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多情多感多病多景楼

发布日期:2019-02-2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昨天在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872.html  “此去经年应良辰好景”我写到依景家把祖业和自产加算起来合计,于是,他们心里有了可获拆迁补偿款“哈哈哈的大数”。

那么,会是个什么数字呢?

第一、二百多万元现金;第二、无需交、补款的105平方米、60平方米两套安置房。

在我半开玩笑半真试探着说向他们借钱时,实际上他比第一期杨村的还更早,实打实地拿到现金已经半年。

知此,由不得我内心弱弱地感伤:两家姓,说兄弟是“表”,却一锅饭吃了几十年,有一回他甚至为我真真实实肯舍生命而行义,我和依景从来都不用对方开口,相应一方的人或物或钱就已经到位;唯独这一次,他只字不提。

唉!

我这人,对依景心无收藏,口不遮挡,这回找了个时日,他们一家人都在场时,却挑拣了字词这么地笑说:“如果有一天,我说向你们借钱,那你们就直接说‘表伯,Bye-bye!’”

我这么做,近乎发誓,是对自己做了警诫。

我知道,至此到我死,也不会再向他们家提“钱”的事。

然而,我不想因为这样,而不急其所急,帮我该帮。这时,我说:“规划办说是原拆原迁,却不晓得要几年。你们直接搬到我这城里来住,反正我多半不在家。物业管理费我会交好,你们不用交房租。随时全部搬来吧!”

看似没问题的这当儿,问题偏偏就出现了:依景说他脚面肿了。

我凭借自己十年的经验,带他到省立医院去就诊,挂心血管研究所博导老专家号。老专家让他先按她的第一次处方口服一星期,注意观察和记录药后的身体状况,一星期后根据记录她进行调整。

依景口服三天,抱怨:“医院的医生全都在骗钱!一点都没见效!不吃了!一回挂号就要五十块!全做骗的!”我劝他服完一星期。他“不!还不如我自己抓中药来吃!”

三天后,他电话告诉我:“我的脚肿开始消了。问题是,大腿不能碰,一碰就痛!”

我再三说还是去省立医院看那专家吧!

他就说:“我跟你的病情不一样!我还是继续吃我自己抓的中药……”

我还劝:“你三叔传给你的是跌打损伤秘方,不是治心脏病糖尿病的哦!内外科汝先分清楚啊!”

两个月后,他竟然把先前在家给人按摩治疗跌打损伤的活,移到城门镇开了门诊!还是上代人的秘籍,亲自传帮带他儿子。一个收100块钱,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有十个客人来。

我说晓得推拿是很要气力的,他的回话也不无道理:“虽然使力,但是我把它当作锻炼身体呀!没事的呢!”

他儿子还把墙壁上挂的多面类似“郭鸿景医师  华佗再世”的锦旗拍照发给我看。

我大吃一惊:“汝可千万别挂啊!无证行医,万一出了差错,有人告发,汝可能是犯罪的啊!”他说:“没事!”

我们的话题随时在改变。

知道郭宅许多旧宅街道已经被轰隆隆的大型机械所摧毁所推倒,依景的五层楼房和旧宅院落还存在。有如宋·柳永《雪梅香·景萧索》写的:“景萧索,危楼独立面晴空。”我问:“你怎么还不搬啊!”

他道来:“多住一些日子吧!我一生都在这里!你过来啊!这里有你的,我们的所有事情!”

相处六十多年,从未知觉依景也会抒发感情的我,突地把我丢到宋·苏轼《采桑子·润州多景楼与孙巨源相遇》:“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楼中。”

现钱拿到了,老宅还在着,城门的推拿还在继续,我在怕他出事的事并没有发生。

依景出事了!

其实,上篇我所引宋·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的“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并不是完整句。完整句是“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2-2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