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三白粥

发布日期:2019-04-18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12号以来这些天,我颇受苦。

再一次开始发作牙龈肿痛,口腔微红。

医生说我熬夜过多。

打针无效。

吊瓶不济。

接连服药,药效起少。

神志有些昏沉,心率还是快了,血压仍然不降。夜不能寐,昼魂散落,元气大伤。时至今日,六天已。

我是不肯再吊瓶的,省钱第一,怕副作用是第二,认命在世本来就是受折磨修炼的乃第三。想到此,嘿嘿!果然现在好了许多。

想必,再两天,可以彻底的康复。

这些日子,餐多喝粥,早上配一枚水煮鸡蛋。

这粥有个名称,曰“三白”。

一白来自大米,二白因为猪油,三白加入食盐。

在滚开的大米粥里,凝脂猪油溶解,细盐晶粒化开,三者一并调和出的那香,那滋,……由不得让我回味七十年。

七十年前,这样的食法,是我幼年、童年绝大多数的吃法,而且不止是绝大多时的早饭,有时晚饭也吃。只是盐粗,米糙,粥稀。

邻里几家的小孩们这么食的也有,但不见得多和经常。他们更多时候一碗粥的下饭菜,是配一筷子沾了酱油的白豆腐,或者一片很咸的咸菜头。

在以前若干篇的日志里,我说“我们算是殷实人家”,跟这事实是有关的。

我的父亲是邮政局的职员,有稳定的收入。即便这样,除我之外的家人,我的父亲,我姐,更别说我母亲,他们都没能这么食。毕竟这是富奢的。

我的母亲坚持这么养我,当然是按土法说的“进补”,“打底”。

随着我的长大,会咀嚼不至于囫囵吞咽之后,这样的食法逐渐减少。最截然不再的,那就在跟姐去武汉以后,我已十二,年份到1957年秋起,异地的饮食习惯区别太大。更别提,再接下去的困难时期,就连想都没可能想了。

即便后来时过境迁,物质慢慢地充裕,但还是俗话说的“路不走就荒”,这“三白粥”的食法,亦可谓荒芜成古道矣。

没实际再这么食,并非从未再想起。

我也曾这样喂养过我的子女。

我也曾被“动物油不好,要食用植物油”诱导成惯常之初,为“从前我们都是吃猪油的”辩解。尤其在不同时间段,不一地方的医生,予我“体质相当好”定语的当儿,我心怀无限感激于我的母亲给养和舍己,我的父亲的资补和支撑,以及我姐的恭俭让。

隔了很久,相当久了,这次自己再这么地作食,因入口之滑润,吸鼻之膏香,到胃之温饱,更感个高的整体与“进补”和“打底”的关系。

当然,于我只是七十年前,只是七十年间,但于世,于人类,可以想象更早的很早的古代,甚至远古,就有以这种方法吃喝的粥,只不不过直到民国,那时的人还说“猪油调粥,加点盐”而已。

“三白粥”这叫法,是我这次苦中作乐,想出来的。


2019-04-17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