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拾 1981 1976 三穗

发布日期:2017-06-07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找一昔年材料,不期然翻出1981 6 月的两纸,1115 日的《爱情诗草(五首)》,又 1976 7 12 的《含羞草被偷纪事十二韵(打油诗)》。

《爱情诗草(五首)》的后三首,眼熟,曾做过整理,作为第一批文字在 2006 12 月中旬上传到《春秋农事》,收作志念的,今天查到的其中两首也确实落在: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6/19.html    屋之碑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6/20.html    生灵的邂逅  

我说过,对于往日已经离婚的我,所有写“爱情”的表述,其实是从文革后期起,自发采用的一种躲避文字狱的形式。通过今天查到两页当日的备忘录,也的确是。

《爱情诗草(五首)》之一的6 11 日,写的——


     别离开我,亲爱的,

     在这朦胧的夜,

     你是我爱的新月!


     别忘了我,亲爱的,

     我在你的吻中,

     将星光播种在梦的荒野!


     别让我心伤,亲爱的,

     新绿融化了苍白,

     真情沸腾了热血!


     就因为你深深的吻,亲爱的,

     我才如此依恋

     这虚构中真切的世界!


——写于一个雨夜,不是为了男女之情歌唱,确也为了爱情。



之二,6 15 日写的——


     你吹一口气吧,

     我多想死灰复燃!


     你已经冻僵了,

     火会给我们希望——


     这是爱啊,何况!


就算不到现在,而是在前二十年,甚至再前,我都不会写这样的东西。浅薄,暴露,一味模仿西文翻译的腔调,无内涵。

现今把它摊在这里,直为收藏,但既不是收藏再也回忆不起的那心情,那触动,也不是为了反思对文学的无知因而文字的粗鄙,而是自珍敝帚还能扫出的青涩。






《含羞草被偷纪事十二韵(打油诗)》显然就是即日的记事。压了韵,邯郸学步古风——


     昨日花市买含羞,一盆小卉望江洲。

     不期稚女午睡起,惊呼后园盆空留。

     我自朦胧被唤醒,果见全株被人偷。

     扪心堪笑小偷子,即偷含羞不害羞。

     君不见触指之间碧玉叶,每日三省时低头?

     君不知栽花同是多情者,何必乐中各添愁?

     草知羞,人知愁,

     世事终了总归秋;

     举目处,水奔流,百年人间自放舟。


1980 年前,没台历卖或舍不得买台历,当时的备忘怎么个记的,后来又放到哪了,现今没能忆得起,也没时间去找。查了查万年历,1976 7 12日,是星期一。从“午睡”二字来回想,那时,我刚从闽北山城邵武调回福州本单位的总部,家住爱国路,距离上班地点的太平巷,骑自行车 7 分钟可达。

再“后园”、“江洲”、“举目处,水奔流”等,再度勾起背后有那棵树的小木屋,一并被我叫成“枯松山房”的。它的外壳面朝闽江的一侧,还有屋顶,现在能找到的,就剩两张 135 照相机拍的照片。那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不存。


2017-06-06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