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打柴(新诗)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荒山打柴(新诗)
 

人类在天父的唾沫星子上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29日    来源: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拾穗居士   点击数:    






钻进卵子的那条细小的虫子  

乃进入了个缘的第一个圆体


这个圆体隆起第二个圆体  

直到其破裂

一个人从第二个圆体的出口  

呱呱地落地

这便是  以地而生  依地而作  的一生

于一地处望尽天涯路  却无穷尽  延伸

了段了不了的  永恒


天圆地方  始皇统一  中心泱泱自居

顺治通宝  铜臭元币  命运曾几何时

有过  共同体


多么可怜的提问  

我是从哪里来的

多么无聊的意义

死后我到哪里去


在地底  

灵魂的蝼蚁仍在炼狱里  挣扎着求索

了不段的了了  恒永



2019-11-28



【本篇有关】

藉当代•满族依尔根觉罗•尔俊(赵尔俊)作品《无极地之二》,日志我的粗暴的呻吟抑或低浅的咆哮。崇尚她说的:"我始终喜欢线条,因为它们直接而单纯,响亮却没有杂音,这组人体画基本上是在用线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