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年末的闲言碎语

发布日期:2017-12-29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公元纪年的第二千零一十七年,已到末尾。

回望年头,已不知到了哪里,或者说我自己已记不得做了什么。

所幸,日志里有的,若还想追忆,还是方便的。

只是意思不大。

大概是:这一年,更加脱离现实环境地着重到个人的现实,走的少,见的少,听的不多,看的还可观,而闻过思非,想的仍旧格外另类。

昨天被好友约见,在咖啡厅。

第一个问题,是她丈夫下颔淋巴癌“会不会很快就死”。

在获悉三五年,甚至十年都不一定会死,我很高兴。

然后说:“他是个好人,很好的人。我们两的性格、思维和表达都特别相似。所以,我很理解他。”

再说:“我吃过他卤的鸡蛋,品过他制作的月饼,收过他雕刻的水仙花球,他要是这么快就死了,我会很难过的。”还说:“听汝这么一讲,我就没必要去看他了。”又强调说:“但是,但是!而且一定要注意,他比我小刚好一轮,后年他虚六十三,六十三是个大坎,所谓的‘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那是圣人,关系不到我们凡人的。关我们的,这六十三一定要小心。”

临别,我的问题是:“最近这段时间,单位里又有谁死了?

听说“有啊!你认识的过去的那个陈医生,女的;还有你可能认识,也可能不记得的×××……”名字有听过,“也走了。”

“怎么没贴讣告?”

“有啊!你自己没去看啊!”

已是午后的上班时间,伊走她的,我顺路进了菜市场。

又是另一番的赤橙黄绿青蓝紫,活的死的生的熟的,跟2017这一年一个德性——有则好,无亦可,皆随缘,没所求,离得开,得于舍。

《春秋农事》还农事在春秋里,十一年另半个月了,如晚年得子,许多心情,独老父领。






这月中旬的去武汉,探了两个亲群。

一个是我姐夫我姐我外甥我外甥孙女一家,说了好些催人泪下的话语,听了好些可泣父母的心声,让我对伦理血缘家庭的天长日久有了极是亲切的感受。

另一个是高中同学“七兄弟”及各夫人。五十五六年超过半个世纪的星空,斗转星移让我们在共同看清星空的璀璨和轨道距离之后,又脚踏实地回到一宇之屋檐下,再唱“排排坐,吃果果……”

我是极不合群的,甚至厌烦“群”的混杂乱象,也看到许多网络的抱怨和退群声明。

唉!何苦来着!

想起今年行旅到过的一农家宅院,感觉那里的场景虽冷清,但静谧,

何不如那里的来去自由,三两声寒暄,一二轻音古曲,甚至,来一段《割袍断义》,以倍加珍惜当前;跑几圈龙套,上来唱《玉堂春》。

就是,也就是,还要么样……


2017-12-29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