某一个时候,自问这个节点是哪一点。

所以,人们才千方百计养生和健身,因为生怕那一个节点的明确。

许多人并不害怕死亡,甚至做了充足的准备。但仍然生怕,生怕那个节点上,突然记起还有一件什么事情没做。所谓的遗忘,所谓的遗憾,若有天堂,若有地狱,达利那样无可奈何的疲沓的回忆,或似曾相识。


2018-01-1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