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盛仔呀盛仔是人

发布日期:2017-06-0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陆续点击画面即可看到原尺寸清晰图文)










绝大多数亲自养过狗狗的人,都不会单一地认定那只是一只狗,而更多的时候会认之为家庭成员,跟人一样,甚至就是人。

阿冯大概受了我家有小田的影响,从市场上买了男生狗狗,取名旺仔。

阿冯把旺仔留在乡下的老家,替九十高龄的父母看家护院,自己得到单位去上班,住在单位的家里。

旺仔实际是女生。

这样,阿冯是旺仔的爸爸,阿冯的父母、妻、女就顺乎当然分别成了旺仔的爷爷、奶奶、妈妈、姐姐。

旺仔后来生了一窝仨,夭折二剩一,这就是盛仔。

盛仔诞生,旺仔当妈,让家人都升了一级,成了老爷爷、老奶奶、外公、外婆、姨姨。

然而,一个半月后的端午节这天,盛仔被送给别家。

那天。旺仔盛仔母子各有预感,只是都不晓得将会发生什么。临走前,当妈的旺仔惶惶不安;盛仔独自跑到丝瓜架下拉了一泡好大的尿,紧接着被他外公装进纸袋又拉一泡。前一泡是要做记号,后一泡是吓的。

载着盛仔的车一发动,旺仔就大叫。车越开越远,旺仔的紧追并且狂吠,吠得平日嫌他们吵闹的老奶奶心乱。接下来的两天,老奶奶跟老爷爷说:“现在去掉一个,又太安静了……”

乡下老家的院墙内,旺仔白天四处找寻盛仔,惶惶不可终日,夜里,更在黑暗里呜呜咽咽,令俩位老人家伤感。

阿冯在博客、微信里写:他哭了。

http://www.cqns1946.com/contents/7/7013.html 的“妈妈,去做绝吧”,是被送的次日我看了阿冯的,之后用家书的形式,表述盛仔的内心想法。不注“短篇小说”,是记叙发生在湖南衡阳一个村庄里的真狗真事。

阅读它的人客向我传递了各自的不安、同情。盛仔有知,必会庆幸。

当盛仔“写”的信还只是初稿时,我告诉了阿冯。阿冯说,“正好,让我下决心把盛仔要回来。”

盛仔很顺畅地回到外公在单位的家。

我看拍来的照片,那样子很亲热。在感觉盛仔温馨之时,也还感受小家伙内心严重的迷蒙,没有通透光泽的双眼渗出不知将要、不知今后、不知命运的呆滞。

我告诉阿冯,只有他们母子团聚,盛仔才能重新获得安全。

盛仔已经到了一看见纸袋就害怕,拒绝上车的地步。直到他外公告诉他:“是回乡下老家去,去和你妈妈一起”,他才肯坐在外公的大腿上,快到家之前自己趴在车窗往外张望。

旺仔一下子就嗅到自己儿子的体味,在院门口迫不及待。

母子重逢的无声疯狂亲热,给了一家老少大小有说有笑的亲爱团聚。阿冯说“失而复得”,“再也不把盛仔给人了”。

内心的欢愉、安全和幸福,在母子俩的眼神里、姿态中,充满。

老奶奶笑了:“回来好!要不,他老爷爷心里不好过啊!”

阿冯向我道谢。

而追责起来,实在是我引起的不该:得知旺仔生产之后,是我主张把崽送走的,主要担心将来畜生的乱伦。

盛仔临送走前的照片给我的感觉,是他欲言又止:爷爷!小田现在在你们家吧?

我务必通过我影响力,叫阿冯抱旺仔回家,使其母子团圆。否则,我必将遭受天谴。

在如愿以偿的昨天,我对阿冯说:“你们积德,积大德!必得福报。”又说:“有时间,在附近,找找看,哪个是盛仔的爸爸。”

阿冯说:“今天已经看到了,黑黑的,又高又大,很英武。还在我们家的墙外拉了泡尿。”

我说:“那是盛仔的爸爸来找他们母子咯!”


2017-06-04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