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这首歌我只唱一次而且没唱完

发布日期:2017-05-03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我会唱这首歌。

只唱过一次,甚至没有唱完。

内心直觉:我不合适里面的歌词。

我已经老了,而不是还在可以“当”的那年纪。

今天来写这则日志时,网查了一下,才晓得那是二十三岁男写给二十二岁女的。我都七十过咯。

所以,之前我阻拦过亲友为我唱这首歌,我是对的。

之所以对,借说人家那是发情时拿很久以后来发誓的,你我彼此不是男女恋人关系,这我还算是给了对方一个台阶好下咯。只有对方还非要唱不可,一定要献唱给我,我几番暗示小子们完全不理会的话,那我就只好把话挑明了说:“你呀!怎么就不觉得这歌词对着已经是老年的人,还直唱‘当你老了,头发白了’,‘当你老了,走不动了’,岂不是当着老人家的面,在反复提醒你‘头发白了’,你‘走不动了’吗!你这算是礼貌?!是尊敬?!”这时,小子们多半辩解:“哪会呢?”那我只好揭底道:“你认为不会,那是不是你到病房区看望哪位老人家时,对他温柔地反复说明‘你不行了’,‘你就要死了’呢!”到这当口,小子们才觉得有台阶都难下,还得我一把一句地扶上:“你呀,也难怪不知道,誓言的前提是信仰神灵。发出誓言,神灵到时会对着清算的。而誓言又分成两类,一类善,一类毒。因为发誓的对象不同,即使誓言一样,但语气、时间、地点不同,善誓有可能反转为毒誓——也就是诅咒,那么来清算的就不是神灵,而是魔鬼。我知道这些,虽然是传闻,但我已经到了老的年纪,宁可信其有,以刻薄抵挡不吉,避讳着,自保。希望你能理解。”

同理,这一生,我坚决不让儿女们为我摆寿宴的;六十五岁以来,我就在生日这天,默默吃一碗长寿面。对着西洋蛋糕面上的蜡烛许愿,我都祝愿子孙,老头子自己就别“吹灯熄火”啦!而且,我还公然发过声:“别给我任何‘生日快乐’的祝福——这无非就是在提醒我‘又减一年了!离死期更近了!’”

我是不是很不识相?不识抬举?

随人云去吧!

只要我对事、物,还懂得好歹,那么,传统啊,新式啊,由得我自个儿看着办,挑拣合自己意思的吃点,拿些,就好。所以嘛,《当你老了》我不但第一直觉说我不合适这歌词,是对的,而且所持态度请小子们“别再这样”,也是合情合理的。

那么,我有没有不是的方面呢?

有。却不在这首好听的歌和那些甜美的蛋糕方面,而在于我真的老了:听力明显衰退,忘了拉上裤链已成常态,上超市或者去药店都得带上事先写好要买的小纸。日常的琐事,更得记在电脑备忘录的:到什么日子缴什么费,哪天得联系谁,几月几日几时几分到什么地点参加什么活动,等等。

这些状态与日俱增,必然还会愈加的严重。

无论我会怎么样,怎么样自己,怎么样与人相处,总之,我不至于幼稚到还会记信那些善愿誓言。想想《当你老了》词作者他的誓言之结局,即使一心不变,不等于一切不变,何况,回头去看的爱情结局,反而觉得他誓言的最后一段,简直潜藏了一语成谶的不幸:

“当你老了  眼眉低垂  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  你的消息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当我老了  我真希望  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好啦!小子们,请别再这样,唱这样的歌,其实对包括你们自己在内的任何人,都不是好兆头。


2017-05-02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