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怀念尽然莫名

发布日期:2018-11-30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郭岩山人》的博客还停在新浪的潮头,博主却已度尽世间劫波,他的冥舟如今飘到了哪里,无梦传来。所以,我每次再来,还看上头的文章时,顶上署着“2018-03-30”的讣告,更像是他三个女儿戴孝的白色头巾。由此,怀念老弟在世的与我往事,或一桩,或半件,或有年月,或无确切,或有所在,或有话语,……一概窒息成当前支离破碎的无声。

此是自然而然当然了的呢!

然则,未免让我怅然!

我独自,自我独。

我自在,在心里。

于心里,假象出——

他把家人给他穿的对开襟蓝缎寿衣黑裤脱了,将红顶棉珠青瓜皮帽摘了,卷起,扎好,搁在黄泉路道口一块巨石的背后。一个矮小的细瘦,弱不禁风的一袭白色布服,随着行尸的各色各样往前去……

他时不时地回头,向阳界这边张望,想看那些送行的人:他的爱妻,他的女儿们、女婿们、外孙们,建庄弟,姐夫和外甥,莫逆之交的文友经华和文涛,……他满眼泪光,嘴巴微张,当是在说:“回去吧!你们都回去!我没事!我可以自己走!放心!你们快回去!你们一定要保重自己!”

他身旁有个可能跟他熟的同期亡者问:“怎么不见你常常提到的‘大哥’来送呢?”他不无自豪道:“我大哥他一直在送我,只有我能感觉得到。别的人都看不到的!”

他多少有些责怪黄泉路上的干涩和枯燥,抱怨与人间所传闻的大相径庭,偶见一段因破败而暴露的阴沟,便嘀咕起:“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埔上的街面差不多!尘土飞扬!”

随着头七二七三七的过罢,他开始犯急。四七的时候,甚至已经按捺不住慌张。五七六七之后大失所望:信以为真的死后可以和过去的亲人见面的那种设想:激动、兴奋、泪流满面,……母亲的,父亲的,养父的,儿子的,姐姐的,同事老詹的,……未见其一!!!

他情不自禁地故意,拖拖拉拉地走在那时段同一批行尸队伍的最后。

待倒数第二过了奈何桥,他手里端着孟婆汤,一屁股坐到上桥的石阶上,眼前全都黑暗,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开始上桥,在桥顶凭栏而笑:“我李木水,仰天俯地,望眼欲穿,这阴阳两界的天与地与河水,怎生就都这么黑啊!黑啊!!黑啊!!!只有我这身白衣,在阴风中,如一片纸儿似的包裹住了我的亡魂啊!三闾大夫啊,说什么‘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求索’!去上啊!去下啊!去索啊!姓芈的,你跳的是汨罗江哦!叫人寻你千年!其实呢——假如投生,你怕再找不到楚怀王!假如忘乎一切到彼岸去,你担心自己除了招魂别无所长!所以,你才沉尸千秋,以人们投鱼之食为食!你不觉得自己优柔寡断的卑微吗?!你这岂不是贪生怕死的怯弱吗?!你不敢跳吧!看啊!你看着我啊——奈河!我来也!”

奈河桥下溅起一簇浪花……

别的人看不见,作为他的大哥,人世知己,我看见了:既不肯喝孟婆汤,又不肯过奈何桥的他,被河水冲回到原岸,身上被阎王爷打上了一个或若干个印章,开始了他的投胎……人世间从此又有了一个多情种:他很可能不再姓李,也很可能不再名“木水”。

那他姓啥?名什?


2018-11-29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