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淡然面对杨村根系的恩断义绝

发布日期:2018-06-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2007-01-24 日志 http://cqns1946.com/contents/7/2154.html 记载了我所见闻知晓的本家族的近现代大概,标题“杨村根系”。

2018年春节过后,杨村成了郭宅乡那一大片城郊改造的第一期拆迁对象,每一平方米老宅基地的赔偿款是1万9千元。先不去参议众多业主对赔偿的各种诉求和抗议,多少乡下人为赔偿款的分多分少,为将来不动产注册的姓名,闹得子不认父,逼父去死的有;兄弟对打,追杀血溅的有;孙媳骂祖,祖父母吊死的有!……尤其大户人家,成员里只要出一个不肖的,就必定鸡犬不宁,就必定人性暴恶,甚至人命草菅!

我们自家本族祖父兄弟遗留下的祖业老厝一座四房和前后厅之名份,本是明白、清楚的,四个兄弟和堂兄弟各一份的,偏偏老四房的昌银说:“我爹有跟三伯说的,三伯的房子给了我们的”,一个人在拆迁办签了两个人的名字,惹起是非。

三伯者,吾父也,已故。

他爹者,我之四堂叔,已故。

既然他爹吾父都已作古,那针锋相对的必由昌银、我传承。

昌银、我之外,此事还有一个关系人——我大伯父的长孙世裔。因为1983年我的父亲明确交代:因为我们都不再回去住,祖厝我们的一份给文豪。文豪,大伯之子,已故;那么,其长子世裔继承。道道上的理由即在此。

再因为,那天大伯之孙世裔、二伯之子文通、四叔之子昌银,他们三人去拆迁办签字,我人在外地,不知。我家的那份被昌银签了名,世裔不语,文通联系我。于是,此事就又有了一人,我的堂哥文通。

文通告诉我,他是看不过去昌银一向蛮不讲理,在这么大的钱财方面竟然故意不通知我,瞒骗霸占,这才打抱不平的。

我在电话里很是再三感谢文通哥的仗义而为。

这好了,于今我们四房的祖辈、父辈都不在世的情况下,关键是我该怎么样做呢?

我是这样斟酌的:

一、按法理、按程序、按规则,第三房的一份,理所当然是我的份额,40万元理应打入我的名下,再由我按先父的嘱咐转交给世裔。

二、若拆迁办已经认定其冒名顶替签字是错误的,有人还故意继续,尤其是已经领取到了补偿款的情况下,仍不事先、事后告知我,一旦事实确凿,那么,轻者悉数归还予我了事;相反,不还,我则可以在最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以“故意欺诈他人财产,造成他人巨额财产损失”向警方报案,要求立刑事案件,而不是以“民事经济纠纷”去告状。这一招固然正当,但相当残酷。然而,针对昌银恩断义绝在先的恶行,后发制人,我没有一点不对的,只是要将他投入监狱,有辱我们共同的祖宗,我不可为。

三、问题是,给世裔的,世裔不挺身而出,怕自己经不起昌银堂堂叔的野蛮凶狠,那我七十四龄人,酷热的天,要是不跑个四五趟拆迁办,又肯定办不下来,再要直面昌银,争论,吵架,即使我拿到这个份额之后,我也还是给出去,仍然没有钱。何必!免得气不打一处来,猝死,气个半死不活……

四、结论:电话告诉世裔:“我已经说了的,至于你怎么样处理是你和昌银叔的事了。我就继续留在广州,没回福州。”“记住:无论如何,这事你要当面感谢文通叔。”

至于,我姐对此事的反应,她第一下是说:“该我们爹的份,你为什么不要?!给岂叔住,并不等于所有权给了他啊!何况,他们家现在又不是没有钱!你怎么这么傻呢?!”之后,听我讲:“我有可能因此毙命或中风”,她马上改口:“那还是不要吧!”再后,我说:“爹的嘱咐,我的承诺,现在看来,还真是‘一诺千金’。”老姐道:“你呀,就是这样的人!”不懂是褒是贬,我也不去理会了。

再说啰,十一年前日志写“杨村根系”的时候,对祖先的恩德,对血脉亲情的温存,有一种很甘美的怀旧。哪里会料到十一年后的当下,若要与族弟昌银争论,甚至将来要对簿公堂,这篇文字还是我的一份证据。因为我们这代的上一代人全都已过世了,关于村名的变更、祖宗的大名、家族成员的关系,我已试探过文通哥、世裔侄,他们皆不知,何况昌银!连自己是什么种,怎么个根本,祖父祖母都不晓得,何谈其它!

对于40万,钱啦,我也不是没有想起怎么样堆起过:合多少年的退休金!可以买什么什么!可以怎么样怎么样……但40万,在福州可以让人家多买一间住房,少些负担,人啦……施恩不计,仗义不争,是舍,是放下,是无欲,是清净,是我修行的心德。


2018-06-0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