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慧文立轴

发布日期:2015-02-14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慧文、我,是1964 年华师一毕业的高中同学。

素广同年,是铁中毕业的。

之后,慧文和素广成了长沙铁道学院的同学,再后又是铁十几局的同事;然后 1995 年休假到厦门,拐福州,我们仨见面;最近一次则是2014年,素广眯眯笑着回答我,说:“我俩啊?妇唱夫随!”

去年10 月,毕业五十周年庆的老同学聚会,素广先参加了铁中的,等几天再跟着慧文参加我们这边华师一的。所以,我心有所感,觉得素广说的话那么服服帖帖,实如其言他随了慧文。

慧文原先拿不定决心,是继续按既定的时间与亲家母一起出游?还是改而加入同学这波?结果呢,因为素广想回武汉和他的同学们见面,于是慧文也就跟亲家母改了行期。这么着,我想了想,反而是慧文从心子骨里夫唱妇随了素广。

慧文和素广邀我参加他俩结婚四十五周年庆。

今早天还没亮,我去了。

天啦!那酒店金碧辉煌的堪比凡尔赛宫!

问“‘503’往哪方向走?”方知号码不是宴会厅的编序,而是楼的第五百零三层……

醒来。

这梦实在是小脑催促大脑的:务必日志一篇,再拖下去就久了。

因为距离10 22 日慧文一见到我,就亲手将她的作品交给我的那天,已经三个半月了。



(点击二次可看原尺寸大小的清晰图文)



知她要送作品给我,是在一年前。

她有一幅作品,恐怕自己错不开赴会的日期,回武汉时先留下,嘱人届时转交给我。而到她决定“还是来吧”时,特意把她近期参展老年书画的两幅立轴,先拍了照传给我,让我选一。

我直觉:第一,这一年里,她的作品必定更臻老道,后来者无疑居上;第二,既然妇人的慧于文采,那夫子之智当然在素广,能相互唱和的他俩,天造地合的一对,知妇者莫如其夫,是以我“全权委托素广决定。”

得来立轴《寨上春意浓》是也。

此画,恰是其曾经高工人士,退休后用做修身养性的高雅写照。

就画面来看,慧文心境在真实,心意托山水,心喜寄生机,兴趣赋江村。

我评说之:其画如其人——基于农舍与耕牛的现实构图,因为轻描淡写一任远近山体衬托的花色,又多少显出点浪漫。

地理的距离,岁月的间隔,使我无从现场看到慧文运笔的正、侧、顺、逆,聚、散、卧、拖,擢、扫、点、提,而今虽也只能做壁上观,却可以从其纸墨兼收并蓄了的工笔和写意里,在想象中欣赏其人的用功:一支笔蘸色,另一支笔蘸水,将色彩分染着拖开去,使之色彩由浓到淡地形成渐变,而其间的色相、明度、纯度,正是她谨慎调配出的效果。

这让我联想到她当年送我的毕业照——乌黑的粗辫子,明亮的双眸,一件格子布衬衫的衣领翻出,叠住深色的外上衣领;一枚团徽,是她曾经担任过团组织委员的光荣;一枚校徽,是她的身份、立场的标志——亦是现实占了大部分,略带着点烂漫。

她是个黑白分明的人。

她是个烈火金刚的人。

她是个心直无邪的人。

我是因为参加了我们同学五十年聚会,之后才感想到的——

说实在话,内心世界和为人处事变化最大者,全班非我莫属。因为我有过数次大的波折,是别的同学没有的;有过巫山之见云,沧海之为水,也是别的同学没有的。所以,在同时代的人都有各自不幸的同时,学生时期“顺的”和“比较顺的”,那以后也还是顺的和比较顺的,慧文即是其一。

五十年间,我是后来才喜欢上,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感受到慧文的个性里面,有一种大不同于我们其他同学的特质:她还是一个心细的人,重情知谊都在于行的人;积极享受生活,而真正没有辜负华师一精神抱负教育出来的人。





这感受还得亏有缘有份。

1983 年,忽然有一天,我收到一封平信,来自山西太原。写信的就是慧文!此时我与高中同学的联系已中断十九年。她说:有一天,她看《工人日报》的一篇报道,感觉是我,于是提笔。

她给我寄来全家福。

我感激当年组织委员的她,使我重新归队。

1995 年在福州铁路招待所见到慧文和素广,我连餐饭都没能腾出时间来,只是去见了面,却在二十年后,得其“回”馈!

所以,我说她修身养性,成了很难得的好女人。

所以,我说她看似大大咧咧却不曾忘记,是因为她是心细的女人。

所以,我在视频上看素广习字临帖,叫他俩靠近了让我同一个手机屏幕看见俩,是我梦见他们“结婚纪念庆典”的理由。

所以,与其说我欣赏立轴,弗如说更喜欢慧文的立人。

所以,说不定哪天,《寨上春意浓》变成飞毯,载我云游……


2015-02-12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