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那夜忒想听些人说说鬼话

发布日期:2018-10-0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那天中秋,大白天的没什么特别需要,进了晚,入到夜,也还没要去望月,只是按习俗切了块月饼,咬了八分之一,算是仪式,然后刷刷牙,倒头就睡了。半夜醒来,居然站到阳台上,要看月!

月却在楼栋的背面,

楼下清溪映着些光。

忽地,脑子里有了“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句。

于是来了想象。想象:要是这时候,能跟些先人、故旧、亡者说说话,那该多有意思!

就这样,几乎是按顺序着来——

南平。胜利街。河卵石的路面。银色的月光。左边是我的父亲,右边是我的母亲。我用左手指着天上的月亮。我的母亲说:“莫指,指了,以后月亮会把汝的耳朵割掉的哦!”

我的母亲穿的长布衫。

那夜晚,去我伯父家完回自己家的。

福州。郭宅东边村。断垣残墙围院里。我和三个表弟一个表妹在守灵,我的外祖母,即他们的祖母之灵柩还在厅堂右侧。

冬夜高天深蓝。

我们不时烧几张冥纸,让金黄的火焰吞舔掉月的寒光。

然后的以后,以后的后来,我越想越多起已经不在世上的人:祖母、伯父、姑、舅、姨、妗、老表、同胞、堂亲、侄、族人;同学、同事;拜把兄弟、干亲、朋友……从一到十,由十及百!

百样是非,七情不缺,正所谓“冉冉几盈虚”。

我真的想弱弱地问一句:“你现在怎么样?”或者“还爱?”“还恨?”“还想什么?”

但毕竟“澄澄变今古”矣!

那么,像这样的阴阳两界,不共戴天,人鬼相对,岂不是“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事实上,我远不止想到这一大些人,就连离我而去的我养过的聪聪、男诚诚、女诚诚,虽然他们只是犬,但我与之彼此有过以心交心的真爱,他们跟我就足以,甚至超过许多人际的情怀。

我因此拷问自己:“活了七十多年,难道到死都还没明白‘情为何物’?!”

在我所交往的人鬼里,郭岩山人必是排名第一重情者。自他今年3月西去且一去不回头之后,我每到月底就会想起穿马褂何戴瓜皮帽躺在冰棺里的他,比较他活生生在世时的朴实、正规,然而他竟然又是从生到死都由不得自己的一个人!

今年的中秋节在公元历的9月24。那夜,我想到3月29走的他。他写格律诗,能背记得许多古诗,譬如上面我提到的,唐·王昌龄的《同从弟销南斋玩月忆山阴崔少府》:

高卧南斋时,开帷月初吐。

清辉澹水木,演漾在窗户。

冉冉几盈虚,澄澄变今古。

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

千里共如何,微风吹兰杜。

夜深极了,人静极了,连个鬼都没有。


2018-10-03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