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想起来不知怎么个痛法

发布日期:2017-10-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久不见乌妹出现在网上。

24日忽再见字,她送孙子去新加坡上高中,才回。

或许因为她还同时在外面办事,第一下连接上了,却说的不怎么连贯的话。

后来她得空了,才“正式”说事。

谈孙子,传照片。

说钱事,关理念。

讲“时间过的真快”言及其祖母、父、母、兄、弟、丈夫、儿子、儿媳、孙子、嫂子、弟媳、侄女、侄孙、侄孙女、堂弟妹。除第五代的一人未见过,其他人,我都典故犹存。

四十七年已经。

中间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到这世纪初,联系断过。

所以二十年前和二十三年前他们家族的两次祭扫坟墓之照片,让我想起许多城守前1号的往事旧情来。

我说:想找个时间去看看她弟。

想约她哥、她丈夫、她,哪天聚聚。

因为一句的话头,连续了四天的网络,有三句没四句的叙事。

这句说了:“我爸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要将明移放在和他一起,(原先明骨灰安放在寺院里)所以现在是我奶奶,我爸爸,明三人同在三山陵园后面的山上,我妈妈暂时寄放在公墓。因为三山陵园要将后面那座山全包进去,所以可能要动迁我妈妈就不放进去了。”

那句说:“每年清明节……我们家以明的女儿为主,我与燊的女儿也会一起去”。

偶而出现句把:“不想去翻这些。看了心会痛”。

燊是她哥,他我同庚。

明是她已故的弟。

也是这次我才确悉明是199910月走的,他生于1955年,属羊,在世虚四十五年。肝癌。

是我叫她给我老照片的。

我说:“有天早晨,迷迷糊糊,明来对我笑笑,说的什么,我醒来不记得了。”

还说:“确实,让人心痛。”

在确定记写这篇日志时,我希望能准确地表达我的心是怎样痛的。浑身上下,经过两番搜遍,竟然任何一个部位都痛,却又没一个痛能确切说出怎么个痛法!

跟很多时候,对很些故人的怀念,出现可以具象成惋惜、叹怜的心痛有所不同的是,明他笑嘻嘻的,轻轻地说话,是个可以使我忘记许多烦恼许多忧的痛。

我虽算是一个情感很敏捷、很明晰、很现实、很具体的人,也学文习表以达意,但却同时兼备冷静,也会冷眼,常常冷漠,必要时会决心冷酷,这一特质年纪越大,经验越增,心情越固态,自己就越清明。

所以,此番对明的想起,例在绝大多数已然之外。


2017-10-01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