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凡人不凡 • 翎

发布日期:2019-11-0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翎告诉我,她去法国,准备与当地人结婚。

我的日志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6/2281.html  落款日期“2012-06-14”, 按此来回忆,我听她说这事的当时,或者过后不几天,写给她一书签《插页》,她的出发之日,应该也就在那之后不久。

无论翎的离开是出于怎么样的内心想法,我都能理解。

我认定,翎必是有计划,有步骤,有考量,甚至做了最不愉快打算的心理准备的。

在简短的交谈中,她说了,先去一趟,待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合适了再回来办手续;不是一步到位。

我却为她杞人忧天,仅仅在于文化差异方面,而不是性格,更不是就业。

但,无论怎么样,我最要乐见其成,即便非自主的有变,而自我的主意必要义无反顾。

在我给她的签句里,写入了更多祝福之同时,略带些微的忧虑。

虽然家庭到学校,再到就业,个人资历相当简明,翎去国之背景、动机、目的,跟我家人和众多亲友的,却有很大不同。她著名医科大学获硕士学位,毕业后直接就到国内著名的大学工作,专业对口,执教合适;已经是讲师,随即就是副教授,然后教授,博士生导师的她,应该是一路风调雨顺,书生意气,按部就班,十五二十年间便可李芳学界,桃满天下的,但就因为属羊,中国传统的生肖宿命论时常把她推到茕茕孑立的一角。

她去国之前,已有三篇合作课题学术论文发布;2013年已经是很权威的一门专业课程的主考。

如此等等,即是上述我对她留校的约莫。

我去大学看望她时,很坚定我的判断。

与我的家人和众多亲友的个人资历,翎的最大不同在于,她是医科出身的。

她的专业是影像医学与核医学。

翻阅过她的教材,我虽然完全不懂,但我喜欢看图。细微、精确、密集、条理、构架、出入、反应、作用。我是从这个,推导出类似人才的大脑素养,绝非一般。

翎在决定她的合法婚姻之前,“先去一趟”,待了差不多半年吧,回来,走了。

彻底的走了。

翎告诉我,她结婚了,在法国一个小地方。

那地方或许跟她的人一样:1米63的高度,不到55公斤的单薄,脸面的青春痘透露出内心压抑致使的内分泌失调,而她干净,简单,从不追求衣着的时尚,没有特别大的动作和表情。

把翎当做一个普通细胞来看,她的意义微乎其微,而如果她犹如受孕于学科知识的受精卵,那么这个细胞就会开始分裂,以级数分裂,直至新生命的成就,我们才能知道她的能力。

她在2014年的4月给我发来一张她单独在法国家里的照片。

那是她婚后的生活,木桌上的早餐,水果,饮料,生菜。

她很自然,与左侧落地玻璃窗外的草木和砌墙石共存。

自然。

我为她庆幸。

之后一年,十月,偶然在法国的中文网上,我读到一篇文章,内容关于“法中新制度主义组织社会学视野下的教育组织研究比较”。文末的署名是她, “作者简介”是“图卢兹社会科学大学社会学硕士”,配有她的照片。

再后的2016年2月,还在同一网站,也是署名和作者简介了的她,发表的文章是对“法国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的理论构建”的表述。

大约是2017或者2018年,我和翎相互加了微信。我忘了,她当时告诉我的,是她在芬兰,或荷兰。

今天,看她那上面的所在是巴黎。

嗯。

医科,文科,国内,外国,未婚,已婚;然后,其它。人啊,即便只是一翎,能在天地间最大可能地自己、自由、自在——多好!


2019-11-0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