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想我早死的人没增没减

发布日期:2019-04-16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印象里,清明前后气温变化大,老年人死的多。

清明的中午,我还在去往罗浮山的车上,接到同一陌生号码的第三次电话,显示“福州  电信”,怕闪失了熟人急事,还是接了。

“你是小□吗?我是□□□啊,……好久没有联系了……”说话声的微颤和刻意的压低,让我深感其异常于以往任何时期的爽快和明朗:“我现在有件事请你给帮帮忙……我需要两万块钱,你能不能借给我,我以后有钱就还你……”

我第一反应就是:“您怎么可能向别人借钱?!呀!……您现在是不是旁边有人?!要不要我马上报警?!”

“不需要报警。情况你就别问了,好吧?!”

“您安全,那就好。我现在还在惠州,广东的惠州,再过一下我到达了,就给您汇去!……您几十年前是我的老领导,何况您当年有恩予我!……您一定要保重自己的安全!随时保持联系。”

对其人处境的安全还是不能放心之情况下,我拨打了认识他我的一位老友的电话。他们是九秩当下的同龄人,街坊也近,又偶有诗词交错。

这位一听我这么说,也担心他会不会有意外,就打了他家的固定电话。确认:一、在家;二、安全;三、确需借二万。

这就好。

接下来,就是汇款的具体操办。

虽然我本身还有借债,再发话说我需要,还是有个来路的。

微信汇款每天限5千元。

罗浮山酒店的ATM机器不能汇款。

只能10日回到广州。

我把现在的真实状况报告给了对方。对方说:“那就十号吧。”

由此,我有时间来推断:

1、这钱不是其本人和家人所需。

2、这钱是因为别人,他不交付不好。

3、金额不大,时间不紧,可知那“对方”未必真要的是钱。

得到这么几个分析:

1、其人怎么可能向人开口!之所以开口,就是万万不得已。(关于这一点,共识。)

2、会向你开口,当然是考虑到你们之间的关系,尤其你说有“恩”。(反驳是:是的,最早他帮助你就业,后来帮你调回福州;而“你以同样的方式帮助过他的外孙女出国留学啊,不也省了他五六万块吗!”)

3、当然知道你有钱,拿得出手,还有就是你的为人。(有没有钱,只有我自己和家人知道。)

4、很难有钱还。(这一点,我当然知道。)

5、你以后还会和他来往吗?(我是不会再主动的。理由:若借出钱的去联系,人家以为要债,不好。若我没借钱给人家,我负疚。今查:2010年9月其八十五岁诞辰后的次年,我就没有再联系。)

唉!真是夜长梦多——从5日到7日的下午,我的思想就这么折腾,愁钱和筹钱不是第一,第一是怎么能不至于他“猫吃不到鱼反惹得一身腥”,而我也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7日的下午,这事这么处理了:礼貌但明确说“我们家还在还贷”。

其人道:“他说十日给我汇款的啊!”

没了。

我很小的时候,听说过:杀人的人一定会把被害人的两个眼珠子挖掉,因为“瞳孔里会留下凶手的影像”。

好些年前,听警方介绍:绝大多数入室盗贼最初的动机只是谋财,并无意害命,之所以后来突发变成凶杀,最重要的是盗贼害怕自己的真实面目被识别,再加上有时物主的竭力抗争,于是激发了非杀人灭口而不足以防患举报的情绪失控!

我现在以为:九十五耄耋之人,一辈子都豁达,都富足,都满载荣誉,视名誉为第一,腰杆子硬硬朗朗的正人君子,绝不至于想要我早死,但我早死肯定对这事的于他有好处。

为什么?

因为我不但没借钱给他,反而因为这事,大有可能猜中了那“对方”是什么人。

所以,他不能告诉自己的老伴。

所以,他不好向儿女说明。

所以,他只能寻找一个与旧部无往来、与他共识之人少之又少的百分百可以的有钱人。

我被选中。

恰恰他没想到我没钱。

偏偏我真的猜得八九不离十那“对方”。

“对方”必然符合一些几点:

1、异性。

2、精神知己。

3、老年人。

4、当前危难——不治之症病重,家庭经济有难处。

那么,他情所难免当然执义要去探视。何以钱为?急人所急是。

这么一想,他在我这个没借钱给他的印象里仍是大丈夫,是有德的君子。

这么一想,他便成了一个尚不至于咒我早死的人呢!尽管他必在内心谴责予我忘恩负义,我也认了。

我这一生,咒我早死的人还真有。我是皈依时受过“三戒”,其中“不妄语”就包含不说不切真实的话,所以,尽管具体的我不说人谁,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已知的死者都比我早了去。

我从不认为诅咒可以断送人命,就好似我不认为祝愿可以增寿,不认为好人就会平安,不认为好人就有好梦。然而,敬畏神明之心是必要的。

经过这番的内心折腾,感觉因为我又一次将人往好的方面想,其人在我的印象中没有受损,即使我虽无善举,但免于一被咒,就是。

这事过后,12日夜晚10点半牙疼,又是上火。与上一次2月下旬的症状一样。口服所剩的盐酸左氧沙星胶囊、布洛芬缓释胶囊,13日0点20分感觉身体各个部位发痒。然后越来越痒。大痒特痒!剧痒!找原因:以前也服同样的药,同样的剂量,都正常,那问题就出在这次不是用白开水送的,而是顺便喝了浓的黑茶2杯——茶水与药物起了化学反应!  

于是把空调开到17度,裸体坐在送风口冷却,再用电吹风对局部进行热敷,快喝3大杯白温水,以期加速的心跳趋向正常,升高的血压下降,开始微肿的脸部和脚趾头缩水,血液中的化学物质因水稀释后通过排尿减少!两个半钟以后的3点,以上逐步如愿实现。4点15开始睡觉。13日以为可以服药消炎,挨到傍晚,受不了,去打针,等于零。又一夜折腾。14日下午再打吊针,夜晚无痛,深睡到今天下午3点。

我知道,正因为我最近一事无善举,头上神明还是判定我有所虚妄,有所不该,遂惩罚了我。


2019-04-15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