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清溪捕鱼(散笔)
 

总浏览人次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关键文字: 
 
鼠标点击文中图片,显示清晰原图。
人客随篇留言,敬请遵守国家法规。
所有图文版权属原创人所有。

读后感

发布日期:2014-09-15              来源: 春秋农事              原创作者: 拾穗居士              点击数:


    差不多有二十三年了,我没再触摸过除古典之外的中国第三本现当代小说。

    另两本,一本是陈忠实的《白鹿原》。尽管在小说家群里,作者是我少有乐意称赞之一。《白鹿原》的时代背景,让我有那么三天往返于四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之间,相距五十年不说,还得从我家住的福州爱国路来来去去那个陕西的“仁义村”;把个经过人生已经相当疲惫了的自己,在很难得有闲暇的深夜,去看姓白的和姓鹿的两大家族三代祖孙的恩怨纷争,那些哭啊喊呀骂哦打的,真受不了!因为实在受不了了,便不再捧起它,虽然作家为此获得中国长篇小说最高荣誉“茅盾文学奖”,我在38与39两页之间插进的书签从此停止。

    还有一本,莫言的《丰乳肥臀》。2012年,他因此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次日,网购了它。这时,距离在东京池袋一家书店最初拿起的日文版,一十五年过尽。但这又仅仅说“找个时间看吧”地成了“收藏”,一直搁在书架上,连第一页也不曾打开——是我唯一买书不看的。我不很清楚还有什么比我不喜欢、甚至恶心丰乳肥臀更重要的原因。

    我不再阅读现当代小说,很重要的起点,是因为我看到,而且接受了一个相当理性的认知——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也不记得是谁写的:“看小说无非是踩着别人的脚印走。”

    这句话对于一向自我的我,简直就是从小说栈道之上一巴掌推向冰冷的怒江!我

    得此清醒后,更加自我和自以为是。

    还有一句话,本杰明 · 富兰克林说的。作为出版商的富兰克林,他说以下这句话甚至可以与之担当美国独立战争领袖媲美:“人的一生如果能像再版书一样订正遏错,我愿从头再活一次。”

    因为我从中得到启发,从而意识到:人生既然无法再版,那何不当下尽可能正确少误、小误和不误?

    于是,上述两个人的各一句话,尤其后一句的到来,促成了我的自我在先前以主观为一的基础上,改版成为主观与客观的二者的同一和统一。

    于是,五十岁开始谋划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的生活动力、在所、所事的我,在还有在看清末以来重大历史图文之同时,渐渐摒弃以外的绝绝对大多数的各类书籍,

决定阅读自己。

    每个人自身的生平,就是一本书。可以口述,可以文章,可以话本,可以章回,可以短篇,可以中长篇,可以小说,可以大家,可以散文,可以杂说,可以插图,可以画面。

    出版的书,我曾经无知地以为它们必是绝对的对,后来才晓得所有的对、不一定对、误、错,无非是作者的见解。否则,订正遏错从何谈起?

    于是乎,一经懂行人提议,我当场立即命里注定“春秋农事”。

    几年来《春秋农事》都有出版社邀约出版,可见它即使尚未成书,俨然就已经是一本书,即使我说了:“这事还是待我百年之后吧!”

    理由之一:我还在阅读自己,一边阅读,一边写读后感。

    我的“自我”,已然合成“我的主观”与“我的客观”之整体。

    我百年之后,我的这一“整体”倘若作为书,陈现在读者面前,读者是客观者。

    或许,到那时,商家对此已不再有出版的兴趣,因为没有读者要踩着别人的足迹在走,还因为作者的不在,而时空的间隔存在。

    所以,我更应当自我。


                                        2014-09-14




评论 
验证码  
提交