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三哭

发布日期:2019-10-06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家人说:“打伞”10日夜里十一点去世之后,有五天的时间,我失忆的厉害,所有的提问都关系到田的,语不成句,即说即忘,反反复复‘有几次还说自己头晕,咳嗽,想吐;整日以泪洗面。……直到16日,田的“七七四十九天”后,受人提示的11、12、13、14、15日那些事,才渐渐地有了模糊的印象。

最让家人痛心的是,看着我痛哭,泣不成声,他们束手无策,陪着流泪。

劝说中,大多在探讨:为什么会这样?

今天,把我的认为和家人的探讨,归纳记述于下。






第一,田是外用药物超剂量中毒身亡的。

1、我是用药失误,是直接的罪人。

一向注重程序,在乎细节的我,那一天竟然嫌麻烦,为了看清药瓶子面上贴的说明,没再去拿老花镜;以为也不过像以前用的碘精那样的药液,不但一下倒了三分之一瓶的量,而且在自己受到一股刺鼻的香蕉水味后,还认为这样才可以彻底杀灭田皮肤长期受螨虫侵扰的痒痒。






田去世的第九天,我才看清楚“【用法与用量】药浴、喷洒或涂擦,配成:0.025%~0.05%的溶液”,而我给田的竟高达二千到四千倍!

2、过去用碘精药液洗浴后,我都有给田套上防舔圈。那天没用那个圈。那个圈一直到现在也没找见。田会在洗澡后舔干自己前肢的毛,那天爷爷看到他也这样,不以为然。实际上,药液通过皮肤毛孔渗透入毛细血管再到心脏,引起田的心脏衰竭,是他重度昏迷的原因之一,那么,前肢毛所有的高浓度药液从田的口腔进入,直接导致胃、肝脏受损,这才是为什么田连续三十个小时,都以胸、腹部紧紧的贴地昏沉。包括田时隔二十多个小时后的大量饮水,连续喝下五盒冷藏的酸奶,爷爷误以为田开始好转,其实是他用冷饮来压制内脏的发烧。







第二,8月29日以后,家的风水被爷爷破坏了,田最后以死谏言。

1、小书房改双层8月23日完成;29日爷爷将书房前左侧安放大花瓶的桌位,由坐东朝西转变成坐北朝南。2019-09-02 写记“八月里的两次折腾”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348.html 尚不知原先的“平安”格局被破坏。实际上,从那改变到9月4日,我先后在家室内摔倒二次,都是在小书房的平台面上滑着向后倒的;另有二次差点跌跤,都是在书房门口“平安”桌位旁加放了按摩椅而绊到脚的。这些,都没稍微引起我的警惕。







几十年里,爷爷对任何摆放件、挂件的大动作,都以“头三天诸事顺利,则大吉,就此;一般无恙,中吉,可用;三天内,发生不顺或不利,则当即丢弃或复位”来嘱咐家人;家人也都严格遵从,皆平安无事的,而这次,即便9月5日田以反常的姿态,突然把试图帮助他的爷爷,一头撞倒到墙角,倒地的爷爷胳膊肘碰翻了角落的箭筒,瓷器碎片尖刺爷爷的右小腿后侧流血,田却一反往常犯错误后的愧疚,神情出现特别的诡异,爷爷也还没警醒其中的“为什么”。从这一点来想象,倘若不是田的毙命,爷爷必有大难。唯一田大义而亡,方才迫使爷爷觉悟。

2、田去后的第四天,安放大花瓶的桌位复原,再现之前的“平安”格局。







第三.田的此生为我而来,天命如此。

1、我们在接田进家的前三个月,一直把他作为狗狗来培养。直到第四个月,爷爷感觉到,他跟其它狗狗不同之处甚多,有了第一次告诉家人:“‘打伞’他不是狗狗,他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那以后,爷爷对田的感悟,愈渐增加并深刻,包括田具有人格,甚至他比一些人更恪守人的道德和尊严。

2、到田去世了,家人才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打伞’今年四岁七个月,如果正常,他可以再活十年,甚至更多几年,那时候,您也八十五岁高龄,老人家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打击。”“所以,‘打伞’他自己也看出来了,他就提前按照爷爷的话去了。爷爷一定要他做人的啊!”







3、我写过命、运。我在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7/231.html  2007年3月15日的日志“【我与命运】管理生命”中,留下过一次文字的说法。

田的“运”被爷爷所毒害,而田的“命”乃为爷爷而生,而来,而去,而离。我怀疑这究竟是不是田服从了天之授意,大义赴死。






















4、有一个田必死于此的预兆:2015年接他进家门时,我们特别高兴地把他抱到桌面上,给他拍照,背景就是平安大花瓶;以后好几次也都让他在相同的位置拍照。平安大花瓶成了他身高的参照物。

那天,我们复位“平安”格局时才察觉:田当初拍的拍照,脚边还有一台仿古的音响功放器,是爷爷怕真空管蒙上灰尘,不好清洁,那之后的几时间扣上了半透明的塑料盒,以致再也没有了田的那桌面,平安大花瓶的前面的,仿佛有个“水晶棺”,或者追悼会上的“骨灰盒”……

罩子丢掉了。


2019-10-0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