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瑶林玉树

发布日期:2019-06-29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前三篇: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196.html  奈河遗玉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199.html  玉碎瓦全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9201.html  冰肌玉骨

其中,我一直在追思玉玲姐的病发,及前后的诸事;力图能够看得更深些,理解到她内在精神的风骨和气质。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一篇名,都刻意用上“玉”字的因为。

作为男人,我很钦佩她:一个没读几年书,说不上几条道理的女人,却非凡了多少平常的人事。







姐夫名庆森。

怎么样合在一篇里,来记述庆森姐夫和玉玲姐共同的家庭,这是我从5月9日,玉玲姐走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歇过的思索。到今天,我足足想了五十天。

社会学研究者有一大部分的抽样研究是来自最普通的、最底层的、最不具典型性的个体,包括个体家庭。

我在翻阅他们家人的照片时,注意到庆森姐夫走后的十七八年里,玉玲姐渐渐地衰老了,却愈发笑的多了,跟每个孙子孙女在一起时,那精神的开朗更可与幼童共融洽。

我还发现一个特别之处:每次与家人聚会活动时,玉玲姐的衣服总是变换着的,不同的款式,不一样的颜色,却葆有一种基调:非同一般的典雅。我便好奇道:“她好爱美啊!”在获悉“全是儿媳妇们买给她的啊!太多了!多得穿不过来!”

我是知道的:无论正、负,儿媳妇能做到的,必更胜于儿子。

所以,我略去他们家人在父严母慈和子孝媳顺双方面相应的记述。











我把庆森玉玲的家庭大事记做成一张表格。之后,我似乎发觉,这一对夫妻共同创建的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底层到不能再底层的,完全没有典型故事可以讲述的家庭,正因为这样的“不能”和“没有”,才在他们的映像里,有着纯真、朴素、原生态的存在和鲜活:“阿聿记得”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797.html





















这个家最有存在感的具象是三座房屋,仿佛天命使然的三代传承。

玉玲姐为建筑在最原初发祥宅基地地上的新住屋,创作了两幅花鸟画,十字绣了两块匾。

我仍旧感想着,这是她和她的夫君共同叮嘱于其家人的祝愿和遗训。







碧绿之所以能够枝繁叶茂如玉迎风,发出美妙之响,可以追寻到树木之所以有庆幸,森森繁茂的根本。玉玲姐临终还在低吟“我到那边,还要跟他拍拖”,真让我如闻瑶林,如见玉树!


2019-06-2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