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复读四哥剑辉旧信件

发布日期:2017-08-1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四哥剑辉从台北寄来的一封信和两张照片,这次我也找了出来。

重看信件,已忘之事、情,大部分受到提醒:

一、我 1988 年上半年有写过一封信,投寄到台北忠孝东路他家的住址。

那时大陆与台湾尚不可直接通邮。大陆这边,我们发去的都经由新加坡一位“张传根先生”中转。台湾那边过来的,中转地则在香港。

二、我之前写去的信有三、四封,他都没收到,而这次他收到的信,内容长达22 页。

三、是六哥志忠给的地址。

六哥说他把家里的事,全都写了信给大哥、四哥;四哥有回信给他。

六哥希望我把我所见所闻的家事,也写信过去。这样既可证实他写的事,又说明“我们被送出去的”为什么都不再想再回那个家。

六哥鼓励我:“你会写。肯定比我写的有影响力。”

六哥是几位兄长中,我最得感受他一向正义、率直、无邪、坦诚、奉献的。我心甘情愿要写,必须之。

我写信的事,距离我决心离开那个家已经足三年。情绪已经磨灭,是非还要表达,始终得有交代。

四、对我去信的内容,我自己一点都记不得了,今反而见出我写了三个方面:

1、自小被送出的三人,各自家庭的状况。

2、为什么自小被送出的人,都能自己找到家,回到家,又都不约而同地决心不再回这个家。

3、父母的处境。

五、四哥剑辉的这封邮件写于 1988 6 20 日, 27 日香港中转, 7 2 日到达福州。

六、作为从未见面的兄长,四哥剑辉很恰当地把握住了复信的分寸。在逐一写出在台两家人的各个状况之同时,肯定了他对我们三个被抱养别家的他之手足情,关心爱;在不介入具体事件的分析因果和做出是非判断之后,只说明了他自己对父母、兄嫂的孝悌做法,以及说明了他对兄弟姐妹关系处理的态度。

于今,光华姐早已脱离张家,而比我年长的剑珊姐、可钦哥、荣瑞哥、凤鹏(剑海)哥、剑辉哥、模勇哥、志忠哥、模仁哥都走了,我们的生身父亲和母亲都不在世了,都不能再开口说话、说明、讨论、解释、辩解的当下,我把这么一封邮件公开上传到这里,我是有所顾忌的。我考虑到对去者有失话语权的公平。我并不是不想把所有的经历、遭遇、知道和感受统统地继续深葬在我的心坟灵墓里。然而,我又想对自己,抑或还包括六哥,也许还有华姐,为什么决心离开那个家,有个隐约的交代。

向谁交代?

既然前些天有家族之亲的下一代来看过这里,那交代似乎就有了对象。

能拿捏得准的,不纠葛于具体往事,又能启发后人的,四哥剑辉的这封信件最是妥当。


2017-08-1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