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玉碎瓦全

发布日期:2019-06-2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玉玲姐的遗物中,最有重量的是一箱信件,足有三四十斤。而且,所有的信件,去往和复来的,包括有台湾方面的政府、海基会、民间组织;香港方面的相关人士;再就是大陆的海协会、省、市、县的台办。全都只为一件事:找寻在台的梁子明老先生或其家属。

这件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海峡两岸关系相对宽松以后,慢慢地成了玉玲姐的一个心结,而且随着相关人物、事情的轮廓逐渐明显起来,这一心结竟然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感觉到是个死结。






我受玉玲姐之托,曾于2011年10月、2013年4月,两次为之书写信件,《春秋农事》日志载有  http://cqns1946.com/contents/3/2610.html  “代拟寄台书信备考三件”,可见。






正是因此,我比较多的听到玉玲姐的讲述。在梳理事情来龙去脉的过程中,我从听故事一样的情状,转而以现实的观点和分析向玉玲姐提出建言,再就她单枪匹马生命不息此事不止的具体行动,确认并钦佩她究竟的目的,还不免担忧她的心绪。

4

为了明晰事情的大概,我梳理出相关人物的关系图。

那么,人物和事件则可简说以下:

一、梁子明,结发吴秀英为夫妻,亲生女二,长梁惠英,次梁惠兰;抱梁蔚林为养子。吴秀英病逝时,二女一子皆幼,遂续弦胡冰清,再无生育。在两个女儿先后出嫁,各有夫君的此后1949年,任国民党当地县主席的他,只好携家室胡、带儿子蔚林离开大陆,前往台湾。此时,其长女惠英已生育三个女儿,即他的外孙女玉梅、玉琼、玉玲。最小的1945年生的玉玲已足4岁。

二、1949年末,梁子明在大陆的房产全部被政府没收。

三、1949年后,两岸阻隔,梁子明从此未能返回故土,连家书也无敢寄往大陆,恐怕连累家属。

四、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大陆的梁子明长女梁惠英病重,临终前尚能理解大女儿、二女与生身的父亲地主成分家庭划清界限,没有往来,便再三交代留在身边的第三个女儿“你一定要找到外公!”

五、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台、海两岸关系开始松动;然而,待梁惠兰收到梁蔚林的家书时,方才获悉他们的父亲梁子明已作古多年。梁惠兰一家未将此事转告梁惠英的遗属,而是由她的丈夫应梁蔚林之约,在香港见面。

六、2002年大陆官方应在台梁蔚林的要求,开始落实梁子明一家去台人员政策。政府在摸底之后,通知了梁子明的两个女儿前去办公地点登记。大女儿梁惠英的遗属三个女儿,即梁子明的外孙女,老大玉梅和她的丈夫一起去;老二玉琼说“你们派代表去就可以了,我就不去了”;老三玉玲在湛江,因丈夫住院,自己的腿脚受了重伤,无法行走,就没有去。那么,关于政府后来如何落实政策的事情,至此,仅有梁惠兰家和陈玉梅的丈夫知道。

七、此后,大陆官方对梁子明的土地和房产给予巨额补偿一事,社会传闻甚多,直到这时,梁惠英遗属的三个女儿才开始追究事件的走向和真相。

八、大陆方面梁惠兰家一口咬定“舅舅没来找过我们,我们也没找到舅舅”,但在多次追问“香港见面”的事情之后,才不得不拿出台湾来,信说“是舅舅他把全部事情都委托给了我”,她所说的舅舅,即台湾方面的梁蔚林,这时已去世。再就是梁惠英遗属的大女儿陈玉梅也死了,曾参与过其中事务的陈玉梅丈夫保持缄默。

九、在其他后人都认为“补偿和外公的遗嘱都已经被拿走了,台湾方面又不再接话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呢”之说法下,玉玲则更加拼命追究。她说:“我要的不是钱!我要的是事情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不给我们知道!为什么连我外公不在了的,也不告诉我们!”“我大姐陈玉梅就是被他们这样活活气死的!”“我就是不服!”

我曾经劝说过玉玲姐:“算了!赔了自己的老命,更坏!”

玉玲姐倔的很:“我不要钱!但是,我要按照我妈妈说的,一定要找到外公!我就是一定要揭露他们!”

我想到古话说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玉玲姐走了,玉殒香消,但愿她在天堂,见到她的外公,外婆,母亲,舅舅……


2019-06-2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