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那段路我走过

发布日期:2017-10-08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所有涉及到《冈仁波齐》电影拍摄手法的,都言说它是“伪纪录片”。

我是直人,撕掉那个客气的“伪”字,干脆就直截了当毫不隐讳我的观点和观感地说:《冈仁波齐》就是全方位的、整体性的、彻头彻尾的、随机跟拍后经过剪辑的纪录片。

尽管简介和根据导演自我标榜的或者别人转抄的,都说它“有剧本”。

我是最不喜欢,甚至痛恨任何一种撒谎的。

《冈仁波齐》值得不曾到过西域,不曾深入进过藏人生活群体,不曾一次次亲见藏传佛教信徒朝拜行动等等的观众看看的。

片中人朝拜前往神山冈仁波齐,所经过的318国道那段路,从3436公里的里程碑到4504,包括芒康、左贡、邦达、拉萨、大昭寺、布达拉宫、日喀则,这些地方和寺院,我都走过。

《春秋农事》201010月、20122月至5月的日志有过两组记录。

就连我在卡拉子山顶的牧场遇到的少女,她的名字跟《冈仁波齐》里的少妇一样,也叫“曲珍”。

还有,和我们相处相行的藏人鲁次,出家前的职业、出家的目的、朝拜的意图,跟《冈仁波齐》里的屠夫为了自我救赎要去朝拜,几乎完全重叠。

2010年,我跟着自驾游的车队去,出发地是成都,目的地是拉萨。虽然10月刚刚入秋,但途径怒江时,已深感早晚的风足以刺穿人骨。据说,从那个月份一直到次年的4月,因为许多高山已经封路,禁止车辆通行,以确保交通的安全,内地去旅游的急速减少。然而,已经在途的朝圣者们,仍然继续。所以,当我在第一趟的行程中,第一次看到五体投地、等步数跪下匍匐叩头着地的朝拜,我激动到要喊出声!我感动到已经流泪!我钦佩起藏人们的一切——信仰、虔诚、体能、意志、毅力、精神、态度、男人同女人、个人与群体、民族和宗教……

于是,我开始计划下一趟的身体力行跟随他们。

为此,我阅读书籍:佛教史、藏传佛教图解、藏民族人文和风俗。直到心理准备充足了,我追寻出家人朝拜而去——在冰天雪地的高原,在方圆百里的荒蛮。

本着对佛教前所未有的虔诚,对藏人前所未有的热爱,对西域文化前所未有的好奇,我到那地方,在那人间,走那虚实,过那境界,去做我的学问。

我一遍遍地在寻求答案:佛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修行?朝拜是否是修行的必要?人们之所以虔诚的基点共性有哪些?

我以不同的方式,尽可能多的与所有能说汉话的藏人交谈。我受邀进入过他们放牧地点的毡房,住宿在他们的住宅里,参观过他们的新居,对着他们家庭的佛龛顶礼膜拜,进入到大小的寺院,在僧寮喝茶,听僧侣辩经,到过墓地,遥望过天葬台,怀抱他们襁褓的婴儿,吃过地道的糌粑,用刀割食半生熟的牦牛肉,挥舞过真正的藏刀,捻过菩提树子串起的佛珠,拨动一个个的转经筒……

尽管,而且可以肯定地说“虽然”,我微不足道如实拍摄记录有多么的高深,但我吭声得出:只要有兴趣于此道的人,有一台摄像机,带足行旅的装备和足够的花费,潜心下来三个月的时日,随机路遇西域任何朝拜的人伍,拍摄类似的一部素材,回家后再三个月做后期编辑,《喜马拉雅》都有可能。

至于,如果我去拍,会拍的怎么样?

我这么说:绝不逊色《冈仁波齐》,但不会有我已经感悟到的思想。


2017-10-07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