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谁在唱这首思乡曲

发布日期:2018-10-3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唐•李白的乐府《静夜思》,被当代人谱曲演唱,各有声色。

《春秋农事》2018年10月份刊头音画,采用了龚锣新艺术乐团的普通话和张倩的粤语,二种合成,合乎思乡的两地,又有了空间的一北一南,还有时间上一今调一古语的穿越,听视给感,我是甚觉幽雅的。

我每天都有上传日志到《春秋农事》,也还得时不时监察网站前后台的状况,所以,每个月下来,累积听当月刊头的音画次数至少二百。

这个10月份的《静夜思》,开初听,只觉其中的忧郁,后来多了哀的情绪,再后来听后半部粤语唱的还正常,而前半部普通话唱的,奇怪的感觉出现了:一回听,一个音调;回回听,回回都在变!以至于我无法跟着哼哼——有哼必对不上!

我确定是自己心理作用影响了感官的听判。

是心理!

在心里!

随之,我的内心渐渐地开始有了个个映相——皆已故亲友,是他们,一个个轮着在唱!

开唱的是今年三月走的郭岩山人李木水,老弟他会诗,也懂谱,还会吹笛,极念旧,思乡必然情戚戚。

再者便是新近去的他我同庚的郑元燊,他在世对诸多关系应当都能看透了的,至于还有没有他要怀念的人,我反倒以为未必,但他一定还不想立马就过奈何桥,毕竟地上鞋两双啊!

辉儿再三个月就足足离去十年了!他车祸罹难之前,跟我谈到歌曲,说喜欢邰正宵的《千纸鹤》。也难怪我每个月都能收到一只纸鹤。想必是那天,临上奈何桥的那一刻,他托付了好些好些:“孟婆婆,请您务必每个月都代我放飞一只给我干爸!”……

深夜,我听《静夜思》,想到的故人愈是久远,那歌声愈加凄然,我则愈发再想到下一位,再下一位,还下一位!

在《春秋农事》,这已是我第四次谈到李白的《静夜思》;前三次都就诗谈诗,这次竟然谈起死生阴阳!

我究竟怎么了?

唉!“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此何人哉?!

此乃神鬼!

在我想象里,神鬼们的思乡,其根本都在于还想还魂,还想起死回生人间。

这人间,活着的时候,再怎么不顺心,再怎么不合适,再怎么不如意,都还有人的形骸之在所,一方乡土,一些往事,一生为之!这是思乡者的本心,是故人思乡的本义。

我是如此的理解,更是预见我未来的亦然。


2018-10-3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