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搭讪老连而知我

发布日期:2018-09-21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带田到户外溜达。林荫道上的同样绳牵狗狗的四五主人,相互都会点点头,互致好意;又十来位奶奶爷爷辈的老人家,每遇必赞田的“乖”、“听话”、“干净”,我得礼貌答谢,这么日日晨昏的往来交道,我与大家即成了街坊邻里的点头熟。

有位老爷爷,行动迟缓的很,得有男护工陪伴。老爷爷每次摸小田的头时,都说福州的官话,同样的:“很乖!很乖!”。男护工也总有附和。

听男护工的口音,我搭讪地:“是闽北哪里的人?”

他道:“我?武夷山的。”

“武夷山,以前叫‘崇安’。”

“是啊!你也晓得啊!”

“我南平的。”

“啊!那我们还是一个地区的!”

这样,彼此就算接上,再遇到就会多说那么二三句。

前天的早晨,独见男护工在老位置呆坐。便问:“怎么?今天老人家没来?”

像一夜没睡好的样子,他怏怏地:“四点就被叫醒咯!要我给他做早饭。还要大便。大完便,要我给他擦屁股。然后要洗脸。脸洗好,他又躺到床铺上,要我做这,要我做那……”

听得出这里面有事:“那平常,每天你不都是这样做的嘛!”

“是!每天都这样做。但是他昨天晚上喂饭的时候,说我烫到他了——我哪里有烫他,温度计插在碗里,明明就是他规定的四十度呀……”

“还用温度计?”

“是啊!凡是吃的都一定是四十度!”

“那吃水果呢?”

“也要加温到四十度。”

“这样啊!”我顿了顿:“他的屁股都是你擦?”

“就是啊!吃饭要喂!拉大便要擦!澡要洗!脸要洗!脚要洗!躺下去还要按摩!”

“我看他没有帕金森那样的颤动嘛!他自己不能拿筷子调羹吗?”

“能啊!就是不自己吃!就是要人喂!他自己说了:‘我雇你,你就得要做’。他是半躺在沙发上,半眯住眼,他张一下口,我喂一小勺,一餐饭要喂一个半小时!三餐饭就四五个小时!还要一天出来坐在这里两趟,早晨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

“那你要做饭吗?”

“要啊!不做怎么办!”

“这么样,他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

“四千块钱,伙食另外补给我五百。”

“这么说,是不是他的伙食、你的伙食是分开的?”

“是,是分开的。他要吃什么,叫我买。我买多少,他查我手机微信支付款,合起来给我钱。给我的伙食五百块,吃多吃少是我自己的事。厨房灶台上面,食品啊,味精啊,酱油啊,什么杂七杂八的都分开放,分开用。”

“你觉得这工资合得来吗?”

怎么说呢?像我们这样,没什么本事的,种地赔钱,家庭生活有困难的,都有孙子了;大的儿子三十七,小的三十五,没办法,我老公婆都出来做,出来讨个工做,也没什么,我老婆她在仓山那边,平常也都没有休息,这也没什么。只要东家对我们好,我们把他当做自己父亲一样,也是可以的

“你把他照顾得那么好,他出来的衣服穿的那么干干净净,他应该很满意你的啊!”

“他?他会满意?!他会满意的话,就不会像昨天晚上那样骂人咯!”

“就因为温度的事吗?”

“是啊!他怎么样骂的知道吗?!他用福州话骂‘吾唼汝娘!’‘汝个婊子养的!’骂的很难听!”停了一停,继续道:“我就跟他讲嚯:‘你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了,不敢这样骂操我母亲哦!骂我是婊子养的嚯!我也是父母生的,我父母都是很老实的乡下人嚯,我今年都六十三咯!你八十六了,你这样子骂我,我现在跟你女儿打电话,我不做了,叫她找过人来照顾你哦!你说,他怎么讲,他讲啊:‘你死去!你现在就跟我滚出去!’我就不吭声了,坐到小房间里,关起门来。”又停了停:“后来,他女儿在电话里,说了很多好话。我讲嚯,我真的想回家。到半夜,我又想,照顾了他一年两个月了,这样子走掉,他要是有个什么,我自己心里也不好过……结果,今天天还黑的,他就很大声叫:‘老林!老林!’”

“你姓‘林’?”

“不是姓‘林’,是姓‘连’——‘连接’的‘连’,台湾国民党那个‘连战’的‘连’。”

“哦!连师傅的心地真是善良!”

然后他说:“他有个女儿,人挺客气的,住在金山那边,两三个月过来看她爸爸一次。他女儿说她爸爸以前在省统计局当处长,习惯了发号施令,骂人骂惯了,连她都受不了,就躲得远远的。”老连似乎因为把心里的气倾诉了好些,脸上渐渐地有了笑意。

“唉!我们山里面的人,很土,做人就是嘛,没什么——你对我好,我回你好,就是这样的。”

我以这样的话语宽抚道:“他老人家因为年纪大了,心里憋,难免有脾气不好的时候,连师傅就多谅解他些,也是连师傅的功德。再说了,像他这样,退休能拿个五千多,四千五用到雇人陪护的开销,也真不容易。是吧?”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小田一直安静地卧在绿草地上,显出一副很能理解人话的神情。但是,我知道,小田不晓得,向来不八婆的爷爷,之所以这么提问式地交谈,这么大十来分钟,实际上是从老连所叙事的内容里,看见得到爷爷自己的将来:将来的八十几岁,将来苛求于人的疾言厉色,将来无助时的色厉内荏。


2018-09-20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