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话说属鸡今年三例

发布日期:2018-10-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话说一:玲、燊、我,同是农历乙酉年生人,属鸡;去年本命年,七十三过了;今年是本命年后的次年。玲是我表姐,大我112天;燊早我10日,乃世交近半个世纪,其二人互无关系,唯我交往,知根知底。

话说二: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4/7811.html  2月28的日志 “本命年的次年”所言“命相术士还认为,本命年之后的次年,对于这一刚刚过本命年的生肖人来说,才是最凶险的一年!这一点,通常都被人们忽略了。”分析“为什么呢?”道是:“一种情况,只以为已经过了本命年,放松警惕了。另一种,本命年大不好的人,急于咸鱼翻身,用力过猛;或者过得相当好的人,尤其三十六岁的人,骄于胜而犯大意失荆州的错误!还有,“照说不该死的”岁数,其人却死了,这又为什么?我们不妨仔细看看,分析分析,这些人多半死于非命。”再自语:“神者,无非人的想象于制造。……等等这些,全都是借神之形象来告诫人:寿命有规律,生者须谨慎。”末句警醒:“唉!戊戌乃生肖属犬者本命年,但属鸡的还万勿大意为是。”

接下来今之和盘托出,是在前二话之后的话说三:

玲姐,9月30日因门诊严重咳嗽,被查出肺癌中期。紧接着整个家庭的人伦、心理、事情的种种六神不宁和莫衷一是方案之交错,可以想象。又,所有与病患住院的“环节”“打通”之后,10月16日上午9点获得通知“中午12点半”来等待入院床位手续,一直到黄昏4点22分才等到“可以了”。“手术的日期初步安排在明天,17日,但时间不能确定,要看手术台和医生”。何况,这十天半个月里,关于书写遗嘱的意愿,老人家夜不能寐。

燊,在我9月17日 http://cqns1946.com/contents/3/8489.html  “我究竟的需要” 之后,可能他妹看到,又过了十来天,她来约我,互相总算得以相见。而我在被问及“你估计他还能活多久”时,告诉他妹:“气色不错,没有死人色,跟我说话时头脑很清楚,身上没有将死之人的那种特别的怪味,但是,看他腹胀足有十月怀四胞胎的大,应该很快就完了。”稍停,又说:“明天上午7点到9点你哥最危险,即使过得去,也过不了阳历的10月14日。”也就在那天的“明天”8点57,接到报丧:“你算的太准了呢!我哥刚才走了……”

我,10月6日准备剁筒骨时,左手无名指靠指甲的部位,怎么地被割开、割进去、割的……血滴砧板、桌面、地板……啊!原来没在意砧板上躺着极其利害的砍刀……,血涌不止!一点没有痛感的我,以“砍刀全新,刚刚动用,未曾接触过其它任何东西”为前提,直接用右手紧紧地捏压住伤口,等待血凝。个人流血史上曾经有过如此这般急救的成功案例:1973年夏天,我管仓库,左脚面被0.1厘米的镀锌钢板插划了一道4公分半的条子,只差2毫米就是动脉管哦,那血啊,染了一大块水泥地,……我就用的这办法,……这次的手指头,现在完全好了,长度差不多2公分,切片似地呈弧形!

我已经够注意再注意了,但没几天之后还再一次躲不过——14日夜晚,在洗手间,顺墙角弯腰去收拾地板,直起身,“哐当”!头上一大堆沐浴的用品和杂七杂八的东西砸了下来!我的后脑勺碰撞了置物的条板,横向的,1公分厚的玻璃的,断碎成了十几块哦!可想而知猛劲!还好,头没血,人没事。

话说到这里,就重提一下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7/231.html  2007年3月15日志的“【我与命运】管理生命”末了的一段:

“我不是一个哲人,但我有了对命运的以下觉悟——:

‘命运’不是生来一体的。

‘命’是先天的。‘运’是后天的。

‘命’是一个肉体的人,因父母而有。

‘命’是先天的。社会学称之为‘自然人’。

‘运’是一个肉体的人,在意志的布控下,所行的遭遇。

‘运’是后天可选择的境遇。社会学称这人为‘社会人’,称其境遇为‘所以处的社会环境’。

不同‘命’的人,有可能同‘运’。同‘命’的人,有可能不同‘运’。

好比——

一辆奥迪,一辆手扶拖拉机,有可能同在弯曲的山间泥路上行驶。

这样讲,‘运’还不能与人关系起来。那么——

同在弯曲山间泥路上行驶的奥迪,因为底盘不够高,时常被路上的不大不小的石头挡住,司机得不时地下来挪开石头。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说,甚至还遍体鳞伤。那辆拖拉机则在拖拉机手的把握下,‘突!突!突’地到了家,通身完好——这是‘命’好,‘运’不好。

奥迪可以在城乡和高速公路行驶,手扶拖拉机只能在县乡行驶——这是‘命’好的‘运’好;‘命’不好的‘运’不好。

奥迪可能因为车祸报废,而手扶拖拉机还在苟延残喘——这是‘命’不好,‘运’好。

所以,是不是可以这样比方——

车是父母给我的“命”。

道路(路况、政策法规、所可能遇到到执法者)是‘运’。

当一个人坐上‘车(命)’以后,怎么样发动、驾驶、保养、维修这辆车的‘命’;怎样选择‘道路’,怎样行‘运’——‘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了。”

我不得不提防“有一有二就有三”,即“一而再,再而三”的“三”,直到2019年2月4日,农历己亥年的立春日。


2018-10-1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