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天使我为之

发布日期:2018-06-19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6月2日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8121.html 发布日志“淡然面对杨村根系的恩断义绝”的时候,就预料了可能还得回去,因为即使我已经跟堂兄、堂侄说明:遵照我的父亲嘱咐,将我们这房的本份交给我大伯的后代继承,但就规范的拆迁程序,这属于业主家族内部的事,拆迁办一定会要求所有相关的成员到场,共同确认业主身份、房屋面积、补偿协议,然后在《具结书》上共同签名。此后逐级报请村委会、镇政府、区政府,还得在省级党报公示,直到完全通过,才会分别由开发商、拆迁办、村委会进行货币补偿或者给予安置房。只要家族成员有不签名的,那么在面积和补偿条例无歧义的情况下,可以先拆房,同时将档案归到镇政府保存,直到家族成员达成一致意见,再按当时的条款进行。

6月3、4日堂兄文通连续催促我回去。而堂侄世裔则说即使我回去也没有用,四房说他父亲临终交代:三房三十几年前说给他们家住的,所以他已经把你家的哪份也签字了。又说:拆迁办现在知道原来你第三房人有在国内,所以,可能会通知你回来。然后,再三告诫我:“叔,你不要回来,回来要吵架的!我们老大、二房,三房合起来都吵不过老四。你也晓得他多野蛮啊!”

对于老二房文通哥要我回去,我晓得,他希望借助我讨回自己的一份,不能白白地给四房。二、四几十年前为了搭盖房屋,老四霸占了老二的一尺多的滴水沟檐,结下冤仇,借机报复。

对于老大,我伯父的长孙,何以再三不要我回去,宁可白白地让出我家给的40万份额,这点我找不到合理的注解。尤其是,老二房说了:“他在拆迁办,看着老四一个人签了两份,他一句话都没有。”

6月6,拆迁办给我来了电话,说通知包括我在内的四房代表10日上午10时到拆迁办确认,缺一房,都无法生效。

我猜想,我的电话号码是文通哥报告的。

也好,三十六年没进的家园,今年拆后,一切再无。






既然已经预料这些天得走动,无法静心伏案,于是1日开始就着手写备好6日至17日的十二首格律,顺序按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超诣》原诗》,代以日志。我在写每首句子的时候,心里老犯嘀咕结果:

06日  匪神之灵——“不是神的意志,可能是人为的什么。”

结果:我在网上买了高铁的车票。

07日  匪几之微——“不过是摆在茶几之上的,区区之事。”

结果:真的,预感到不会有结果。

08日  如将白云——“我会是一支飞去的老鸟。”

结果:连续雨天的广州,在我出门的那一刻开始,雨停了。在我上车后大暴雨连续数天。

连续雨天的福州,在我到达的前三个小时雨停。

09日  清风与归——“回去的行程应该顺畅的。”

结果:福州的天气真好。

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我的父亲2002年交给我的一封信。其中谈到祖厝的处理事宜。

10日  远引若至——“怎么竟然的皇上的御笔?”

结果:拆迁办等于是“皇上”。

我的到来,首先是与四叔的霸道长子合影。

然后在拆迁办工作人员、村委会老村长、四房大家面前,将我父亲的亲笔信展示。

老四口说无凭,但凭借几十年鹊占鸠巢的既成事实,以为之前一次在拆迁办的欺世盗名签字已经生效。而此番我的出现,他强词夺理不签。

那我更没必要吭声。

拆迁办说:“因为你们意见不统一,之前三房的签字是无效的。包括老大和老四签订的协议也一并无效。等你们内部统一以后再来。拆迁办最后期限是9月16日。”

老大侄子这时才说出:“因为自己的年龄不到60岁,拿不到补偿货币,老四说如果我可以把老三房的一份由他签字,他拿到一套安置房,那他会给我25万的现钱。现在既然这样了,那我也做不成了。”

我请老大、老二、老四家的,都来吃午饭。恩断义绝的480元。谐音:“事罢零!”“是吧?你!”“死吧你!”

11日  临之已非——“到时一切已不再是原样!”

结果:真的全都变了。

原来如此,人啦!被亲人出卖最觉得残酷。

回到广州。

据说昨天还下雨。天气预报12、13、14日下雨。11日天空出太阳。

12日  少有道契——“四房,四支鸟,怎么就这么巧!绝无协和的!”

结果:不签字,对我来说,本来就无所谓。能借机在聚散一回同姓家族成员,有个不该的结局总比没有结局的好。

13日  终与俗违——“我的行思到底是超凡脱俗的。”

结果:我现在终于明白,1972年在“五七干校”老李给我算命的那句“祖业虽然须微有,来的明来去不明”是什么意思。

14日  乱山乔木——“故土稀薄,族群散乱,高松依然。”

结果:我那天,吃饭时说:“虽然我是抱养的,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永远都是我的父母,我的子孙也一定继续和你们同样的姓。我不要这份祖业,是仍然遵从我的父亲的嘱咐。”

15日  碧苔芳晖——“酷暑之后的秋天,背阴潮湿之地,可能还有点生命的苔藓。”

结果:拆迁办最后期限是9月16日。

16日  诵之思之——“喋喋不休的会是什么?还有什么值得怀想的?”

我连续做梦,我的母亲。

17日  其声愈希——“老人家,少说,不说,静静地看。”

结果:这天,西方人的父亲节。

可见,冥冥中的天意是存在的。


2018-06-18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