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景阳宫井剩堪悲肠断

发布日期:2019-02-2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在现实面前,家属不得不接受依景118日“入院后肌体内部脏器开始陆续衰竭以至腐败”的事实,249点办好出院手续,院方摘除下的各种外接仪器,只留下呼吸氧气的接口管道,改接驳到自租的枕头式氧气包,10点半租私家医疗车送回家。

18日午间我曾预告21日子时他将寿终。21日医生上班后宣告脑死亡,不幸被我言中之后,24日中午,我又说这天19时他过不去。

把他回到家后,我为之做临终关怀,取下呼吸管道,清洁口腔,梳理头发,抚摩面容,做了临终关怀。

他好似熟睡,竟然发出肺腑之声响。

依景20191241810分寿终,195548日出生,享年六十五。

接着的丧事操办,就全交付给“丧事一条龙服务站”。

今天是224,依景走了一个月了。

当我整理这些手机拍摄的照片的时候,仍然很难克制自己内心的叹惋,尤其在截取录像画面,听见那哀乐声,悲戚难抑。

最令我久久感触不愿做了即是的,是第16框的下方三幅:人生的走向。

唐·李商隐的《景阳井》“景阳宫井剩堪悲,不尽龙鸾誓死期。肠断吴王宫外水,浊泥犹得葬西施。”将之用于我的表弟郭鸿景,是我在千古的诗文河流里,捞到一首比之更让我的情感可以融入的无能。

我把“呜呼!”咽在肺腑。


2019-02-24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