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半个月里杂事之二 代修文稿

发布日期:2019-12-29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12月9号从戴高乐飞到白云,一起一落两机场,头尾十二天的“欧洲游”结束,在广州搁了自己两白天两黑夜,11号回到福州,今天27号了,在先不觉和今惊觉中,这宅家的天数,竟然超过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确确实实我还是有做了几件事的。要不,也不至于不知多少种类的文件纸张散乱在书桌上;算起来总共三十七八个孔的电源插座,全都插着黑色的和白色的长长短短的线,连接到各种各样的器件:笔记本电脑、外置显示器、4个移动硬盘、手机、2盏台灯、1部光纤固定电话、1部电视机、1对功放音响、一架按摩椅、一只上臂式血压计、……我看着都累,更别说这些是去欧洲之前,家里无人打理时,它们原本就存在,只是不是现今这么纠缠不清着的。

当晚,很刻意地清理罢卧具之后,又大致粗略地把不大的有点拥堵的空间给扫把了一通,自我得益即在于能躺得下身,行得动步,次日以及之后便开始并非如下顺序的,而是时常交叉进行的杂事。


杂事之二:代修文稿。

网上。16日23:27,微信。同一人。同一事,两篇文稿,让我“务必认真修改”。

在这方面,我有两个几十年养成的行事风格:

一,文章要么不看,要看就全神贯注捕捉住第一印象。

二,就个人言,第一印象最是重要,几乎没有失之于挂百漏一的,此后即使再看,再三看,所得亦极鲜有出彩的。我生怕忘记,曾经床头枕侧备有纸笔,随得而记,然而次日想按所记的展开,绝大部分都打蔫儿,所以,只要一看,就当即着手,尽管三更五更的时间,亦甘心其事。

下达指令者,乃我三十多年极好的课堂老师、共事搭档、上级领导,我退休后成了其不入册的“打招呼”的秘书,专事这类雅兴于文化,却无厘头,来皆有约,别则挥手的晤会。

先睡觉吧!

夜尿后再躺进被窝,手机屏显“17星期二 3:05”,我开始看领导的两篇文稿。

3:22看完。

乌漆抹黑里的脑袋瓜中光亮闪闪,文字就如同宇宙中的星星在飘移。

4:05开始敲打键盘,依次进行:

第一步:原文拷贝,另存为“建议稿”。

第二步:在确立原文主体、主题、思想,不作改变的前提下,对其中的,或段落,或句节之原在,进行必要的调动,使修改后的叙事能更显合适,更多点内涵,也使说明文所说的道理,即便仅仅只是个人的感悟,都与人之事,之情,更有内在的逻辑关联。

第三步:检查修辞,用字,尤其有误,甚至出错的,给予订正。

第四步:通览修改后的文稿,对照原文,发觉二者在文章风格方面的差异,就算是修改的比原文明显好,为了尽可能彰显的“是”原作者特有的文字表达的风和采,也必须全篇再修,直到摩平无痕。

完成以上四步,已7:49,这才抬头看到窗外的很天亮。

不管是自己写的东西,还是受人之托代笔的文稿,写了之后,我都得凉个把钟,就是数易其间的最后之前,也还坚持这样。理由是:脑袋瓜热,因得意成就感而激动的心和情非常热。美食家是在熟食45度时品尝的,据说超过的,都不是最美味的。我的建立和感觉是:十年后再看那文章,若还认为无须修改的,才是好的。

发送两篇“建议修改稿”的时间是9:02

在获得确认“收到”,并且“非常感谢”之后,领导说“在准备讲稿”,那讲稿的题目跟两篇文章毫无关系。

今天是第十一天,仍未见领导对修改稿的任何说法。

大凡当过一段时有经验的秘书们,都心知肚明:领导在秘书完成任务后,连吱一声都没有,那八九不离十就是否定了。

反思,我的问题最大可能是出在“第四步”。

当然,还有一种很大的可能:秘书根本没有领悟领导的真意。

好咧,不管怎么样吧,这任务,我做了。


2019-12-2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