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做必要我做的事

发布日期:2018-04-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这几天,老犯困。自己不对自己过不去,就提前到上午10点多躺下午休,醒来的时间不一定,一般在午后的2点,甚至下午3点,完全以自己愿不愿意起来为意志。可以说是感冒愈后的应当和必要。

因为4月的第一个星期刚完,就开始患感冒。

虽然这次感冒距上一次,中间隔了375天,比较上一次距离上上一次的175天,可见同样不服药和光喝水之下,尚不至于因年岁之长削弱,头尾也仅4天就没事,表明体质反倒增强,但精神的恢复嘛,好像拖延了。

这状态应当是合乎人之寿命规律的。

我并不想反着规律作为。有意无意地,这些年已经越来越少说,甚至不说;越来越视而不见,甚至不视;越来越少参入,甚至拒绝;被动交流的人少之又少,主动去交流的不到10指;所有的人情世故,都很明确、很坚定,要无损任何人之前提下,不照顾对方的在意和旁人的以为,只随礼金而人不到场的喜宴、无题的饭局、沽名的聚会、陪衬的坐席;只管自私于时间的用途和精力的配置。

现在,我把这说成“只做必要我做的事”。

回顾这话的成型,是逐渐明晰的,现在感觉,概念涵盖三类事:

第一类,我不做,我心会歉疚的。

第二类,别人不愿做,而我力所能及地做了,可以救人一“命运”的。

第三类,非我做不可,义与责皆无旁贷的。

事实上,事件人情是很难分类的。

拿春节以来这两个月举例,有些日,有些时,我甚至躲着离家出走,回来还是时不我待。

有一天,门卫吓得问我:“楼下来了三个人,被左右戴好粗的金项链的人夹着,神色很凶的哦!夹在中间那个人,说你是他的姐夫,我说‘我要去看看他有没有在家’……”

我立即到院门口,那里已是六七邻居旁观。

众目睽睽下,我第一承认是其姐夫,接着听他说明。

回来,取一千元现钞交给他,由他还予债主。

债主骑车走后,请他上楼,入户,上茶,煮双太平面,听他感激涕零的话,再送二百元和一袋水果。

时已过了一个小时,门口邻居看客还有二人,问我怎么回事:“真的是你的亲戚?!”

我不说明,必被传说,息事宁人的唯一,就是我公然坦然淡然说:“是我妻子的堂弟。有二十几年没来的。好赌。有赌必输,大五十几岁的人,妻离子散,到我这里,必定是全部亲戚都走过去了,走投无路了。”“承认亲戚关系,他的面子保住了。至于帮他还了这笔债,是怕他被人打个半死不活。见‘死’不救,我于心不忍。钱是回不来,他能活着,没受皮肉之苦,哪怕一天,都是二十四个小时。”

门卫阿姨“你这人怎么这么好!”

邻居几个后边的再议,我已走开。

隔两天的第四天,门卫阿姨电话我:“现在,又来一个,说是你弟弟,头发全部白了,这个不是来借钱的,说是来给你送钱的……”

文通,堂堂兄,我二伯父的长子。

请上楼,入室,又是一番礼节。

获悉:杨庄村祖厝在整片改造拆迁红线之内,4月15日公布补偿标准,据说每平方宅基地1万9。现在的问题是,四房父辈堂兄弟皆已作古,一、二、三房长期迁居城市,而四房长子1946年去了台湾,次子幼年卖到福清,成年由一房大伯赎回,住在老厝,此叔前两年也已过世,其子孙咬定“这厝跟你们都没关系,都是我的”,又说“要分,也只是大厅是四房共有的”。

80岁的文通兄气不打一处来,令我“主持这场免不了要打官司”,要我召集开会。

尽管,我已经声明,先父三房所有归由一房亲大伯后代,不参与。但聚会还是连续在我家进行。

“一房也都能分十几二十万啊!”

钱,谁会怕多呢!

但今,念旧的我,怕吵。

二房的堂堂兄文通应该属于义正词严的。

四房的堂堂弟乳名就叫“大汉”,他还怕谁不成!

邻居虽无直语,但在电梯间上下时的照面,我看得见因为争说的大声而投来的疑惑,还有我亲戚一个个脸难看。不得不说:“这是我哥,我侄,这几天在我这里,说老家房子的事”。

尽管我这么唯唯诺诺,还是传来邻人一句话:“没想到,他家会有那样的亲戚……”

要是前十五年,我会在大院里,找个时机谦谦君子地、和颜悦色地、像自言自语的样子,娓娓道来:“我们这座楼房啊,厨房的隔壁就都是卫生间。说是‘卫生间’啊,其实不都是马桶嘛!”

现今,我已觉得没必要。

七十岁以来,日觉剩时无多,而自己想做的和别人叫我做的反而日增,实际的事件和心情确实已不是排队着来,几乎在案堆积。

身体没事。

世事仍然。

精力疲倦。

这其间,还来报丧的。李木水老弟的老病住院,我去探望过,握过手,见过他眼角的泪,到了他的去,前为生离死别,后真死别。都是不堪的!

年年都说,要给我的奶娘、阿大扫墓的。清明节前二天,高铁,5兄妹南平聚会,一行上山,行大礼。

清明当日,让老表的儿子开车,送我去天堂陵园,我们家人一齐给老太爷和老太奶奶上香,祭拜。

再又是堂兄弟的开会。

然后,抽了个半天,把将近半年的邀约付诸实现:给老表的一对孙女孙子一人买一件自选大玩具,吃肯德基!

“拜拜”的时候,两个小屁孩屁颠屁颠地高兴得不得了,我也高高兴兴地感冒了。

日志还依然写,是必要做的。格律作为我的间歇,一种名副其实的用脑换位思考。


2018-04-1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