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冰肌玉骨

发布日期:2019-06-28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玉玲姐的生日好记,一是因为我跟她同庚,都是乙酉年的生人,我比她小四个月,记住我自己的,也就记住她的;二是她生于农历八月十四,翌日便是中秋节,这也好记。

2017年,丁酉春节后,我去拜访玉玲姐时,提议她写遗嘱。那只是我一时间的突发之想,本命年嘛,多少也受“七十三八十四”的影响,便说了出来。玉玲姐当时不以为事。到她大概觉得有必要写这么个东西的那会儿,已经是被初诊为中晚期肺癌的几天。

我自己嘛,2014年9月例行年度体检时,被筛查出Ca-199胃癌和胰腺癌,那头几天,就经历过这么一个“突然间意识到要立个字据”的思想折腾。我那次折腾的结果是,口头说了几件不关遗产的事,因为我没这方面的剩余。那时,也不像现在这样,欠了一笔十五万的私人借款。要是现在来立遗嘱,我就附上我的借条,父债子还。现在呢,我又还觉得,不到这档口吧!

那天,我把稿样交给玉玲姐,大约一个多月后,再见到她时,她直截告诉我“不能用”;又说“现在我自己也会写了”。她最终的遗嘱是怎么样的,迄今我也没再打听。我的原则是:尊重立遗嘱的本人意愿,才是第一前提。

《春秋农事》上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571.html  存有“代之而拟的遗嘱文稿”,时间是2018年10月17日。

而这一天,恰恰就是玉玲姐第一次住院做了微创手术的日子。

10月25日,玉玲姐出院。

之后,家人按患者的要求,如实地把病情、诊断结论、多种医治方案给与告知。

遵照本人“积极治疗,多活动身体,激活免疫力”的意愿,一边在西医门诊吊针;一边在门庭若市“只要吃我的药,活着超过五年的很多”那个“中医师”诊所看病、抓药。

玉玲姐的身子骨尽管开始消瘦,但她还可以在天台屋顶继续她的种菜,养鸡;隔天还走坡道登山!

我每天都可以收到她的活动照片。

我2014年10月以后,就是这样的:放下了生死两根绞索,独自行旅,吃喝玩乐,耗尽退休金,一年后又体检,不再有“Ca-199”的信息出现。

我当然祝愿玉玲姐比我更健康。

事实上,她真就这么硬硬朗朗,铿铿锵锵,无事无病的样子,活了下来。

2018年,是生肖属鸡人本命年之后的一年。我看过术士的 “本命年之后的一年,险恶其实比本命年更加厉害”的说法,所以,我祝愿我们都能跨过戊戌狗年,进入己亥猪年立春之后。

事情真如我们意念的走向一样,我跟玉玲姐都相当顺利地除了旧岁,迎来新年。

然而,就我看到的手机拍摄,玉玲姐却愈加的削瘦和单薄,虽然有时还能在家人的陪同下,强硬举步逛菜市场,但那步履已经蹒跚。

我让她的家人要有思想的准备:今年的清明即便能过得去,也还有端午一关,但愿能挨到中秋。

古话说的“男死单(虚岁),女死双(周岁)”,玉玲姐患的是这病,再怎么玉骨铿锵,也难违天命——冥冥中存在的却不可解释的“规律”。

3月21日玉玲姐第二次住院:肺癌开始扩散;再又得了肺炎,严重咳嗽不止,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引起心脏衰竭。医生在获得患者本人签名“同意”之次日,进行第五次化疗。

24日不得不依靠呼吸机,才减缓了各种痛苦。

25日医生下达《病危通知》,宣告回天无术

家人征求老人家意愿,她说:“回祖厝吧!”

当夜十点,雇私家救护车驱赶410公里,次日凌晨4点到家。

老太太仍然戴着呼吸机,却很安详地闭上双眼,酣然入睡。

这一觉一直睡到29日,才醒过来!

太阳那样的光亮!

儿子儿媳们这样的欢笑!

最小的孙子呀呀学语,开始亲亲奶奶!

“我怎么会回家来的呀?”这一句,才让家人晓得:原来老太太完全昏迷了整整五天!

生命,有时候真不是谁说说,能算得准的。

我在想象,玉玲姐大有可能,被牛头马面的无常鬼拖了三分二的黄泉路,自己又跑了回家……

玉玲姐每天在二楼的阳台上眺望太阳的升起,又在院子里呼呼呼一群鸡宝宝黄昏归笼,跟最小的孙子一起笑,也摸一摸狗狗小田的头,……自己也乐观,身体恢复到可以小食米粥,……可以自己上洗手间,……

意念,求生欲,在某种情况下,似乎比医药更重要。

我敢说,玉玲姐一定有跟无常差役说过:“再给我几天!我还想我家里的每一个人!我还有话要告诉他们!再给我几天!”

我翻了翻日历,5月9日酉时,也就是傍晚的5点到7点之间,最是玉玲姐享年终了的时辰。

这天的中午我赶到边岭。她见到我,还微微一笑,点了头,回了句:“开心。”

我握她的手,抚摸她的额头,皮肤已经开始降温。

天黑,大的孙子赶了几百公里高铁,到家来。

家人齐聚的那一时辰,老太太虽然得靠住儿子的肩膀,勉强坐起,但精神振作,额头开始大量出冷汗。她开始要家人帮她梳头,给她漱口水。然后,她说她还要“教训他们”——我看到,听了,都想哭:那哪是什么教训啊,那是“你要好好读书,……要听你爸爸妈妈的话……”;那是“你们不要分家,……家和万事兴,……要跟我和你们的爸爸在的时候一样,要团结,……”;那是“我到那边,还要和你们的爸爸拍拖,……”

家人抽泣,掩面。

“你们不许哭,……你们都要好好的,……”

我在帮助清理玉玲姐的面容和口腔时,她的肌体已经很冰很冰了。

家人舍不得老太太走,低声地千呼万唤……老太太死去活来了多次

直到5月9日22时45分,眼看亥时将尽,眼看老人家彻底不行了,一家人这才按乡俗搬移其床到祖屋。

一小时后的23时55分老太太寿终。

那时日是:农历己亥年四月初六,子时。


2019-06-27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