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阅读和行旅

发布日期:2017-11-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几天前阅读哑河的文章《我缘何一人赴藏区自费支教》。

且读且行,我竟然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西域行旅,在冰天雪地里穿越,在曾经名称“吐蕃”的古国,其中的那一段啊,行程只不过250公里,海拔最高也只到4300公尺,天数仅有42天,现在却后怕它的漫长、高危、异象——包括徒步,包括之前数月的阅读书籍资料,包括从纸页的历史,到履历其间之当时和之以后的作了记事者。

从人的一生亦即一个过程而论,哑河的支教,我的行旅,有着同样的实质。看文章的表述,志其所志的遇见和遭遇,缘何和心得,我自感大不如他。

不如,不在于一人之另类,不在于缘何的因为,不在于经历的遭遇,不在于所见的现象,不在于内心的被触动,不在于对地域人文在社会时态方面的比较,而在于哑河他说了我不敢说的真实存在的糟糕、不好、坏。

把网页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2476369 发给极少的某几位,推荐阅读它。我有过这一想法,但随后就放弃了。

人啦,尽管“殊路同归都是死,但“死得其所则有荒野和八宝山以及其间墓穴陵园的巨大和渺小、高贵与卑贱、富裕跟贫穷,等等的区别。所以,试图在殊路上,招呼对方感受出近似的感受,是太小可能的。何况,我希望那几位望尘莫及于我——我在西域留下的早已声消迹无,他们还在“也想去”;更何况我在路的末段了,他她还在中途。

阅读哑河的文章《我缘何一人赴藏区自费支教》,让我想出这么一个理念:阅读是人生的一种行旅,行旅是人生的一种阅读。

以今之这一理念,来观想古人所曰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似乎通透了“阅历”和“见识”,对这两个词的内涵进行了我自的丰富和充实。

我再也不会去到2011年的春天了。西域、我的距离已过七年。

由于有了新的心得——关于阅读和行旅的,我开始整理关于王朝、疆域、民族、战争、联姻、藩属、政治、殖民、同化、战略、贡献、支援、目的、诏书、宣读、……在内心,在大脑。

我能写,很能写,甚至自信我写出来的更深刻于哑河,就凭上面提到的这些名词。

但我大不如哑河。

哑河还在中途,或许才走不过三十,而我已在末路。

我企图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见多识广以穷途,虽然随后的缄默越来越多。


2017-11-0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