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茕茕行文戚戚看

发布日期:2015-01-0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个人网站《春秋农事》日志里存在的问题,直到 2014 年的最后一天才确定有 339 篇,说是这么精确的说,实际上已经有几十篇之前已经处理好了的,也还记在里头,没减掉。

正因为处理过那几十篇的图文,才佩服八年来自己一直的废寝忘食,整天的不知晨昏,累计成行万里路,翻阅着读百册书,所在处的自在,泰然的安然,茕茕般孑立。

回头再看,虽也时有心疑究竟是不是出自我的文笔,但常能感谢自己能这么真实的逐一写出。

只是,因为再见已故,叔耀、冈田、辉儿、诚诚、志忠、依丰、本水、子舟、传禄、振霖、恩定、敦礼、青俊、梦君、……亲戚的戚戚,便一个个、一篇篇、一次次地激发出我的悲悯一再地戚戚。

这里面,只有冈田先生和诚诚可谓老死,其他者都不及我现在的年纪,甚至没到五十、四十。

人的寿命虽终有限,但限止的那么短,这是我不可能不戚戚的因为。

他们在世时,都曾经是有血缘、业缘、地缘的关系的同道,对我有过相当深,或者理应刻意的影响——即使其中个别负面的,甚至很坏的,但佛教的“放下”,让我不计前嫌,转而叹惋其人的在世不如我。

我无法再来回忆,或者重新想象自己当时怎么会那样一次次写一个个的一篇篇,用那样的纸质、笔墨、线条和色彩。

我甚至害怕重看自己为他们所写的,生怕小心翼翼搭叠起来的积木,被我翻动页面时的空气流动,突然一下子垮塌!

昨天,就因为这样,我只好下意识要特别的特别轻地把目光垂落在叔耀先生的照片上,那是他1983年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研究中心作访问学者时印相,也是他特意给我的他的唯一存留。我写过他对我的终生影响,我因此必要永远缅怀他的人善。

大前天,向冈田夫人祝贺2015年时,冈田先生在世时给予我事业的倡导、教诲、关照和甚至惠及我的子女,都是一种必要的对其恩德的景仰。这种心情,一直由我来践行。

辉儿,我写的多。

志忠,我也写的多。

诚诚是我们家庭的成员,虽然她真是一只犬。

……

因为处理日志呈现的问题,我甚至会为素昧一面的故去之人连连可惜。这与我已经的“放下”和大多时候不肯稍微用点情,以至许多时候冷到没有知觉,相反相成为很一个另类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的我。


2015-01-04







评论 
验证码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