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性事何以蛋蛋

发布日期:2017-08-06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今天的话头,并非因为昨天我写给老乌那信“我为什么不羡慕和诅咒”末了说的:“诅咒”就是“‘咒’,巫师说的鬼话,给鬼听的。‘诅’,由‘言’、‘且’会意;‘言’是字,是文;‘且’是阴茎。也就是拿屌写鬼字,骂鬼吧!”又拿性来说事。

前几天,也就 7 月的 26 发的了那篇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4/7183.html 之次日一早,农子去上班的路上,与我便有过差不多的他问我答。

两人一来一去的原话:

他说:“《老人与鱼》最终讲的什么,有些看不懂。”

我答:“什么是哲学?哲学就是对现象进行思考,得出思想。人和鱼是一样的,动物;所不同的是鱼没有轮回,人有周而复始的痛苦。”

我又说:“杂思,不一定只有一个中心思想,也可以是多元的。”

他继之:“哦,我看到了,这篇日志,放在了杂思栏。您是怎么想到写这样的主题的?”

我续答:“最后的‘你娘他爹,这屌那屄’,是一波人的议论。口语的粗话‘操你妈’,‘他个鸡巴’,‘屌东西’,‘傻屄’。真实的,都关于死的。其实,那一天,林肯公园主唱自杀死了,我也想写进来。后删掉。这样不到 800 字,更集中。”

然后,他:“另外,您很多文章中都会用到人的生殖器,初一看,还认为是粗俗,但是我知道您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或目的,或者受到什么影响。”

我告诉他:“性是人的来处、原始、本能,人类一切行为的根本。揭示它,就把问题的本质看到了。人类的精神愉快,看起来很多,很复杂,归根到底就是吃的快乐和操的爽快。不是吗?”

他亦认为:“是的,不同的人,不管是地位、身份不同也好,还是年龄性别不同也好,这个不会变,吃得好,操得爽。”

我:“是的。可以不说,可以脸红,可以害羞,可以说我说了是流氓,是粗鄙。但是,子女怎么来的?一问,真伪还是人的本质问题。”

至此,今天下面的话,还要不要说,都不重要了,因为精已经出来了。

再要说,那就得扯到“精是怎么来的”这上头来咯。

精是从蛋蛋来的。

一个男人的一个阴囊里,有左右两个等大小、等作用、高低略差的睾丸。每个睾丸又由正睾和附着在其边上的副睾组成。正睾产生精子,附睾负责储存。这就是俗话说的“蛋蛋”。

没有蛋蛋,就没有精虫和精液,根本也就没有了繁殖一方的射精撒种。

相对的另一方,这里就略去,不讲。

但还是得提到关于到的另一个字“屄”。

现在的人会说这个字的音,但不一定会写。为了“讲文明”吧,于是用了谐音字“逼”。甚至把原先黄河岸边船夫分明吹的是牛皮筏的,都改成“牛逼哄哄”。

有个大名人,他一篇演讲“人都是逼出来的”,很有名气,所有听众都会心一笑,只不过,有的笑出声,有的强忍住,有的觉出幽默,有的感到滑头。会的什么心呢?心里都联想到“屄”。我想到的是:这人同我们一所母校高中毕业的,低一届;也就是说,他跟我们,乃至所有的从华师一出来的学生,都是从同一个妈的屄里逼出来的。我哭笑不得。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亲眼看到过一对夫妻打架,那男人揪那女人的头发,而那女人在几乎无力反手时,突然顺着朝向,两手直接抓到男人的裤裆!就那一下,男人惨烈一嚎,顷刻晕死……送医院,人命没事,命根子的蛋蛋都被捏爆了!从此,没了蛋蛋的丈夫,她叫他“老公”。

这女人要致其夫于死命的手段,当然是被一时逼出来的。也就是那一时,我顿悟到蛋蛋和屄的区别:男性的根本在于蛋蛋,而女性没有根本。

在衣冠楚楚、举止优雅的一群最顶级的人物里,高级知识分子们、专家们、学者们,们们们们最要面子的是斯文。

胡适是民国时期首屈一指的先生,自嘲“怕老婆协会会长”,但他又是在青楼嫖娼很有名气的,同时,他又是连“逼”都坚决没有的,却实打实地将他蛋蛋之前的根本深入了去也。

辜鸿铭也好上妓院,喜欢妓女的手绢,要女人脱鞋,掐闻如花于女人裹脚,又把阴茎插入其间抽动。曾对人道:“前代缠足,实非虐政,吾妻小脚,乃兴奋剂也。”康有为为此送辜一横幅“知足常乐”的,辜美滋滋:“康有为深知我心。”

康有为也是嫖娼老客。

蔡锷嫖妓成了知音。

郭沫若是绝对儒雅的,斯文里却写了少年时他见到嫂子那刻,双手抱着从树上滑下时,那部位的快感。

周作人为什么断绝与亲哥哥、大名鼎鼎“鲁迅”的周树人断绝关系?因为他哥哥偷窥了他弟媳洗澡!

诸如此类的屌毛事,屌毛都知道,秘书鸡要那就更扯得住伟大的鸡巴蛋来哦!

所以,我才说啊“揭示它,就把问题的本质看到了。”

重复我说过的:“是的。可以不说,可以脸红,可以害羞,可以说我说了是流氓,是粗鄙。但是,子女怎么来的?一问,真伪还是人的本质问题。”


2017-08-0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