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本当写的却又搁下了

发布日期:2019-01-3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前后和依景一起呆了十天,看的不少,听的也多,感触在心,想说些的,照常应当很有日志必要的。

顾忌到这年节的,就又犹犹豫豫地先搁下来。等过了正月十五,或者干脆过完整个春节再讲吧!

事是事,情是情,事情是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地堆积着。

按去年之前的脾气,非得立马清光不可,今年不得不怠惰。有感力不从心,怕爬高一个闪失,怕平地一个滑倒,把身子骨的什么部位给伤到了。

也想过,请家政服务员来做大扫除,对比家人来打理,我都担心他们毛手毛脚地弄坏了哪个物件,搞乱了我的顺序,更是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虽然,总有一天要由着别人来做这些,但现在,我还能行,家人也就不吱声了。

怕人来送年,十二年前就声明过,偏偏还是有人非来不得心安。于是,我收下礼物,敬上茶水,陪聊些关痛痒不关事情的话,笑了自知虚实的笑,临别时也附送一份合情理的回礼,彼此又再连说几句吉利语,这才安静三五十分钟,门铃又响了起来。于是,重来。

掏心底的,其实这些都完完全全可以免的礼俗,还是免了的好。最有意思,也最能把握的,就是微信红包,发来的不去点开,24小时一到自动退回。这叫“礼节”也好,“礼貌”也罢,终归履行了“手续”。

自从子孙东西南北,抑或“各自成家”之后,抑或家小业大的,逢年过节时福州的家,向来就立体的人少,至于平板的人,那可多啦:祖宗神龛里静态的,电视显示屏的动态的……真人们真地回来的,椅子还没暖,就“我忙得不得了!得先走啦!”我心知肚明,想他们所想,急他们所急:“好!好!去吧!我没事,我更喜欢安静!”其实,我挺想有一餐吃罢饭后,不用我洗碗的时候。

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孙辈们谁都说:“我们给你买台洗碗机,不是很方便嘛!你又坚决不要!”是啊!我与智能机器人组建的智能化家庭……

所以,我老说:没有父亲的家不再有围墙,没有母亲的家没有生活。

老外说的:“孩子只不过是父母带到这个世界来的,而每个人都是为另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越优秀的子女,离父母越远”。前一句,我认了;后一句,觉得自家甚至一般般的也离的老远老远。包括老表在内走的很近的亲戚,都感叹我现在的孤单,最替我唏嘘的依景亦在其中。我自己则反而认为,这一造成,不能怪后人,怪的是我自己:虽然生肖属鸡,却不鸡翅膀下护着他们,偏偏竭力学着做鹰,使后人从小有了强烈的在野都能独立谋生的意志和能力。

得意了吗?唯以老外说的,都认了。

祖宗神龛里,有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的遗像,他们在家;我一个大活人在家;还有三个月大就来到这个家的秋田犬,我还有什么要思想的?

这便是今天的日志。


2019-01-3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