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已经足够庆幸的了

发布日期:2018-01-18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又还得从我出生说起。就跟嗜酒贪杯那样,明明晓得这话题老讲的,还是要讲;连自己都嫌说多了,无非就那么些破事,还老生常谈!嘿嘿——这呀,滋味,只有自知,心得!

话说,我被指腹予别家,脐带一剪断就被抱送,这是第一大不幸!然而,接手的却是爱我远胜过亲生父母的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何况以后我的人生际遇和周遭,又远比在本家成长的哥姐他们要顺当的多,更比再后于我的弟妹被交由育婴堂好了不知多好。

这生世,是庆幸的开头。

我上学读书成绩一塌糊涂,小学留级,高中数理化严重到及格都难,化学100分制我得2。要脸、破罐子破摔和被暗地嘲笑、鄙视,几十年阴云凝固成巨大的岩石沉在心底。这是第二大不幸!好在,到该毕业时,我站在毕业的队伍里。五十年后再站队,竟然无愧于母校,不逊同学,自我得意。值得大庆幸吧?

我承认我是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继续生儿育女繁衍姓氏接济香火的工具,这一概念在第一大不幸时就已经再明确不过了,使命和任务的造就相反是婚姻的解体,这是第三大不幸!那年代,离婚归属于“道德败坏”另类的那些不幸的人们,生的态度和处境后来消极了,甚至沉沦到莫名,我却一蹶大振,大步勇往直前,再也没迂回。

这是太值得庆幸的人、事、情。

被文革的对立派游街站台批斗,我只挨一个压头和一根长竹竿的敲打,不像相邻人的严重被打,后来早死,而策划游斗我的那头人和具体打我的操作者,起劲都已经死了三十年。

我被下放,去的地方是那年代处境最好的山区,离我家所在的城市不到80里。

我在五七干校,成为上千号人最难分配的十来个之一,先前那么多人或重新发配到离家很远的别处,或改行去做完全不懂行的革命工作,而我却被遣送回原单位,省级单位,“以工代干”,虽然最后又有五年的外派,但五年后终于依景还乡,一家团圆。令多少依然在异地,直到终老,甚至客死他乡的人们,在世时羡煞。

小小年纪的我也会生病,一生病就头痛得不得了,十七八岁了天灵盖那头皮别人看得到还突突突地跳,这是大不幸!后来,在外婆家,我的母亲听从了单方“清早起床接泡自己的童子尿,拿十来尾两小手指头大的非洲鲫放在里边游一天一夜,翌日炖汤吃了”,连着三服,从此断根。后来看《三国志》,颇以为自己病痛与曹操所患“风涎”一样,只要不像他那样好色,一生娶十三个后妃,生女不计,仅生男就有二十五,即便成一世雄霸,又有什么不可——他脸面的黑白,不是已经有了粉红的涂抹!

再说,不经意间一下子到了老年,老有老的病,20149月年度体检书面报告上“CA-199 胰腺癌、胃癌”让我抑郁了三天;2015年“癌细胞筛查未发现异常”,相同的记录继续到20179月医生说:“你什么病都有,但现在看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想想比我年少太多的,相差上下的,讲究养生之道的,本身就是医学专家的,高级领导人物的——已故的,我庆幸之余是知足。

贯通来世,此庆幸和知足是关于生老病死的。

关于绕不开的话题——钱财:在一般人年收入不上万的年代,我月薪总数已经过万,到我周边人的家庭储蓄和不动产已过一二三四百万的现今,我的剩余刚好在万。在许多无解的法则中,我的原则是:不羡慕任何钱多过我的人;我不借钱,不求助;不记以前所有的付出,那都是自己的应该,是自作自受的预期终极。正是持有这样的信念和态度,我庆幸自己的胸怀和思想的坦荡,未必是君子,但一定不是小人。

庆幸我的早婚早育,在我的孙辈都可以生儿育女的现在,与我同龄的许多老年人还在接送孩子的小孩子,给孩子和小孩子做饭洗衣拖地板,还得资助买房买车的钱财,提供各种看得见看不见的家用补贴,为他人活着为他人活着,而我已大可不必。

再嘛,相对退休以后,老人家要么总有干不完的事,但都是为别人忙的不放手;要么没事干,无聊,得过且过的茫然,我既是有个人的空间,做自己喜欢做的前者,又是偶尔闲下来也会六神无处安放的后者。哎吆!能兼而得而失于七十多岁,又有什么不好庆幸的呢!

十八岁我用毛笔沾着黑墨,在蚊帐顶写“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大字,天天夜晚躺下就朝上看,往内心想。到意识到我其中包涵着“君子成人不作小”的意义时,那文字何时消逝在何地的光影里,已无从谈起,只有行进的足迹,纵然雨洗泥流,日照雪化,还有上千条的字句,剩余在备忘录里。

自己有事没事翻翻,那里头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滋味,庆幸。


2018-01-17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