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一梦未了半枕泪

发布日期:2017-03-02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我表妹死了。

我竟然泪湿半个枕头!

她是我舅之女。

我是她姑母之子。

她的祖母是我的外祖母。

我比她年长七岁。我少她稚,我青她少,最是亲戚,却无青梅竹马,更无沈园《钗头凤》的词曲。但我是很同情她的遭遇的。正如她母亲——我妗在哭丧时的悲诉:“一生受苦,替父母苦,代兄弟苦,受丈夫苦,被独子苦……”

但我心存疑惑:明明我妗她母先十几年已经过世了啊!怎么还会来哭她呢?!

在出殡之后,见堂屋的后厅已人尽物空,我便往前厅走,到将出大门时,遇到个不认识的,对我说:“你看!那里坐着的一个人,他才是你生身的父亲!”

左边,小坡道上,土阶的中段,坐着一人,正手头做活。

什么活,我没在意。

只见他一头银白的短发,面貌极的端庄,极的慈祥,极的俊朗——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极致的老人家,竟情不自禁地称呼他一声:“爹!”

他站起,往右转身,要再往后面的高处,似没听见,又似我称呼的不对。

紧接着改口:“爸!”

他回过头来,微笑——我从未见过世上有谁笑的这样自然,这样仁爱:“哦!我囝来了。”

我急急地:“是,我想什么时候,有闲了,跟汝转厝!”

老人家道:“好啊!转厝了,可以看看。”

醒来,枕头泪湿。

13 号黎明的这场落黑明白,从了了的那一分钟起,到此间,我的心田里,脑海中,几乎无时不刻都魂牵梦萦那位老人家,那位对我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生身之父!

我平生为探究命理,请过七十余位相面的术士和凭八字排命的方师,为我操劳。无一不说我“双父母”和“婚姻离合”。

我的宿命,至少就这两点来论,是实证不差的。

正因为这样,我觉得自己也太太太多可认之“父”了,连此梦所见之极品者,共有过七人称。先前的:生父、养父、奶娘之夫阿大、义父、前岳父、后岳父。

生我者,我选择无能。

养我者,我报恩未尽。

哺我者,我不如乌鸦。

义我者,我忠其黄泉。

前后泰山,高山仰止。

那么,之所以会做此梦,我追究了心理,到目前可以站得住的唯一可能,即是:对之前的皆不满意。

所以,才有梦想中的绝无仅有!

我幸福地着这一来源,从生到死都在追溯。


2017-03-02  表妹活的好好的。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