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此去经年应良辰好景

发布日期:2019-02-2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昨夜元宵,己亥年的春节正事到此好了。

现在来说说表弟依景的事。

以为2007年1月业已写下“杨村根系”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2154.html 和“太阳在东边落下升起”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7/170.html 对分散在后坂、叶下、林埔的姑表,郭宅、信平、南平的舅表姨表,有过笔记的群体着落,应该没什么要再单独落笔的了,没想到于今又有必要为其中的他单独作文。

“依景”是昵称,真实姓名郭鸿景。“鸿”是辈分,“景”才是名。

他是我三位母舅中大舅的第三子,其上有哥依瑞1948年的,姐依萍1951年的,弟依强1961年的遗腹子。

依景是1955年的生人,属羊。术士批命有两种说法,一种“男属羊闹堂堂,女属羊守空房”,另一种“男属羊,黄金堆屋梁;女属羊,孤命守空房”。究依景的命运来看,他有太多“闹堂堂”的实证。

“三年困难时期”,他童少,一碗水下肚,举一根前端系条缝被粗棉线之小竹竿出走,便可镇日随处田野,直到夕阳全部抹黑了上空,他才一身泥巴黑糊糊的回来,四五六七八只已经叫哑了嗓子的青蛙。家里人就拿它们来熬一锅汤。

因为他倍受风吹日晒,所以反倒他的体格最结实,从小到十五岁,就没生过病。十六岁左大腿外侧长了个疮,小小的不足一颗黄豆,撒盐巴无效,没几天发成一个酒盏口大,大人们给了各种偏方,直至烂成小碗口的样子,他痛得浑身冒冷汗,气喘吁吁,也没哼哼。他三叔我三舅这才下决心背他去上了中医院。医生说:再迟,毒就随血液扩散到心脏和大脑,那就没命啦!

那年月,他的父亲我的大舅已经过世。

七十年代初,他的腿疾初愈之后不久,还在“文革”时期的郭宅竹器厂,年青的工人全部被迫离乡背井去北峰改造。其间,他的祖母我的外祖母寿终。

夏季的某个休息日午后的三点,他哥顺便坐人家自行车后架下山回家,中途摔死。

“文革结束”,乡镇企业倒闭,七十年代后半叶,无所生计的他,凭借他三叔单传的武功和跌打损伤推拿按摩术以及秘制药酒配方,他开始加入“码头帮”,收“保护费”。数年后以他弱而偏小的个头永远在人之下的相貌,更以诚信和道义、受多少徒弟的膜拜,他当年竟然成了一派的首领。我是这次春节之前才晓得的。

恰是八十年代初“严打”,他患了急性肝炎,黄胆,三叔把他送到郊外一家部队医院。带镣铐到郭宅的公安,没能晓得他的所在,结果因病得福,溜之大吉。出院以后,风头已过,改邪归正,洗手不干,结婚生子:长女次男。

接下来,业无定所,倒是做了香港六合彩这一站点的头家。如此等等,直到女儿大专毕业,就职交通银行,加入共党,作了主办,出嫁;儿子成年,开办了庆典公司,他做了儿子的下手。

这之前几年,先是他的母亲我的大妗去了,再是他的弟弟去了。

他自己先得了甲亢,继而心脏病,再来糖尿病。

因为他哥、他弟都未娶亲就折寿的,所以他妻说他们的儿子:将来是一柱香供三个炉的。

凭借着子孝父行母慈,他儿子不求大,不贪心,踏踏实实地做一事成一事,几年下来,发了迹,买了大小两辆车,盖了新的五层楼房,也结婚生子,也先女后男。正是宋·朱熹《春日》所云:“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就在这时,政府办在他们家的大门口用油漆涂了大大大的一个“拆”字,还画了个字外围的圆圈——得!整个郭宅乡将不复存在!

好在,只要业主有住宅的产权证、世代居住老宅基地或证明的,即可通过丈量、核实,在无异议的前提下,获得每平方米1.2万到2.4万元的补偿,还可分配到一定配额的安置房。

依景父子连同老婆儿媳一起估算了几番,他们把祖业和自产加算起来,一柱香三个炉真是好极了,再跑到拆迁办找朋友咨询过,于是乎,心里有了哈哈哈的大数,只等第一期杨村的任务完成,就轮到第二期郭宅的啦!我说他们应了宋·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的句子来着:“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

我知依景和依景知我并大事全盘相互托付的理由,前有“太阳在东边落下升起”的因为,后有他儿子中考总成绩百五十分,两个来问我怎么办,我说“读书既然是负担,那就不要再继续,跟我吧!”他的外孙女、孙女、孙子都叫我命名,由此可见。再诚如,那天我对他一家说:“你们拿到拆迁的补偿款咯,我要向你们借钱,怎么样?”他笑道:“可使啊!你来拿就是!”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2-2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