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粮仓筛谷(旧论)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我要不要再改造

发布日期:2017-01-2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65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同时在 FT (全球财经精粹)中文网的文化专栏上面,看了两个视频:

http://www.ftchinese.com/video/1986#adchannelID=

http://www.ftchinese.com/video/1937#adchannelID=

前一个是“无用”设计工作室(珠海)、“无用”生活空间(北京)创建人、著名服装设计师马可的《我不属于时尚界》。

后一个是“场域建筑”、研究方向“回宅”的著名建筑设计师梁井宇的《日常和持久的建筑之美》。

马可,1974 年的生人,她说:在这个“让人很无法理解的世界”,“我大部分精力放在‘无用’”;“我是一个一生只做一件事的”;“要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势必要放弃很多东西”。

梁井宇,1969 年的生人,他说:“建筑师设想的那个家”,“不一定所有的都会有”;“整个世界,整个家居,都在变得越来越智能化,但是我却好像在这点上背道而驰”。“我在‘回宅’的里面,一直在推崇简朴,或者尽量减少拥有,家庭里面拥有的设备”,“但这并不意味这个家就是简陋的家。如果要说简朴的美,应该还有一个要素,就是应该是可以自然、天天地、长久地使用的”。

我领会到这两位所说显然另类,显然在世出世,内藏外表的与世无争和物欲极简。

两位设计师,所行所作,虽不同界业,却异曲同工在于舍弃、放下,自在。

我能理解在”这个很无法理解的世界”里,她、他的存在意义。

真不简单的是她、他能如其所云之那般超脱。

让我看中的是她、他平淡无奇之想法,都能付诸实现于各自的作品。

我不是一直在追寻这样的作为,这样的场境吗?

我把两个网址发给在利物浦建筑学系大四的孙子阿吾,告诉他,我的心得。然后,提出:“我想再次改造住房内部”。

我说,二十年前就多次跟家人提出建造一所够我独居的住房,全玻璃的;近些年甚至设想过顺山势、就坡地往下挖二三层间,上加盖玻璃,类同坑居,白天接受阳光,夜晚仰望星空。都遭到反对。

阿吾说:“现在我也会阻止。”

那好,我告诉他:希望再次改造住房内部,让现在室内所有的已不多用到的摆设件、家用电器、沙发、书籍、书架、大多数我很少用到的桌椅,统统搬离,所之剩下一个“壳”。




他说:“有个建筑大师,叫密斯凡德罗,1950 年做了一个住宅,房子很出名,是建筑史上的一个标志,就是这个想法。他更夸张 四面玻璃 整个家通透”。

这样,我们祖孙俩二拍得合。

即使阿吾完全了解我的需要,我还是说了几点无法不要的需要。

我希望他能为这次改造先做功能区划方案的设计。

昨天北京夜间我们交谈了五十九分钟。

他发来几个资料,其中有一件是他大三初时,为我设计过的一个住房方案。

别以为我看两个视频,就有了去“肉”剩“壳”的想法,不过是一时的冲动。真不是的。为此,我一直在修行。


2017-01-25 黎明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