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前些时忽然来到那白茫茫的荒野

发布日期:2019-06-30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尽管自从玉玲姐被确诊为肺癌的10月开始,对她不久必将一去不回的远走,我心理有足够的准备,但是到5月她真走的那一刻开始,我还是身不由己地忽然来到一片白茫茫之地!我的身体力行虽然还可以精确,但是精神却无措到不知自己接下去的某一天,会去做什么,能做什么。

在那天以后的四五十天里,我每天还照常写日志,还看书,还在下载网上的电影,还继续照顾我的家犬小田;我的作息时间一成不变。

然而,这是我形体的表象。

没有人能看得出,我的心不在焉。

真实的我,有魂魄而无肉体的“我”,忽然被带到那一片白茫茫之地——以前,我多次来过这里。

这里,是《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宝玉出家后,最终一面父亲贾政,于荒野驿外,雪停之后的泊头岸边。

宝玉的身上还披着他旧日的大红猩猩毡斗篷。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格外显眼。

我二十多岁起,大凡自己走投无路之时,都会不自觉地,来到贾宝玉的“这个地方”;直到我魂魄回归到现实里来,我才说它是“那个地方”。

所不同于宝玉的:他是由一道一僧架着来的,为的是值得他前来拜别的父亲,来去皆有路径。而我?茕茕孑立;总不知自己怎生来到,也无从确定自己往下的再怎么去。

这段日子,我先是突发决定“离开广州,回福州”!有一种不回家,必旷日持久忐忑不安的预感。

回到家,清洁家居的所有——几乎完全被老鼠们踞为己有的一切:清的清,丢的丢,扔的扔,淘汰的淘汰,洗的洗,晒的晒,……不到80平米的住室,竟然花了五天!

这五天,我很清楚:我是在自己家里。

五天之后,我的魂魄又来到这白茫茫的荒野.

每天的日志,都藉一幅古画,题一首近体诗。五十天里竟然如此了41首!

魂不守舍。

须要休息。

得拖自己的魂魄回家来。

我不得不开始追究:现实的内心世界,与心理准备的局势,二者怎么会有这般反差,而且极致?

惟找到这次心理的源头,方才晓得魂魄游荡的原点。

从玉玲姐走的那一天,往前推,三百七十天里,六位我的同年龄段人故去。

其中,最使我惋惜的是,交情长达四十五年的木水老弟:文字的,忠义的,家世的,……在2018年3月29日他去世后,关于他,这一年里,我断续写了四篇日志,以追思我再也不可能交情到那样时长,那样刻骨铭心,那样随从于我者:

旧文聊当木水祭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7/7928.html

菜花菊花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7971.html

谁在唱这首思乡曲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625.html

怀念尽然莫名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664.html

再就是,最让我刮骨割心之痛的是表弟郭鸿景之脑溢血,在2019年1月24日他去后的月忌之际,我连续追思了四篇:

此去经年应良辰好景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872.html

多情多感多病多景楼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873.html

多景楼中回头一笑空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876.html

景阳宫井剩堪悲肠断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877.html

最近的是玉玲姐,她最使我大脑完全空白,又最令我认命,我也接连了四篇日志:

奈河遗玉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196.html

玉碎瓦全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199.html

冰肌玉骨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201.html

瑶林玉树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202.html

日志这些,哀伤的是已故的至亲,确实的悼念却是我自己。

我自己的什么?不清楚,但是绝非捕风捉影的虚无,而是真实的存在过,以及未来的将来。

在我停下今天的键盘时,黄昏里,手机拍了自己的照。

穿的T恤衫,竟然亦大红。


2019-06-29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