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奈河遗玉

发布日期:2019-06-26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5月9日23时55分,玉玲姐离祖屋出走,其家人痛哭不止

在临时加装的照明的光亮中,我按旧日乡下人的传说,去想象——

她一步三回头,看住房,看祖屋,看儿子,看儿媳,看孙子,看孙女,看鸡宝宝,看小田,看木瓜,看甘蔗,看池塘,看荒田,看村子,看边岭,看无尽的阴阳黑白。

至此,仅三百七十天内,我竟然经历了六位同年龄段人的故去之事!其中四位我又都做了临终关怀,内涵当然是诀别。

相比前者,玉玲姐乃我所见人中,最能以自身的求生欲,来与牛头马面无常鬼抗拒的。

去年9月30日因久咳不愈转而胸闷气短,不得不去就医的她,被初步诊断为肺癌中晚期。次日住入医院,10月17日微创手术,25月出院,确诊为小细胞肺癌。医嘱:先口服药,配合吊瓶,往后根据病情再做放化疗。

家属个个十分紧张,而玉玲姐则显得毫不气馁,直面生死的同时,让我先为她拟一遗嘱文件稿。

关于立遗嘱的事,2017年,同是本命年的我,春节过后就提议她当立则立。

当时,她站在楼梯转角层,笑道:“立遗嘱,有什么意思呢?”那语气明摆着就是“大可不必”!

我提醒:“你有房产啊,你有四个儿子,两个孙子和两个孙女啊!财产怎么样分呢?你立了遗嘱,就有个依据,免得不必要的后患啊!”

她顶了我一句:“有后患好啊!我在天上看他们怎么样吵啊!打起来更好!”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一位母亲的作死心态!

接下来,又听她说:“吵架了,打架了,那就说明,是我没有教育好我的儿子嘛!”

我这才不得不钦佩这位母亲深邃的底蕴和对儿子的自信。

玉玲姐的《遗嘱》,在她走后第七天公开。由长子宣读。全员听后一致赞同:“很好!”

那一刻,我,一个曾经参与文字的亲戚,真可谓如释重负。同时,似乎冥想到还在黄泉路上的玉玲姐灵魂,是带着无比自豪的神情,渐行渐远的。

玉玲姐就这样——每七天回来一趟。到今天,第四十九天,总共走了七趟。喝了孟婆给的汤水,上了无可奈何的奈河之上的奈河桥!

从此,她再也记不起此前在世的所有的人事和一切的际遇!

她唯一的继续是往前去,去实现她离家前的最后一件心愿:“到那边,我还跟他拍拖……”

这是距她生命终了差不多只剩十二个钟头的那天中午11时02分,我在玉玲姐的病榻边,耳闻目睹到的她低吟的此语。

由此可见,与庆森姐夫阴阳相隔一十八年的日日夜夜,玉玲姐内心所有的依恋之根本和第一的亲爱,有着怎样的执着。

玉玲姐留下一只玉镯,是庆森姐夫赠她的信物,如此遗给后人。一件人生在世圆满的实物,一个无始无终周围了中空的回环。


2019-06-2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