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老态

发布日期:2019-10-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还有十年的生命。

我屈指计过,那时,我已经八十五。

田如果在爷爷即将八十五岁的时候老死,那,爷爷大概在他死后的三五个月内也会走了。

家人在田走后,这样对我说的。他们认为田的离去,对爷爷的打击在这个家室里是前所未有的。所以,他们因此还想到:田的离开,是天意;是田接受了天意,以武士的精神报答爷爷的最爱,也是“听从爷爷的教导‘一定要做人’,才离开的。”

不全上人的说法则是:“因居士之前的积德行善,从而获得了现世报。”

我第一是明知佛祖释迦牟尼本人从未有“轮回”说的,第二是我不唯心,我必是要见识而不幻想的,所以,对田的“投胎转世”,内心不以为是,然而偏偏又一次又一次这样说:他在世时,我无数次这样叮嘱过他;他走后,我一再这样祈祷希望其能。

在田离去后的第七天,也就相当于人类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竟然希望他过了奈河上的那座奈何桥。在田离去后的第二十天,也就相当于人类第一百四十天,我们家奉送田的魂灵回归东土——他的祖籍日本国秋田县。

按日本神道教“亡者的轮回,再来人间最少要三十三年,有的甚至要五十年”的说法,倘若天意许可,那么最短时间内,也得我到得了一百零八岁,才能见到转世的他!

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二十天里,尽管以个人顽强的意志力和历练的心理素养,悲哀的情绪已经渐渐地平伏,口语不再卡壳,语言能力已经康复到能够与思维同步的水平,心率和血压在日常药物之下都平稳,体力也有,但视力再也无法清晰如之前,听力更是衰退的厉害;最严重的莫过于记忆力:田死之后的四五天经历的,我失忆的到现在,都还没能找得回来,更后每天新做的事,前一分钟还想要的什么,下一秒钟就怎么也记不起来!每天都有事忘!每件忘的,非得有及时笔记,否则重获的几率几乎为零。

较之前为求静修而离群索居的自我,现在更要独处。

除了每十天一次去超市购物必要的出门,别无下楼。

因此,我不明确自己还能不能为行旅而连续在一天里步行八个小时。

重要吗?

心已出世,在好空旷,偶遇的人,皆我愿见,不羁缘分也。

生平以明白、准确、清晰为完美之最基本的,我现在竟然只能模糊,竟然只能尽量阻止最后失聪来的缓慢些。

生平坚持勤勉,不肯一分怠惰的,我现在竟然想歇一歇。

只是,我还在竭力抵挡怠惰。

抵挡的方式之一就是:每晚看一部或两部电影。网站下载的。

即便刚看完一秒钟,就无法记得起片名,但我紧接着还是做了登记:评分、看的日期、简单的感觉。

我抱着他看。

看完,登记好,再抱他睡觉。

他是小田走的第八天,来我们家的。

一只小狗狗。

“小屁孩”

布绒的


2019-10-0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